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下雨了(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床榻之上的赵绮罗琼鼻轻嗅,眉头紧皱,口中开始梦呓出声:“巨子剑!斩我魂体,护我墨家!”玲珑有致的身躯不断颤抖,仿佛陷入巨大的恐怖之中。
  随后又黛眉轻蹙,泫然欲泣哭诉道:“绮罗无用,愧对墨家,葬送万年基业!”深深陷入梦魇之中的赵绮罗,神魂不断在记忆中沉沦,难以脱身。
  李青云紧紧握住赵绮罗的双手,不断轻声唤道:“没事了,没事了,墨家活下来了。又有了新的巨子。”
  在李青云轻声宽慰下,赵绮罗紧绷的神经这才再次缓缓放松下来,十指紧扣住李青云不肯松开,喃喃道:“没事就好。”
  鲁天机的魂魄从巨子剑中渐渐浮现,看着陷入梦魇难以自拔的赵绮罗叹息道:“哎!绮罗丫头这些日子梦呓不断,神魂不断在墨家覆灭的记忆中轮转,受尽折磨。是我墨家有愧于她啊!”
  李青云将手中的揭阳草抬起,立刻出声询问道:“前辈,我已经拿到了揭阳草,要如何才能让大姐头苏醒过来!”
  “想要唤醒绮罗,需要你先用心血浇灌在这揭阳草上,然后再由你嚼碎喂绮罗服下。最后再以庞大灵力助她炼化,借助你天道锻体决的心头血和混沌灵力配合上揭阳草的药性,绮罗便可以修复魂魄,重拾真我。”
  天道锻体决,窍穴全开!无人小院中的李青云仿佛一头人形凶兽,周身每一寸肌肉都透露着渗人心魄的恐怖肉身爆发力。全力运转开来的天道锻体决开始在李青云的催动下不断挤压肉身精血,汇聚于心脏,最后被李青云逼出体内。
  一滴滴透着璀璨血光的心头血被李青云逼出体外,他整个人的气势也不断锐减下去,嘴唇干瘪,面无血色,仿佛大病初愈之人。
  心头血不断滴在揭阳草之上,晕染开来,直到将整株揭阳草都染做血红,散发着妖冶的红光。叶身上的大日状斑纹也在心头血的浸染下化作血日,不断释放着幽幽暗香。
  一脸疲惫的李青云顾不上休息半刻,将染成血色的揭阳草丢进了嘴里,细细咀嚼,将草叶和根茎都嚼成碎末,缓缓靠近了赵绮罗。
  赵绮罗温润如玉的双唇和李青云紧紧贴在了一起,鼻尖传来赵绮罗淡淡的女子幽香。赵绮罗的唯美容颜近在咫尺,李青云脑中却没有半点旖旎之念,一点一点将嘴中的揭阳草药沫缓缓渡入赵绮罗朱唇之内。
  将揭阳草全部药沫一滴不剩渡入赵绮罗体内后,将赵绮罗轻轻扶起,盘膝而坐。双手按在赵绮罗仿佛凝脂白玉的酥背之上,指尖传来的温柔细腻触感被李青云全部抛之脑后,扫去诸多杂念之后,灵海开始翻涌起来。
  被无穷无尽的狂暴灵力淹没的两株混沌道莲在李青云的催动下,开始逐渐拔升,再次冲出灵海,接天蔽日般立在灵海空间之上,滚滚混沌之气顺着莲叶漱漱落下,以李青云为圆点,一根完全由灵气形成的圆柱竖立而起。
  源源不断的混沌灵气顺着李青云的双掌流入赵绮罗体内,引导着揭阳草药沫途径她的四肢百骸和五行灵根。
  在混沌灵气和灌注李青云心头血的揭阳草药沫之下,赵绮罗体内淤积的毒气被排除体内,被堵塞的灵脉变得畅通无阻,紧闭双眼的容颜渐渐有了一丝解脱的笑意。
  将体内接近八成的混沌灵力毫无保留渡给赵绮罗后,李青云筋疲力尽,大汗淋漓,轻轻抚平了赵绮罗散乱的青丝:“大姐头,你睡太久了,该起来了。”一头歪倒在了床上,嘴角挂着一抹如释重负的微笑。
  鲁天机望着瘫倒在床的李青云,心中感慨万千:“墨家何其有幸,绮罗何其有幸!”
  床上赵绮罗仙裙无风自动,缓缓飘飞,整个身躯开始绽放出耀眼的青光,将赵绮罗笼罩在内。青光之内不断传来仿佛铠甲碰撞一般的金铁之声,待得青光缓缓散去,赵绮罗银盔银甲,青丝飞扬,神采奕奕,眼中精光闪烁。
  赵绮罗一眼便看见残魂状态的鲁天机,苦涩出声道:“鲁老,我们墨家还是败了吗?你为何只剩残魂之躯,我墨家万千弟子都不在了吗?”
  鲁天机无奈点头,同样苦涩回应道:“绮罗,墨家败了,天罚降临,墨家万千弟子同天机城一同沉入混乱深渊之中。”
  赵绮罗面露愤色,就要绽放恐怖修为,杀往混乱深渊,突然发现在床榻之上还有一人晕倒在旁,疑惑问道:“鲁老,这是何人?为何觉得与他如此亲近。”
  鲁天机哀叹一声,看来重新苏醒真我的赵绮罗对于和李青云的那段时光只有一点浅显印象,几乎快要忘却。
  “绮罗,你谁都可以忘,独独不应该忘记他啊!他正是我墨家当代巨子!李青云。
  你可知他为了你,孤身入虎穴,战蛇妖,斗血魔,受尽万般羞辱才求得揭阳草助你恢复真我,你当真没有半点印象?”
  赵绮罗看着李青云的清秀脸庞,脑海中不时有记忆碎片忽闪而过,转瞬即逝,反而让她感到神魂一阵阵撕裂般的痛苦。满眼泪水地看着李青云道:“为什么我想不起来,可却觉得他如此亲切,仿佛是我至亲至爱之人。”
  赵绮罗脸上的晶莹泪珠顺着脸庞一滴滴落在李青云脸上,温热的泪水让李青云从沉睡中渐渐苏醒过来。
  缓缓睁开因为力竭而显得沉重无比的双眼,李青云便看见赵绮罗哭得梨花带雨连忙出声道:“大姐头,怎么了?我请你吃鸡腿啊!”
  赵绮罗却只是痴痴望着他,询问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我对你没有半点记忆。”
  李青云这才发现赵绮罗换了装束,穿着一身英姿飒爽的银盔银甲,眸中神采非凡,浑然不似曾经落草为寇时的模样。转头看向鲁天机询问道:“前辈,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苏醒的大姐头突然不认识我了。”
  鲁天机摇头叹息回道:“哎,恢复真我的绮罗也重新恢复了在墨家时的记忆,这庞大的记忆倾轧之下,小友你和绮罗相处的那一段记忆便被挤压埋葬了。
  如今的绮罗只记得她是墨家天匠赵绮罗了。老夫。。老夫我也无能为力了。”
  李青云陷入久久的沉默,没曾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费劲千辛万苦找到揭阳草,将赵绮罗苏醒过来,二人却仿佛形同陌路。
  李青云伸手摸了摸嘴唇,仿佛刚刚赵绮罗红唇上的温香还残留在上,抬头宛然一笑,对着还在不断纠结哭泣的赵绮罗道:“这样也好,这样也好。就让你记忆里的林封永远死去吧,我是李青云,当代墨家巨子。初次见面,很高兴认识你。”
  赵绮罗立刻严肃起来,毕恭毕敬道:“墨家天匠赵绮罗拜见巨子!”
  李青云摆了摆手,将头偏向一边,仰起了头颅,不让泪水夺眶而出,看向高空之上高悬的一轮弯月。清冷的月辉洒在窗前,仿佛在窗台上铺了满满一地的碎银,映照着李青云此刻痛彻心扉的面容。
  弯月突然隐没了下去,一层层乌云遮蔽天空,天地霎时间陷入茫茫黑夜之中,雷声暴起,狂风大作。啪嗒啪嗒的雨滴声响彻耳边,李青云揉了揉湿润的眼光说道:“啊,下雨了。”
  鲁天机轻轻一叹:“造化弄人,哎。”
  李青云强压下胸腔绞心的悲楚,出声问道:“如今赵绮罗苏醒,你们有何打算?”
  赵绮罗取下挂在墙上的巨子剑握在手中道:“巨子在上,天匠赵绮罗请愿前往混乱深渊寻找天机城,拯救我墨家万千弟子!请巨子批准。”
  “这也是老夫所想,天机城中不仅有我墨家万千弟子,还有我墨家无数密藏,是我墨家东山再起的资本。如今绮罗苏醒,找回真我,恢复修为,混乱海域势在必行。
  但小友你如今修为,莫说进入混乱海域,就是靠近也会被恐怖的引力扯碎。此事,只有我和绮罗前往。”
  若是李青云出口拒绝,赵绮罗和鲁天机自然也不会反对。可他却不愿强行将赵绮罗留在身边,既然她已经不认得自己,强行留下,也只是徒添忧伤罢了。
  “既是如此,你们就。。。就去吧。”终究还是忍下心来,放赵绮罗离开,混乱深渊探寻天机城。
  得了李青云首肯后,赵绮罗不做停留,将巨子剑插在腰间,鲁天机也化作一缕青烟钻入了巨子剑内,推开门去。
  赵绮罗纵身一跃,跳上云层,朝着东南方向而去。李青云再无人小院地上不断追赶高声呼喊道:“一定要小心啊,不要随便相信别人。不要轻易吃来路不明的食物。不要好奇触碰机关异物。不要逞强帮助他人,一切量力而行。”
  说道最后李青云的声音渐渐微不可闻,最后低低说道:“不要离开我。”
  茫茫黑夜之中,无边暴雨滚滚而落,赵绮罗的身影已经彻底隐没在云层之中,消失不见。李青云再次抬头,任凭雨滴无情地拍打在脸上:“啊,雨下大了。”
  刺啦一声,一道划破天空的银色闪电轰然砸在了李青云背上,让李青云一个踉跄摔倒在水坑之中,浑身上下沾满了泥土,显得狼狈不堪。
  在这深夜的雷雨天气中,天道锻体决易经伐髓境,容易挨雷劈的被动也自动打开。九天之上无数的雷电滚滚涌动,银蛇飞舞不停。李青云怒视向九霄雷云,愤而大吼道:“连你也要来捉弄我吗?”
  无人小院的雷灵也发出一声咆哮,化作雷电缭绕的苍然猛兽随着李青云的身影直扑雷云而去。
  没有人看见在清源道宫不远处的无人小院上空,有一道恐怖的人影胯下骑着一只雷电巨兽,状若神明。将云层之中的雷电一拳拳击溃,撕扯,发泄着心中满腔的怒火和悲痛。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