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丹峰一脉就是护犊子(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夜深人静,李青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明天揭阳草就会出现在真人大典上,他必须做好万全准备,确保能把揭阳草万无一失的拿下。错过这次机会,再想找到揭阳草的下落,不知道会是何年何月了。
  他等得起,但是赵绮罗却等不起了。若是不是尽快拿到揭阳草,赵绮罗很可能会彻底沉寂下去,难以醒转过来。
  目前李青云体魄达到易经伐髓境巅峰,灵启期大圆满,同时储备了数万灵石,但是他仍然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在明日揭阳草出现时一举拿下。
  揭阳草这等世间奇物,世所罕见,一旦现世,定会引发争抢,自己必须一锤定音,直接在第一时间拿下揭阳草,避免多生事端。若是稍有迟疑,恐怕就会有争夺之人出现。
  真人大典第二日,各家宗派的先遣弟子一脸恭敬站在大典入口处等待着各派长老的到来,李青云混在人群之中,时刻等待着揭阳草的出现。
  晨钟响起,陆续有各派长老手持宝物在钟声过后,或乘仙禽,或骑珍兽自云层中降落,高声恭贺张金陵晋升真人,随后各自站在自己宗门弟子前。
  “真人大典第二日,乃宗门鉴宝大会,我清源道宫会请出清源观以作交易场所。
  各派长老可于清源观中展示珍宝,交易法器。”
  清源道宫数位长老爆发出惊天修为,灵气透体而出,如凝实质齐声喝道:“请!清源观!”
  一座道观从高空缓缓出现,缭绕着仙灵之气,显得神圣庄严,让人心生向往。道观牌匾上用篆文龙飞凤舞地写着“清源观”三个大字。观前顶梁柱上雕有苍龙盘旋,百年朝凤,栩栩如生。
  “不愧是当年清源道宫开派祖师羽化之所,当真是仙气弥漫,单是入了这清源观,老夫也不枉走这一遭了。”看见清源道宫的雄厚实力,各派长老也纷纷赞不绝口,觉得不虚此行。
  李青云正要跟着人群迈入清源观,突然发觉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回头一看却是自家两位丹峰师兄,莫丹子和赵渡二人。
  莫丹子和赵渡一起晃了晃手上的灵石储物戒道:“师弟,师父担心你灵石不充裕,可能买不到你心仪之物,特派我们过来给你撑场子。”
  李青云抬头望向不远处抚着胡须的郭破宇,郭破宇反而老脸一红,低头鼓捣着几颗丹丸,装作没有看见。
  “师弟别看了,师父就是脸皮薄。你再看下去,他待会儿能直接钻到清源峰底去。咱们今儿可是大款了,随意挥霍就完事儿了。”在两位丹峰师兄的半推半就下,三人迈入了清源观之中。
  清源观内的鉴宝大会和昨日真人大典上弟子之间的简单交易不可同日而语,不论是从宝物品阶,参加修士修为,宝物价格都有着云泥之别。
  拉开鉴宝大会序幕的是清雪门的一位女长老,缓缓打开手中宝盒,一缕精光直射而出,一颗天罡陨石呈现在众人眼前。
  女修长老一脸骄傲向观内众人介绍道:“此物乃我清雪门掌门斩杀魔院邪修所得的天罡陨石,寻常法器掺杂一星半点,威能便能提升数倍不止,若是以此炼器,那更是有望能成为一派重宝,镇压宗门气运,价值连城。”
  李青云摇了摇头,对这天罡陨石提不起半点兴趣,倒是自家两位师兄跃跃欲试,目露精光,看着那颗天罡陨石浑身激动得颤抖起来。
  “二位师兄,此物并非药材,于炼丹无用,何故如此激动万分?”
  莫丹子和赵渡只是摇了摇头,叹道:“师弟你有所不知,自从那日你炼丹炸炉之后,师父每天都望着熔峰鼎叹息不止。我们是想买下这天罡陨石,替师父修补好丹鼎。”
  “既然如此,二位师兄还不快快出手买下。”李青云知晓缘由也催促道。
  对面的莫丹子和赵渡面色为难,一脸无奈道:“若是买下这天罡陨石,后面难以帮助师弟撑场子,反要受师傅责罚,还是作罢吧。”
  李青云伸出十指上的灵石储物戒道:“二位师兄尽管开口买下,若是不足,师弟补上便是。”
  对于丹峰郭破宇,李青云起初一直保有极大的忌惮,隐隐约约觉得在那个不修边幅的炼丹老者面前,自己仿佛赤裸裸被看穿了。但是郭破宇并没有拆穿他,反而收他为徒,教他炼丹,处处照拂自己。
  就连揭阳草的消息,也是郭破宇透露给自己的,让他对清源道宫丹峰一脉渐渐有了些许归属感。所以在得知清雪门长老拿出的天罡陨石可以修补郭破宇丹鼎之后,立刻拿出了自己的灵石希冀能够助两位师兄买下,报答一下郭破宇的恩情。
  最终清雪门的天罡陨石以三万灵石的高价被丹峰一脉收入囊中,莫丹子和赵渡一脸愧疚看向李青云道:“师弟,此事是师兄亏欠在你,接下来就只有靠你自己了。我们都被掏空了腰包了。”
  李青云轻声笑道:“我也是丹峰三弟子,这是理所应当之事,何来亏欠之说。”
  随着雪清门长老拉开序幕,其他各派长老纷纷走上台前,展示自家宗门珍宝。
  长生宗亮出长生棺,修士躺在棺中便可延年益寿,重伤之人躺在棺中一日便可痊愈,生龙活虎,甚至还可以提升修士悟性,无形之中提升资质。
  梵空院取出金舍利,元丹期佛修圆寂所化舍利,修士持之便可拥有源源不断,取之不竭的灵力,还可以清凝心神,抵御心魔。
  逍遥宫也炫耀出上清图,上清图内藏一抹上清道韵,可镇压敌手,让其束手就擒,无力反抗。但是逍遥宫长老却只是炫耀一番,并不出售,引得观内众人一阵郁闷。
  李青云无心关注这些层出不穷的宝物,他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揭阳草,但是各派长老陆续上台,却始终没有出现揭阳草的踪迹,让他内心也一阵紧张起来。
  “老朽是灵虚宗长老坞根上人,今日拿出一株世所罕见的揭阳草,供诸位道友一观。”在李青云几近绝望之际,坞根上人缓缓走上台前,将揭阳草拿了出来。
  坞根上人手中的揭阳草,草叶上有着淡红色的大日状斑纹,根茎通红宛如沸腾涌动的岩浆一般,自草叶上不断有幽幽暗香传来,让众人只觉得神魂轻松,大受裨益。
  李青云不再犹豫,立刻出声喊道:“四万七千五十三颗灵石!”一口气将他身上所有的灵石全部交代了出去。
  “嘶!虽说这揭阳草十分罕见,但是功效单一,仅有修复魂魄的作用。这清源道宫弟子莫不是个傻大款?”听见李青云看出如此高价,其他人也不愿意与之争夺,纷纷放弃了喊价。
  坞根上人对这个价格也颇为满意,对着李青云莞尔一笑道:“那这揭阳草就归小友所有了。”
  “慢着!我逍遥宫出价四万七千五十四颗灵石!”蒙新突然大声喊价,偏偏只比李青云的价格多出一颗灵石的差距。
  昨日李青云斩杀谢君华,早就被蒙新记恨在心,如今横插一脚纯粹只是为了恶心李青云,不让李青云得手。
  李青云转过身来,双手捏拳,无边的怒火在胸腔汇聚,蒙新见状一笑,变本加厉地嘲讽道:“怎么?世间宝物自古以来就是价高者得?这位师弟你好像不太服气啊,不服气的话,就继续出价便是。”
  蒙新身后的弟子也是跟着在身后添柴加火说道:“是啊,你继续出价啊,超过我们不就行了?该不会没钱了吧?没钱还想拍宝,丢不丢人啊!”
  站在李青云两侧的莫丹子和赵渡愤慨无比,相视一眼便明白了彼此的意思:师弟有难怎么办,摇人!
  坞根上人一时一脸为难,妄图上前打圆场,毕竟无论是清源道宫还是逍遥宫都不是他小小的灵虚宗能够招惹得起的。
  “我先前已经答应将此草交易给这位道宫小友了,我这尚还有一件秘宝,交易给逍遥宫道友可好?”
  蒙新一脸不屑对着灵虚宗的坞根上人吐了口唾沫道:“谁看得上你们这些小门小派的破烂玩意儿,我明说了,我就看他不爽,不想让他拿到这揭阳草。”
  李青云看着蒙新一脸的傲慢,内心彻底给他打上了一个大大的死字。凡事信奉低调,隐忍,不愿意招惹是非的他,心底的杀机愈演愈烈,体内灵海上灵启期大圆满境界的狂暴灵力开始疯狂涌动,一道青莲剑气就要直奔蒙新而去。
  一双大手突然按在李青云肩膀上,恐怖的力道施压而下,将他汹涌澎湃的灵力给压制了下去。郭破宇不知何时,站在了李青云身后,遏制了他不惜暴露身份也要斩杀蒙新的冲动。
  蒙新看到郭破宇,瞳孔也是猛的缩紧,一脸害怕地说道:“怎么?莫非清源道宫还要以大欺小不成?我可是在规则内行事,纯粹以价格加注而已。”
  郭破宇扭了扭脖子,浑身关节咔咔作响,发出一声声灵爆之音,双手放在胸前对着蒙新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让蒙新脖子一缩,连忙释放灵力护体。
  郭破宇袖口轻轻一挥,数以百计的灵石储物戒哗啦啦滚落在地,对着李青云道:“咱们丹峰什么都缺,就是不缺灵石!咱们丹峰什么都不护,就是护犊子!
  好徒儿,给我用灵石砸死这群逍遥宫的臭屁修士!”
  莫丹子和赵渡两位丹峰师兄摇人技能释放完毕,也站在李青云两侧轻声道:“师弟,恭喜你通过了师父最后一关心性考验!”
  李青云此刻冷静下来,却是心中一阵后怕,若是没有郭破宇到来,遏制了自己的出手。
  方才一时冲动,怒火攻心之下,差点险些酿成大错!数日谋划隐忍,一朝葬送。主动暴露修为和资质,且不提能否斩杀法真期的蒙新,就是到时候逍遥宫的追责也不是如今李青云所能承受的,说不得就又要跑路了。
  郭破宇给了李青云一个安心的眼神,直接出价道:“十万灵石!你逍遥宫喊吧!”
  逍遥宫蒙新看了一眼李青云身前堆到腰部的灵石储物戒,无奈作罢说道:“既然你们人傻钱多,我逍遥宫退出。
  十万灵石就买了一株揭阳草,哼,我看你们清源道宫也不过如此。”
  虽然恶心阻拦李青云买下揭阳草的计划在郭破宇出现之后只能以失败告终,但是能够让它们大出血,蒙新仍觉得心情舒畅,得意洋洋。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