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宝贝也是看主人的(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陈道子怒火中烧,就要起身,强行运转自身灵力,背部的龙纹印记活灵活现,呼之欲出。
  整个人浑身仿佛黄金浇铸,自陈道子背后一头金龙虚影若隐若现。
  然而未等陈道子背部的金龙虚影尚未凝聚成型就又再次消散开去,陈道子重重倒在地上,彻底失去了抵抗之力。
  怒火攻心之下,陈道子强提灵力,导致灵根受损,彻底昏厥过去。
  谢君华回忆起方才陈道子不断攀升的气势和背部那道恐怖的金龙虚影,心下大骇,若是被陈道子这一击打中,自己不死也得重伤。
  眸中闪过一丝狠毒,袖口之中飞出一只毒蚊,嗡嗡直叫地飞向了陈道子。
  毒蚊距离昏迷的陈道子越来越近,谢君华脸上也露出了奸计得逞的奸笑。突然一声啪叽声传来,李青云松开手掌诧异道:“哎呀,好大的一只蚊子啊!”
  谢君华脸色大变,心头都在滴血。这头异变毒蚊是那耗费无数天材地宝培育而出,可以杀人于无形之间。暴跳如雷指着李青云道:“你可知你拍死的是什么?”
  满脸不解的李青云将手中的毒蚊夹在双指之间问道:“蚊子啊,还能是什么?”随后随手一扔,便将这异变毒蚊扔下了清源峰,落入万丈深渊之下。
  “你,你,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如此辱我!可敢上这斗法场?”
  李青云没去理会怒气冲冲的谢君华,将地上的陈道子扶到一旁,不断将混沌灵气度入他体内。
  混沌灵气检查之下,陈道子体内的灵脉几近破碎,整个灵根都要涣散开去,灵海干枯,五脏六腑都出现不同程度的损伤。
  好在李青云的混沌灵气具备修补之能,在李青云不计本钱的灌输混沌灵力之下,陈道子总算悠悠苏醒过来。
  李青云关切询问道:“师兄,你安生歇息,好好调养伤势。等我替你教训了那人,咱们再来一分灵石。”
  陈道子却不断摇头,气息微弱地劝阻道:“师弟莫要逞强,那逍遥宫弟子浑身秘宝无数,当心遭了他的暗算。”
  “放心吧,师兄。你昏迷期间,郭长老偷偷告诉我,他先前和师兄对战,早就力竭了。
  如今不过是强弩之末,我这是上去捡了师兄你的漏罢了。”李青云拍了拍陈道子的双手,回过头去,眼中的温柔瞬间切换为冰寒。
  “谢君华师兄,师弟我清源道宫杂役弟子林封,应战了。还请师兄待会儿手下留情。”李青云一个纵身跳入了斗法场之上对着谢君华抱拳道。
  一脸怒气未消的谢君华邪邪笑道:“放心,放心我肯定会多多疼惜师弟的。”
  观战的众位弟子纷纷为李青云感到惋惜,一个杂役弟子虽说勇气可嘉胆敢应战逍遥宫内门弟子的谢君华,但是二者之间的巨大鸿沟是难以逾越的,有着天壤之别。
  抽身而动的谢君华身法如同鬼魅,捉摸不定,手中取出一面镶嵌着宝玉的古铜镜子,一束红光照射而出,让李青云行动迟缓,难以动弹。
  “嘿嘿,林封师弟,这是我逍遥宫秘宝通冥境,被这宝光罩住的修士,灵力运转不畅,行动迟缓,只有任人宰割的份!”说罢,谢君华手掌如刀,直往李青云面门劈来。
  李青云面露惊恐,却难以脱身,被谢君华一记掌刀劈中面门。
  众多观战弟子预料之中的头破血流的场面却没有发生,反倒是谢君华仿佛劈在一块牢不可破,坚不可摧的玄铁石上,整个手掌充血泛红,手中的宝镜也随之掉在地上。
  李青云一脸后怕,连忙对着捂着手掌的谢君华说道:“多谢师兄手下留情。”
  然而观战的众人却知道,先前谢君华可是毫不留情,半点没有留手的意思,可是这一记手刀的效果却微乎其微。
  有弟子出声道:“看来先前对战,这谢君华早就受了重伤,强撑着罢了。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如今连个杂役弟子都比不过。”
  谢君华听到场下众人的非议,心中更是涌起无边怒火,势要将李青云碎尸万段不可。从怀中再次取出一幅画卷,画卷上有仙人挥剑,龙凤齐鸣,百兽跪伏。
  谢君华将画卷对准了李青云,整副画卷便仿佛活了过来,那挥剑的仙人不断催发出道道分金裂石的剑芒袭向李青云胸口。李青云惊恐万分,便见这无数剑芒一道不剩地撞在他的胸腔之上。
  李青云仍然,毫发无损。
  整个斗法场一时间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之中,这声势浩大的无数剑芒,威力却如同棉花针一般打在李青云身上,不痛不痒。
  这下观战众人更加确信了谢君华早就收了重伤,只会使些看似威力恐怖无比,实则不过尔尔的声光法术罢了。有弟子在地下起哄说道:“谢君华,认输吧!”
  如今已是天道锻体诀易经伐髓境巅峰的李青云,对于这种灵启期的法宝灵器轰击根本视若无物,连他的一根皮毛都休想伤到。
  而他又自报是一个杂役弟子,没人会怀疑一个杂役弟子的体魄足以强大到无视窥明期修士的道法神通轰击,相信他能真的战胜谢君华。
  那么难以打败他这个杂役弟子的谢君华,定是灵力枯竭,身受重伤,难以为继,只是在强行死撑罢了。
  谢君华眼露狠色,看向李青云的目光充满了杀意:“好,这是你逼我的,今天就让我的新宝贝见见血!
  实话跟你说,此物乃我自散宝门弟子购得,拥有毁天灭地之能。就让你们见识见识我的震天鼓!”
  在一片羡慕的目光之中,谢君华骄傲取出了一片破烂的小鼓,看着李青云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死人。双手不断敲打在小鼓之上,一股煞气从鼓内冲天而起,直入云霄。
  李青云摇头暗叹:这谢君华还真是非要过来送人头。这般美意,他又怎能不收下呢。
  谢君华手中被唤作震天鼓散发的煞气,其实是李青云藏在鼓内的一道混沌灵气伪装而成的。混沌千变万化,李青云的混沌灵气也可以在操纵之下模拟各种气息。
  李青云心念微动,灵海道莲轻轻摇晃,便重新和鼓中的混沌灵气建立了联系。空中那犹如实质的冲天煞气突然一个俯冲,从谢君华头顶倾泻而下。
  李青云操纵着这缕混沌灵气在谢君华体内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将谢君华体内的上品火灵根直接撞碎,又狠狠切断了他体内的无数灵脉路线。
  谢君华遭此重创,浑身不断颤抖,皮肤表面不断渗出鲜红狰狞的血珠,显得尤为恐怖吓人。膝盖弯曲,直接跪在了斗法场上,恰好面对着正在打坐调息的陈道子。
  李青云走上前去,凑在谢君华耳边说道:“师兄,你知道吗?宝贝也是看主人的,你德不配位,被这宝物反噬了。”
  一抹黄光从李青云的胸口忽闪而过,谢君华整个人被噬魂根夺去魂魄,瘫倒在地,双眼空洞无神,却再也说不出半句话来,就此神魂俱灭,只留下一具躯壳。
  李青云起身向着四面八方作揖道“斗法本为真人大典上消遣交流之乐,今日逍遥宫谢君华师兄竟然在斗法之中不惜耗尽神魂精元,实在令师弟汗颜折服。”说完,独自一人走下了斗法场,回到了陈道子身边。
  斗法场上的长老等到斗法完毕,才缓缓落了下来,仔细查看了一番,发现谢君华却是魂魄尽数散去,再无生还可能。手掌负于身后,对着李青云竖起了大拇指。
  先前碍于宗门长老身份,自己不能下场动手阻拦,只能眼睁睁看着谢君华用暗器暗算了陈道子。如今这逍遥宫弟子被李青云刺激之下,自己被宝物反噬而死,却怪不得他人,心中对李青云这个弟子自然愈发喜爱起来。
  逍遥宫弟子在蒙新带领下将谢君华的尸体带了回去,盯着李青云的背影,眸子里有着隐藏不了的恨意。
  第一日真人大典告一段落,李青云重新回到了仙草坊,期盼着明日揭阳草的到来。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