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突破后遗症(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无人小院前,雷灵缩小身躯重新隐匿身形躲在院落之中为李青云望风,将脸上的混天面具取下来放入了储物戒之中,取出一套崭新的道袍披挂在身上,轻轻地推开了大门。
  “老头,我成功了!我突破了。”一进房门,李青云便兴奋地对着巨子剑说道。
  鲁天机自巨子剑上显化而出,围绕着李青云绕了一圈惊叹道:“老夫果然没看错人,不愧是我墨家当代巨子!
  如今你已经达到易经伐髓境巅峰,就算没有灵力也可以和窥冥期的修士角力了!”
  李青云将双手握拳,缓缓催动天道锻体决功法,双拳之上瞬间缭绕上青色雷电问道:“吸收天雷过后,我脑海里突然就多出这个叫做风雷动的神通。老头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鲁天机凝视着李青云双拳之上的青色雷电,残魂高兴地拍起手来:“风雷动!想不到我鲁天机残魂状态之下还能再次见到。此乃天道锻体决伴生神通之一,就是我墨家历代巨子也少有人能够修炼而出。”
  “这般神通,都可以随着修炼者的境界提升而不断转变,墨家古籍记载中,风雷动的至高境界甚至可以达到身化劫雷,逆转阴阳!不可小觑。”
  李青云看着双拳之上的青色雷电,心念一动,让它们重新散去。风雷动,成为他的又一张保命底牌之一。
  李青云蹲坐在窗前,伸出手轻轻拨开赵绮罗的三千青丝轻声道:“大姐头,再多等我几日,我一定会唤醒你,到时候一定让你请我吃鸡腿。”
  昏迷中的赵绮罗朱唇紧闭,一言不发,对于李青云的呼唤没有半点回应。李青云苦涩的笑了笑,重新起身准备回仙草坊去了。
  鲁天机叹息一声,安慰道:“绮罗丫头,现在陷入深深的梦魇之中,对于外界没有半点感应了。老夫以残魂试图入梦都无可奈何。终究只有靠揭阳草才能有希望将她唤醒。”
  就在李青云离开床边,即将离去之时,赵绮罗的双手突然紧紧扯住他的衣袖,死不松开。李青云猛地一个转身,惊喜出声道:“大姐头,你醒了?”
  床上的赵绮罗只是紧紧抓住李青云的衣袖,嘴角带笑轻声呼唤道:“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这一句瞬间将李青云拉回到二人初次相遇的情景,那时候的李青云刚刚经历墨城惨案,万念俱灰,只想着尽快离开逃离伤心之地,避免苍松派的调查。却在半路被赵绮罗拦下,拉倒山洞之中做起了土匪行当。
  李青云在和赵绮罗相处的日子中逐渐再次感受到了相互依靠的温暖,赵绮罗的温暖让李青云本早已干枯的心重新活了过来,有了生机。
  李青云反手将赵绮罗的双手紧紧握住轻声开口道:“大姐头,我没钱啊,要不替你打工吧。你做山大王。”
  在李青云说完这句话之后,赵绮罗的双手缓缓松开了李青云的衣袖,重新放回了床上,不再言语。
  无人小院外,李青云再三叮嘱雷灵一定要保护好赵绮罗,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雷灵同李青云一起抗下了异变天劫后,自身也产生了奇特的变化,原本只是雷电构筑的躯体竟然有了真实的毛发,这个天道雷电所诞生的一缕真灵正在向着真正的生灵进化。
  离开了无人小院,李青云从储物戒取出一个低价收来的破碎丹炉,抓了一把炉灰抹在自己脸上,匆匆地跑回了仙草坊。
  木温花拿着蒲扇,正悠闲地站在太阳下享受着日光浴,对着脚下的花圃说着悄悄话。抬头便看见灰头土脸的李青云提着一个破碎丹炉走了进来。
  “师弟?你说要去炼丹,就是这么炼丹的啊?看你把自己弄得。”
  李青云伸手在自己脸上一抹,嘿嘿一笑摸着脑袋尴尬笑道:“哎,师兄你别挖苦我了,方才有人硬怼天劫,我看的入神,结果就。。。”
  木温花哈哈大笑,手中的蒲扇不断摇晃,拍着大腿:“就炸炉辣!哈哈,真有你的的,师弟。不过那个戴面具的猛人我也看了,确实非我们能比,估计便是哪一峰的真传弟子吧。
  前些日子真传弟子张金陵不是渡劫成为春阳真人了嘛,估计这也是个不逊色于他的真传弟子。我们这些小杂役跟他们比,就如同九天苍龙和地上蝼蚁一般。”
  李青云来到水桶旁,一边用仙泉清洗着脸庞一边继续说道:“确实,我炼个丹都会炸炉的杂役跟真传没得比。
  师兄,有没有垫肚子的啊,忙活了一大早还没吃点东西了,饿死我了。”
  此时的李青云因为易经伐髓境突破到巅峰,身体内的每一颗细胞都需要摄取大量的能量,让李青云感受到阵阵的饥饿感潮涌袭来。
  木温花收起蒲扇,从屋内端出一盆肉香四溢的鸡汤汤放在仙草坊的桌上道:“早就算到了,我提前炖了一锅七珍鸡,”
  七珍鸡的肉味飘散到李青云的鼻尖,本就饥饿难耐的他顿时食欲打动,当着木温花的面,端起硕大的汤盆咕噜咕噜地吞咽起来。
  不过半刻钟的功夫,地上就只有一堆鸡骨头和空荡荡的汤盆,李青云却一点没有饱腹之感,再次将求救的目光投向了木温花。
  木温花脖颈往后一缩,一双眼睛睁大,看着地上被啃得精光的鸡骨头惊讶道:“师弟,你莫不是饿死鬼投胎转世?”
  李青云指着自己空扁的肚子道:“师兄,快别挖苦我了。还有吃的吗?随便什么都行,只要能填饱肚子的就行。”
  木温花抬起手轻轻弹了李青云一个脑瓜崩,两手一摊道:“没了,这盆七珍鸡我还计划吃三天呢,都被你给吃光了。
  现在就只有辟谷丹了,不过吃了这辟谷丹,半月之内都不能再吃半点食物,不然就会引发丹毒,肚破而亡。”
  看着木温花手中的褐色丹丸,李青云仿佛一头饿狼看见了娇嫩的羔羊,双眼发绿望向辟谷丹道:“师兄,快别说了,我快要受不了了。”说罢,已经起身将木温花手中的辟谷丹一把夺了过来,没有半点犹豫就丢进了嘴中。
  木温花还没有醒过神来,高高吞下辟谷丹的李青云再次抬起头望向木温花手中的辟谷丹瓶。
  “撑死你得了,拿去拿去。”
  得到木温花首肯后,李青云将辟谷丹一股脑全部倒了出来,张开大嘴将十数枚辟谷丹吞入腹中。伴随着一整瓶辟谷丹入腹,李青云体内的饥饿感总算消退下去,体内的细胞暂时得到了补给,停止了暴动。
  看着自己如同怀胎十月鼓胀起来的肚子,李青云望天无语,自己贸然强行引来异变天劫提升体魄带来的突破后遗症属实有点凶猛啊。
  挺着大肚子的李青云尴尬地对着木温花道:“师兄,那啥,有点撑着了。我回屋歇会儿去。”
  “去吧,去吧,明天各派先遣弟子就要来我们情愿道宫了,道宫上下都要前去迎接。别到时候还挺着个肚子,惹得别人笑话。”
  回到屋内,艰难躺下的李青云却并没有真的闭眼休息,真人大典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不知道会不会有苍松派的弟子前来。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