第四十二章 炼丹会炸炉不是常识吗(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药真乃药王宗一脉炼丹功参造化的炼丹师,早已可以练出五品丹王,是真真正正的五品炼丹师!
  但是无论他如何钻研琢磨都炼制不出能够超越郭破宇贯元丹的丹药,为此十分不服气。于是就动了弟子代师的念头,总要在收徒一事上压过郭破宇才行。
  药真将背后一名约莫二十出头的少年拉了出来,高傲地向众人宣布道:“这就是我新进收得的麒麟徒,丹晨,小小年纪便可以炼出三品丹药,未来丹道不可限量!”
  真人大典上的一众宗派长老都纷纷惊奇出声,感叹道:“没想到药王宗竟有如此气运,得此佳徒,药王宗的地位未来恐怕又要上涨一个地步了。看来我们还要多和药王宗往来,亲近亲近才是。”
  那丹晨身穿药师丹袍,眉心一点朱砂,生得俊逸非凡,对着在场众人抱拳道:“药王宗三品炼丹师丹晨,拜见各派师兄,一点聚灵丹不成敬意,还望笑纳。”
  丹晨话落,一群药王宗弟子纷纷拿出聚灵丹送给参加真人大典的各派弟子。顿时让各派弟子对其观感更上一层楼,拿着手里的聚灵丹又看向被药真点名的清源道宫丹峰长老郭破宇。
  郭破宇将自己道袍翻了个面,两手一摊说道:“别看着我啊,我们丹峰穷困潦倒,可没有多余丹药送给你们,老夫还有些陈年老旮沓,你们不介意,拿去好了。”说着双手使劲在背后揉搓,搓了一手的黑色皮屑递了出来。
  众多弟子掩面不想多看,唯有逍遥宗蒙新捏着鼻子高声喊话:“昨日我还看见丹峰长老拿出数百储物戒,怎么今日就穷困潦倒了?”
  “嘿,我说你这小辈,老夫说没有就是没有,怎么你还要搜身不成?滚滚滚!”被郭破宇一顿臭骂,蒙新也不敢发作,轻哼一声回到了自己宗门队伍之中。毕竟他只是一个逍遥宫弟子,而郭破宇确是一宗长老,身份悬殊。
  同样是药王宗的长老药真倒不用顾忌这些,指着郭破宇骂道:“真是有辱斯文,你这样配当炼丹师吗?你的三弟子呢?此人何在?”
  郭破宇不屑一笑,深深运气对着场下高声喊道:“好徒儿,快快出来亮一手,让这些没眼力劲儿的人见识见识什么丹道天才。”
  此刻的李青云早早躲在了一座斗法场的高台下面,打定主意绝不抛头露面了。开玩笑呢,要自己在众目睽睽之下炼丹,到时候不论是赢是输,丹毁还是丹成,想低调都是不可能了。
  郭破宇喊完之后,发现场下无人回应,脸色略显尴尬,再次呐喊出声:“林封好徒儿,你在哪里,快快出来。”
  李青云窝在高台下面,挺着郭破宇不厌其烦的呼喊,内心平静如水,毫无波动。做丹峰弟子的,说听不见,就是听不见。
  药真面露讥讽,哈哈大笑“你这弟子不会怯战了吧?这就是你收的丹道天才?真是贻笑大方。哈哈。”
  饶是以郭破宇的脸皮也觉得老脸羞红,面色发烫。莫丹子和赵渡见师尊受辱,纷纷站了出来厉声:
  “丹峰大弟子莫丹子应战!”
  “丹峰二弟子赵渡应战!”
  药真看了看莫丹子和赵渡一眼,随机摇头不屑一顾:“就你们这种丹道修为,也配和我麒麟徒丹晨比拼炼丹,真是自取其辱。晨儿,开炉,就让他们开开眼界。”
  丹晨和丹峰两位师兄弟进入了真人大典高台搭建的丹炉房上,纷纷取出各自丹炉,准备入药凝丹。
  丹晨储物戒闪过一道微光,一座炉身雕刻着神人尝百草的丹炉横立而出,滚滚灼浪朝着莫丹子和赵渡直扑而去。二人面色瞬间苍白下来,额头不断浸出豆大的汗珠,顺着下颌缓缓滑落。
  药真指着丹晨的丹炉介绍道:“此炉为药王炉。此炉有灵,自我药王宗建立以来,尚未有人获得他的认可,直到丹晨出现,才找到他的主人。药王炉最强的能力就是能把六品以下丹药的成丹率提升三成。”
  郭破宇此时也颇为关心自家的两个弟子,听到药真之言,就想要将自己刚刚加入天罡陨石,修补完善的熔峰鼎交给莫丹子二人使用。
  整个丹炉房突然爆发一阵炸如惊雷的轰鸣声,火光四射,无数火舌在漫天烟雾中不断喷吐而出。莫丹子和赵渡浑身焦黑,自丹炉房中摔落出来,气息低迷。
  丹晨却是一尘不染,拿出一枚赤红色的丹药道:“丹晨技艺不精,炼制雷火丹未能完全掌控好火候,险些炸炉。
  虽然丹成却不慎泄露了一丝丹威,导致二位师兄重伤,愧疚难耐。”
  有眼尖的长老凝神看向丹晨手中的雷火丹,不由得称赞道:“丹成三品,丹泽晶莹,可谓极品。而且丹晨炼丹之速,堪称鬼神莫测!果然是丹道不世出的天才啊!”
  “哪里,哪里,谬赞了,谬赞了。啊哈哈哈!”药真表面谦虚,眼神确实颇为得意看向郭破宇,只觉得被郭破宇压制多年的郁闷一扫而空。
  “师尊,对不起。弟子给丹峰一脉丢脸了。”莫丹子和赵渡气息微弱愧疚对郭破宇说道。
  郭破宇双瞳染上一层血色,看着被雷火丹灼烧,焦黑如炭的两位爱徒,心中的滔天怒火呼之欲出,骨骼之中不断咔咔作响,用仿佛看死人的眼光望着药真丹晨二人。
  “就这,还清源道宫丹峰弟子呢?看来你郭破宇也不过如此嘛!大弟子二弟子技不如人,三弟子甚至不敢应战。”药真继续出声嘲讽。
  没有人注意到,在莫丹子和赵渡被重伤之后,有一个青衫修士眼神前所未有的冰寒,快步靠近了炼丹房。
  炸炉,他也会!而且特别精通!
  赵绮罗和鲁天机离开,清源道宫能令李青云记在心间的人本就不多,而丹峰一脉恰好占据其中。他原本以为两派炼丹赌斗大抵不过分出输赢,郭破宇这么个不在乎脸面的师父,也不会因此记恨于他,顶多事后臭骂几句。
  在看到莫丹子和赵渡浑身焦黑,奄奄一息的凄惨模样后,李青云心里只有浓浓的愧疚席卷全身。
  丹晨岂敢!丹晨怎敢!
  李青云渴望低调,不想招惹是非,却绝对不是胆怯怕事之人!若是有人因此,伤害他亲近之人,那就要做好承受他的无边怒火。
  现在,李青云怒了。
  “丹峰一脉三弟子林封在此,废物丹晨上来受辱!”狂放不羁,霸道至极!丝毫未将丹晨放在眼里。李青云眼中的无边怒火熊熊燃烧死死盯着丹晨。
  药真看着台上的李青云,嘲讽之色更重:“哟,这么狂妄!丹晨上去,给我好好教教他为人之道。”
  丹晨领命道了一声是后,再次取出了药王炉,眼神轻蔑地看了一眼李青云。
  李青云不去看早就被他判了死刑的丹晨,转头对着郭破宇说道:“弟子有愧,还请师尊借我丹炉一用。炼丹完毕,再向师尊和二位师兄请罪。”
  郭破宇原本暴涨的气势逐渐消缺,将熔峰鼎取了出来交给了李青云:“好!给我用丹峰一脉的炼丹术狠狠教训教训这个小兔崽子。”
  “弟子谨遵师命,定不辱使命!”
  丹晨飞速地将手中的药材不断丢入药王炉中,灵力催动之下,药王炉中滚滚热浪又要故技重施地冲向李青云。恐怖的高温轰在李青云身上,李青云却连眉头都不眨一下,仿佛无事人一样,缓缓地将炼丹药材取了出来。
  区区凡火之温,在如今已是天道锻体决易经伐髓巅峰境的李青云体魄下,形如挠痒,掀不起半点波浪。丹晨诧异之下,便看见李青云像一个莽夫一般一股脑将手中的药材全部塞进熔峰鼎内。
  丹晨讥讽出声:“似你这般炼丹,迟早炸炉而亡!真是吾辈炼丹师之耻。”
  李青云缓缓将蕴含着灵启大圆满境界的狂暴灵力输入到熔峰鼎内,对着丹晨露出一排洁白胜雪的牙齿嘿嘿笑道:“要的就是炸炉啊!”
  丹晨一脸惊恐,以熔峰鼎这般丹炉若是炸炉,威力足以将他形神俱灭,魂飞魄散。对着台下药真高声求救:“师尊救我!”
  没有等药真反应过来,连绵不绝的轰鸣声将丹晨的呐喊彻底掩盖,整个真人大典的广场都在这剧烈的爆炸声中微微晃动,众多弟子站立不稳,险些摔倒。
  而高台之上的整个丹炉房早已陷入一片汪洋火海之中,滔天烈焰带着滚滚浓烟直冲天际,就连搭建高台的玉石都在这恐怖的高温之下出现了些许融化之色。
  浓烟散尽,看清台上的情况后,众人都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丹晨已经化作一堆白骨架子,散落在地,血肉尽散,魂飞湮灭。另一旁的李青云则从一块郭字盾牌下缓缓爬了出来,除了道袍上落上了些许灰烬外,毫发无伤。
  李青云看着丹晨的白骨架子一脸愧疚道:“炼丹会炸炉不是常识吗?有必要这么大惊小怪。
  哎呀,不会吧,怎么丹晨师兄被炸炉误杀了,还真是废物啊。难道药王宗都不为门下弟子准备护身法宝防止炸炉的吗?”
  在李青云拿到熔峰鼎的时候,就发现郭破宇的那面盾牌也置于其中,结合郭破宇那句用丹峰一脉的方式的话语,李青云自然心领神会,明白怎么操作了。
  药真捧着地上的丹晨白骨,悲愤无比,仰天长叹道:“我的麒麟徒儿啊!为师害了你!”
  再次起身的药真双目通红看向郭破宇道:“郭老匹夫,我要和你生死丹炉对比,正我药王之名!”
  郭破宇将受伤的两位爱徒安置妥当,拍了拍手道:“来吧,满足你了。”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