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我只是路过的杂役弟子(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被木温花冷不防的一问,李青云满头大汗直往外冒,试探性地说道:“师兄,那个,要不我们五五分成?”
  木温花疑惑不解地盯着李青云,抬起手摸了摸李青云额头:“师弟,你这是怎么了?什么五五分成?为兄我实在理解不了你们小年轻的思路。”
  听到木温花的话,李青云原本紧张的神情也逐渐放松下来说道:“温花师兄,你难道没看见刚才咱们道宫亲传弟子张金陵师兄渡天劫的场面吗?”
  “自是看见了,这与你刚刚说的话有何关系?”
  李青云拉着木温花进入仙草坊屋内坐下,小心翼翼地将张金陵塞给他的通行令牌拿了出来:“下个月就是真人大典,张金陵师兄送了我一枚通行令牌。我正准备找个机会把它卖了,到时候咱们师兄弟一起分灵石啊。”
  木温花将通行令牌拿在手中,仔细端详了数遍,重新将它放回李青云手里,语重心长地说道:“师弟,你可知这是何等天赐良机?真人大典之上,每位在场之人都能获得我清源道宫一枚丹峰所炼的贯元丹,可以帮助修士在突破之时提升突破几率。
  这枚令牌你要好好收好,切莫卖掉。你若当真缺灵石修炼,为兄这里还存有数十枚,你全部拿去便是。”
  李青云听后反而甚为高兴:“那岂不是说这令牌特别值钱?”
  木温花被李青云给逗乐了,轻轻点了点他额头笑骂道:“你真是钻进灵石眼里了,这枚令牌不能用灵石估量的,而且道宫内部也不会允许你交易的,你还是趁早打消这个想法吧。”
  “不能交易啊,那不还是一块废铁嘛!”李青云叹气不已,感觉眼前原本有一座灵气充沛的灵石小山正在从眼前缓缓飘走。
  木温花转身取出一个装满仙草珍花的药篓子递给了李青云:“下个月就是真人大典,咱们仙草坊需尽快将所需药材交给丹峰。
  林封师弟啊,这事还得麻烦你一趟,为兄还要给仙草坊施法浇灌。”
  “师弟分内之事,何来麻烦之说,温花师兄言重了。师弟这就启程。”李青云飞速背上药篓子蹿出了仙草坊,瞬间就不见了人影,却没有听见木温花后面说的“小心丹峰弟子,遇到千万别回应,赶紧跑。”
  背着药篓子的李青云一路飞奔,跑出老远这才停下脚步,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不断摸着急速调动的心脏。
  好险,差点就被木温花发现自己的拍卖会举动,还好有张金陵给的真人大典通行令牌,才好说歹说的糊弄过去了。
  不然自己刚刚发现的摇钱树才刚刚开花,可能就要被连根拔起了。
  不过对于那个真人大典,李青云是半点不想去参加,贯元丹对于他更是形同鸡肋。身负混沌灵根,法真期之前都不会出现任何瓶颈,修行一路通行无阻。
  听到木温花说通行令牌十分珍贵的时候,李青云的确动了想要找个机会出手卖掉的打算,可惜道宫之内禁止,这才让他打消了念头。
  一路前往丹峰,四周空气的温度逐渐变得闷热起来,李青云浑身的道袍都被汗水浸湿,紧紧贴在自己身上。
  越往山顶走,四周的植被也愈发稀少,空气中肉眼可见的热浪不断翻滚袭来。
  “哼,莫丹子今天就要让你领教我毒流的厉害!”
  “笑话,我药流什么时候怕了你赵渡一个只会下毒的了。”
  丹峰山上一黑一白两个弟子正互相对峙,手里各自拿着无数的瓶瓶罐罐,瓶罐中不断有青烟缓缓飘散而出。
  李青云背着药篓子靠了过去,躬身一拜:“两位师兄有礼了,我是仙草坊弟子林封,特来丹峰送药材的。”
  “师弟好啊,药材什么的先放一边,不如来帮师兄们评价一下新出的丹药,绝对对你裨益良多。”丹峰的黑白衣弟子齐声说道。
  李青云望着他们手中还在冒着青烟的瓶瓶罐罐,吞了吞口水,貌似易经伐髓境界的天道锻体诀中没有百毒不侵这个选项。
  “这个,还是不必了,诸位师兄炼丹不易,还是不要浪费时间在师弟我这个杂役弟子上了。”李青云放下药篓子就准备下山,丹峰弟子已经面带笑意的围了上来。
  “师弟莫怕,只是想请你评价一下。”黑衣莫丹子说着已经取下瓶塞,倒出一枚丹药走了上来。
  “的确,就算他们毒流技艺不精,还有我们药流在,生死人肉白骨不在话下。”白衣赵渡也不甘示弱,同样倒出了一一枚丹药。
  莫丹子拿着手中的丹药自豪地说道:“这是我近日突发灵感炼制的一品灵丹灭灵丸,能有效减弱修士道法神通,摧毁灵海神识,破坏修士灵脉灵根之功效,是修仙界杀人越货必备良药啊!”
  李青云心中却是叫苦不迭,莫丹子手中的灭灵丸通体碧绿发光,不断散发着幽幽的青色烟雾,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林封师弟,看好了。千万别被惊讶到了。”说罢,莫丹子从身后取出一只奄奄一息的小白鼠,将灭灵丸喂了进去。
  吞下灭灵丸不过片刻,原本气息萎靡的小白鼠顿时生龙活虎起来,鼠躯都硕大了几分,浑身的鼠毛如同尖刺倒立起来,凶悍无比,不断发出吱吱的叫唤。
  白衣赵渡一只手捧着肚子,一只手指着黑脸的莫丹子哈哈大笑:“不会吧,不会吧,这就是你说的杀人越货必备良药?”
  莫丹子一言不发,一脚将小白鼠踢飞,坐在地上嘴硬的回道:“笑什么,你的丹药呢?”
  赵渡轻蔑一笑,从药篓子取出一株生机勃勃的仙草将弹丸捏成粉末撒了下去:“看好了,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做丹药!
  我这枚丹药取名升天丹,有聚灵,疗伤,提升修士灵根悟性,增强道法神通之功效,堪称一品灵丹之王!”
  李青云定眼看去,却见那一株原本充满生机的仙草草业枯黄,根茎破碎,灵气散尽,最终化作了一堆枯草。
  莫丹子见状兴奋大笑,有样学样地指着地上的枯草说道:“不会吧,不会吧,这就是传说中的一品灵丹之王吗?”
  李青云眨了眨眼睛,认真仔细看了看莫丹子和赵渡小声问道:“敢问两位师兄,谁为药流,谁为毒流?”
  莫丹子扯了扯自己的黑衣道:“这还看不出来嘛,我是毒流,赵渡是药流啊!”
  赵渡也跟着指了指自己的白衣,点头承认莫丹子所言非虚。
  啊这!猝不及防的李青云还是一时不会难以接受这种强烈的反差,使劲儿的摇了摇头,压下了心里一堆的吐槽道:“两位师兄丹药还真是是功效非凡,不分伯仲啊!”
  咣啷一声,李青云的袖口漏出一个小瓶,咕噜噜滚落在莫丹子脚下。瓶身上贴着醉仙丸三个大字,引人注目。
  “哟呵,想不到林峰师弟也对炼丹颇有想法,让师兄替你试试丹药质量如何。”莫丹子说完,就将醉仙丸扔进嘴里,一口吞入腹中。
  “师兄,且慢!”李青云话音未落,莫丹子已经是倒地不起,鼾声连连,不省人事。
  赵渡惊讶地望向李青云,要知道虽然他们醉心炼丹之术,但是也都是窥冥期的修士,竟然被灵启期修士的丹药药倒,实在匪夷所思,骇人听闻。
  赵渡惊讶出声:“林封,你难道是师父新收的小徒弟?”
  李青云将醉仙丸重新收起来,放入袖口无奈苦笑:“师兄哪里话,我真的只是一个路过的杂役弟子啊。”
  “你们不要胡闹了,都进来吧。”自不远处的丹房内突然传出一个温和的老人声音。
  赵渡对着丹房毕恭毕敬一拜道:“谨遵师命!”将沉睡不起的莫丹子抗在身上,提着药篓子往丹房走去。
  李青云见状便准备拔腿开溜,却发现面前有一堵无形气墙拦在面前,身后丹房老人的声音继续传来:“你也一并进来吧。”
  李青云暗道倒霉,还是只有默默转身,朝着散发着剧烈高温的丹房走去。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