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逍遥宫来人(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李清玉心底掐算了一下时间,距离真人大典召开的日子日益逼近,如今已经有他派弟子前来清源道宫了。
  跟着大部队来到迎客堂内,准备迎接山脚处逍遥宫弟子的到来。
  李青云一眼就看见不远处木温花一脸不情愿地挨着孙妍然站在一起,目光始终停在孙妍然手中的琉璃瓶上。
  李青云心底偷笑:“师姐,做师弟只能帮你到这个地步了。”随后给了孙妍然一个鼓励的眼神,孙妍然心领神会,拿起盘子中的一颗紫金葡萄温柔地说道:“温花郎,来张口。”
  木温花始终紧闭双唇,眉头紧皱,但是又不能抽身离开,毕竟琉璃瓶始终还在孙妍然手中:“师姐,你拿着琉璃瓶也没有用处啊。你贵为真传弟子,就不要捉弄我这个杂役弟子了。”
  孙妍然朱唇微启,贝齿轻咬,泫然欲泣:“温花郎,连这么简单要求都不愿吗?我看这琉璃瓶也是累赘,索性砸了去。”
  孙妍然举势就要将手中的琉璃瓶高高摔下,砸个粉身碎骨。木温花顿时慌了心神,立马答应道:“我吃,我吃,师姐千万别砸这琉璃瓶。”
  门内的男修弟子都是一脸艳羡,能够得到小财神的垂青,这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啊。孙妍然修为惊人,福缘深厚的同时也是闭月羞花之颜,多少门内弟子的梦中女神。却没想到倾心于一个打理花草的杂役弟子。
  木温花恰巧也看到李青云注视过来的目光,眼神中满是求救之色,李青云吹了个口哨,把头偏转了过去,装作没有看见。
  师兄,我本来是想帮你的,可师姐她给的实在太多了。
  迎客堂外逐渐响起一连串急促的脚步声,逍遥宫弟子中为首之人站在门外,对着门内众人做了一个道揖:“逍遥宫二弟子蒙新率门下师弟前来恭贺清源道宫金陵师兄晋升纯阳真人!”
  这蒙新头戴紫金道冠,一袭螭蛇长袍随风微微飘扬,腰佩青锋三尺,眸子中似有星河运转,强大的修为猛然释放开来,让一众清源道宫弟子心神都被震慑住。
  李青云混沌灵根生出感应,发觉这竟是一个不逊色于张金陵的法真期修士,连忙收敛自身气息,避免被看出端倪。
  “没想到竟然是逍遥宫二弟子蒙新,这可是个猛人啊!天生神躯,有人推测他可能是远古神人躯体的第二灵重生,如今也是法真期大能,道号神元真人。”有内门弟子惊讶出声道。
  堂外的蒙新毫无保留地将法真期修士的强大气场释放开来,一股巨大的灵压笼罩而出,让无数清源道宫弟子心神震荡。堂内不远处的孙妍然也目光凝重,看向堂外故意散发法真期修士气势的蒙新,这是想给清源道宫弟子一个下马威吗?
  如今整个迎客堂内就只有她一个真传弟子,长老碍于身份是不可能出手的,只有她有资格和实力出手与之对峙了。念及于此,身为真传弟子的孙妍然将手中的琉璃瓶交给了木温花道:“温花郎,你先拿好了,等我教训了这个蒙新再来和你促膝长谈。”
  孙妍然仙裙飘舞,翩翩落在了迎客堂外的空地之上,轻喝一声,浑身灵力大放,将蒙新的灵压挡了回去,堂内的众弟子这才从仿佛溺水的窒息感中恢复过来。
  “蒙新师兄,莫要丢了你真人道号的脸面!”
  逍遥宫蒙新看着孙妍然,眼中闪过微不可查的淫邪之色说道:“妍然师妹,此话何解啊?师兄我可是特意赶来恭贺张金陵师兄的啊。
  我原以为清源道宫弟子人人如龙,也没想到这么不堪一击,连我的灵压都抵挡不住啊。”
  孙妍然俏脸微红,被蒙新言语一激,伸手握向腰间的貔貅玉佩,整个场地刹那间狂风大作,高空之上一头貔貅虚影若隐若现,腥红的双眸紧紧盯着场下的蒙新。
  蒙新右手也握在腰间的剑柄上,凌冽的剑气呼之欲出,瞳孔之中有数颗大星缓缓出现,高空之上同样出现一道恐怖的星辰投影,同貔貅虚影互相对峙。
  李青云暗道不好,拉着木温花挪了几个身位,躲到了众多弟子的最末端。木温花正看得出声,加上先前李青云对他的求救视而不见生气道:“师弟拉我作甚,孙妍然师姐代我清源道宫对战,我们还要躲躲藏藏,岂不是让人笑话!”
  李青云松开木温花的双手解释道:“师兄,你有没有听过城门失火,池鱼遭殃。
  你我不过是修为低下的杂役弟子,似师姐和那蒙新这样的对峙战斗,随意泄露出的半点气机,都可能要了我们的性命。
  师姐出战不就是为了护佑我宗门弟子吗?我们躲远点,才能让师姐更好的发挥实力。”
  木温花听后看向手里的琉璃瓶,心底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渐渐萌芽:“孙师姐,可能真的不一样。”
  这话反倒让李青云一脸诧异地看向木温花,难道说真的有戏,那自己这个做师弟一定要好人做到底了。
  这自然不是为了事成之后,小财神师姐的丰厚报酬,而是为了自家师兄的终生幸福啊!
  迎客堂外一片剑拔弩张之势,孙妍然和蒙新的气机不断碰撞在一起,将周围的残叶纷纷卷起,漫天飘扬。
  蒙新瞳孔之中的大星突然崩碎开来,一股崩毁的气劲瞬息而至,孙妍然心神全部放在控制貔貅虚影之上,一时不察之下被这气劲击中,闷哼一声,喉口一甜,就要喷出一口鲜血,又被她强行咽了回去,只是脸色愈发苍白起来。
  “师妹,何必死撑呢。师兄我早就晋入法真期第五重了,先前见你是窥冥期没有发力,你再这样就不要怪师兄不讲情面了哦。”蒙新身后的逍遥宫弟子也是发出阵阵笑声,格外刺耳。
  突然一声龙吟,响彻天际,一头百米蛟龙从云层之中探出龙首,一个道人身影傲立云端轻叱而出:“雕虫小技,散了吧。”
  百米蛟龙仰头长哮,百米龙躯将蒙新投射而出的大星虚影紧紧束缚缠绕,龙嘴张开,一股焚天煮海的烈焰喷涌而出,这颗大星虚影竟然被生生炼化缩小,由先前大如山岳化作了丹丸大小。
  蛟龙伸出龙爪,握住大星虚影,一股沉闷的爆炸声在龙爪中响起,这颗被凝练的大星虚影就这么被蛟龙活活捏爆。气机牵引之下,地上的蒙新如遭重击,哇的一声喷出一滩鲜血,整个人气势消散下去。
  “金陵师兄,你来了!”孙妍然惊呼出声,大喜过望。
  张金陵落下云头,手指微曲,轻轻弹在孙妍然额头道:“逞强干嘛,等你突破法真期,他怎会是你的对手。”随后转头看向天上的貔貅虚影赞不绝口:“不错不错,若是等你突破到法真期,就是师兄我可能都会是你的手下败将了。”
  孙妍然收了貔貅虚影,乖巧地跟在自己师兄身后打着小报告:“金陵师兄,这个蒙新说是来恭贺你晋升真人,结果一到就施压我们道宫弟子,居心不良。”
  张金陵微微一笑道:“为兄知道了,你先回迎客堂内。”孙妍然乖巧跑了回去,对着躺在地上的蒙新吐了吐俏舌,紧紧关上了迎客堂的大门。
  门外张金陵缓缓踱步,来到了逍遥宫众多弟子面前,面带善意道:“来而不往非礼也,金陵也让诸位师弟和蒙新师兄感受一下我清源道宫的善意吧。”
  平地而起一声惊雷炸响,庞然无匹的灵压将包括蒙新在内的逍遥宫一众弟子紧紧笼罩,让它们如堕深渊,仿佛身前四周有无数来自九幽地狱的妖魔在拉扯它们永堕无间。
  一众逍遥宫弟子全部灵力运转闭塞,神魂蒙蔽,陷入痴呆之状,涕泗横流地求饶道:“不要拉我下去啊,我不想死啊!我有错,我不该偷偷拿师父的宝物去卖。”
  “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下药强占师妹身体。”
  在张金陵的恐怖灵压之下,逍遥宫弟子除了蒙新还在苦苦抵御之外,全部丧失了心神防御,将自己做过的龌龊之事一五一十地全部交代了出来。
  门内的清源道宫弟子将这一切听得一清二楚,尽数面露鄙夷之色道:“没想到作为正道名门的逍遥宫,门下弟子尽做一些鸡鸣狗盗的腌臜之事。真是丢尽我道门脸面!”
  李青云却是被张金陵如今的修为深深震撼,以一人之力压得一派弟子都抬不起头来,其中还有蒙新这样法真期五重境的大能修士在。却在张金陵出手之下,不堪一击,不是他一合之敌。
  想到自己如今还是一个灵启期的低阶修士,不由得心生苦闷。这就是受到天道青睐的主角气运,修为实力突飞猛进,一日千里。而自己苦修十数载,也不过是在灵启期徘徊,难以精进。
  早在心中将张金陵看做自己命中宿敌般存在的李青云,心中不由得一阵紧张,希望突破灵启期的欲望愈发强烈起来。
  登仙九境,纳气,凝体,灵启,窥冥,法真,命海,元丹,婴显,掌道,只有进入窥冥期,才能算真正的修仙之人。
  不能再做保留了,一万灵石全部启用,必须在真人大典开启之时,突破到窥冥期,实现生命层次的跃迁。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