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长春峰上的拍卖会(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夜朗星稀,月上柳梢头。
  木温花早已和周公幽会多时,李青云悄悄起身来到了仙草坊外,鬼鬼祟祟地四处张望,确认四下并无异常后,手指上的储物戒微微划动,数十枚灵石滚落出来。
  李青云蹑手蹑脚来到仙草坊屋后的空地,依次将手中的灵石摆放在自己周围,盘腿坐下,运转天道锻体诀。
  随着天道锻体诀工法的运转,周身的窍穴再次张开贪婪的大嘴,疯狂吞噬着逸散而出的磅礴灵气。
  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之中,李青云的身躯上却有着萤火微光,时而闪烁。在最后一枚灵石化作废石后,李青云长长呼出一口浊气,他的毛孔内不断淌出滑腻粘稠的黑色黏液,让李青云眉头轻皱。
  “嗯?易经伐髓?小子你这速度真是要逆天啊?”灵海中巨子剑的虚影突然传来鲁天机的的惊叹声。
  李青云连忙收回功法,心神沉入灵海关心问道:“老头?你们被人监视没有?大姐头醒了吗?”
  巨子剑轻微摇晃,鲁天机的懒散的声音继续传来:“哎,绮罗丫头一时半会儿是醒不过来了。不过有我和雷灵在,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
  “倒是小友你,是怎么直接突破到天道锻体诀第二重易经伐髓的?”
  听到赵绮罗暂时并没有什么危险,李青云略微放下心来,随即反问道:“老头,当初为什么不跟我说这天道锻体诀就是吞金大户?害得我现在灵湖之上一滴新凝的灵液都没有!”
  “小友莫非得到一批意外之财?当真是气运亨通啊!”
  李青云听到鲁天机答非所问,原本因为鲁天机耗尽魂能为自己凝出轰天炮的那点感激之情烟消云散。整个灵海在李青云的震怒下都开始不断晃动。
  “陈道子给了一批下品灵石,但是全部被天道锻体诀打开的窍穴给吸纳进去了。如今我修为停滞,你说怎么办吧。”
  鲁天机缓缓出声道:“小友不用着急,如今你已经突破到易经伐髓,体内窍穴灵力充盈,只要不随意挥霍窍穴灵力,灵海灵液自然能够凝聚。”
  听到鲁天机如此回复,李青云这才放下心来,看向储物戒中所剩无几的灵石心头还是止不住的肉疼。
  修仙路上赚的第一桶金,一天之间就要被自己挥霍一空了。
  “只是小友如今突破到易经伐髓境,日后要小心雷雨天气了。”
  李青云疑惑问道:“为什么要小心雷雨天气?”
  “容易挨雷劈......”
  说完之后,鲁天机便再次沉寂下去,任凭李青云在心头如何呼喊都没有回应。
  认命的李青云只好自己感应已经深深烙印在自己体内的天道锻体诀,得到的结论让李青云忍不住想骂脏话。
  天道锻体诀二重境,易经伐髓境。凡入此境者,钢筋铁骨,刀枪不入,凡俗难侵,摧金断石。
  坏处就是易经伐髓境的修士在雷雨天气极容易吸引雷电的关照,引雷入体,锤锻五脏六腑。
  “还好,最近天气应该都还不错。”李青云将身上渗出的污垢杂质清理干净后,轻手轻脚地回去睡下了。
  明天就是赚钱大计的第一步了。
  清晨时分,李青云早早爬了起来,换上自己的仙草坊奇葩道袍,对木温花说道:“温花师兄,今天便让师弟去长春峰挑水吧。你多休息会儿。”
  木温花颇为欣慰,拍了拍李青云的肩膀道:“不愧是我们的仙草坊的好儿郎,那就辛苦师弟,我再睡一会儿。你回来再叫我。”
  李青云推开门去,挑起两个空空的水桶,直奔长春峰而去。左侧水桶上面贴着“木温花之道袍,十灵石起售”,右侧水桶上面贴着“木温花之发丝,二十灵石起售”。
  担着水桶一路从长春峰经过,李青云身后已经跟着长长一串的女修,痴迷地望着李青云担着的两个水桶。
  来到长春峰的仙泉处,李青云将水桶放了下来,坐在仙泉旁,鞠了一捧甘甜的仙泉,一饮而尽。随后缓缓地从水桶内拿出一件破碎的道袍,和数根被红布包裹着的黑色发丝。
  仙泉处,长春峰的无数女修已经将此地围了个水泄不通,纷纷两眼放光地望向李青云手中的物品。
  “诸位师姐好,在下林封,仙草坊新进杂役弟子。
  师弟知诸位师姐对我家师兄一腔爱慕之心难以倾诉,师弟我心有不忍。
  于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劝得师兄松口,答应将平日贴身穿戴的道袍和几缕发丝送给几位师姐聊解相思之苦。”
  “给我!给我!”
  “什么给你,肯定是给我!我是最爱温花郎的。”
  诸位女修争论不休,大有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气势,仙泉处剑拔弩张,气氛凝重。
  李青云见此,心底却是乐开了花,咳嗽了一声恭声说道:“诸位师姐也看到了,师弟我竭尽全力也只能取得这些。不能让每位师姐都能得到。
  所以我和师兄彻夜商量过后,决定以拍卖方式决定它们的归属,这也能让师兄看到诸位师姐的心意。
  无奈之下出此下策,还望诸位师姐见谅了。”
  长春峰的一众女修纷纷点头称好,对于李青云不但没有半点厌恶之感,反而觉得眼前的小师弟格外的可爱亲切还懂事。
  “林封师弟,放心吧,我们感激你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怪罪你呢。快开始吧,我们都等不及了。”
  李青云搓了搓手,站起来将手中木温花的道袍拿在手里对着周围长春峰的一众女修道:“各位师姐看好了。这件道袍就是温花师兄平日贴身穿戴所用,昨日才换下来,如今还有温花师兄的体香。
  拥有它就仿佛温花师兄就在你身旁一般,而且这件道袍内侧还有温花师兄亲笔写的道袍编号,更为难得。
  起拍价,十个下品灵石。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一枚下品灵石。”
  “我出五十灵石,十枚下品灵石这是对温花师兄的侮辱。”
  李青云立刻将手中的道袍递给了开价的紫袍女修,周围其余女修立刻尖锐了起来,紧紧盯着即将被入手的道袍。
  “五十灵石一次,五十灵石两次,温花师兄的道袍啊,目前只此一件了,过了可就再也没机会了。”李青云继续开口,不断抬升道袍在诸位长春峰女修心中的地位。
  “师弟且慢,我出一百灵石,我这个月的俸禄全部给你。”人群中一个瘦弱的青衣女修大声喊道。
  四周的女修也是惊呼出声,一百灵石,那可是一个内门弟子一个月的宗门俸禄,悉数用来买道袍后,这个月的所有修炼资源全部清空。
  紫袍女修看着即将入手的道袍,面露挣扎,最后还是咬牙放弃了,眼角噙着泪花偏过头去,不忍再看。
  “一百灵石一次,一百灵石两次,一百灵石,三次!恭喜这位师姐获得温花师兄的道袍一件!”眼见其余女修都没有继续出价,李青云最后敲定价格,将木温花的道袍放在青衣女修的手中。
  一拿到道袍,青衣女修便将其拿在鼻前深嗅,脸色桃红迷醉,抱着道袍,曼妙的身躯轻轻摇晃起来。
  李青云心底却是暗自咂舌,没想到一件毫无价值的破烂道袍竟然拍出了一百灵石的价格,远远超出了自己的心理预期。看来还是小看了温花师兄那强悍无比的魅力啊。
  “那么接下来,就是温花师兄的发丝了。结发夫妻,结发夫妻,这几缕温花师兄的发丝蕴含的情意,想必不用师弟我多说了吧。
  二十枚灵石起拍,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一枚灵石。”李青云轻轻将昨夜偷偷从熟睡的木温花枕头下捡到几缕发丝拿在手中,望向一众早已两眼放光的长春峰女修。
  “我也豁出去了,一百灵石!”
  “哼,一百灵石就妄想拿到温花郎的发丝?真是痴人说梦!老娘出一百二十枚灵石!”
  随着一众女修的不断争吵,木温花的发丝的价格一路飙升,直逼两百大关。
  最后在一众女修的艳羡目光中,李青云将发丝交给了一口气出价两百五十灵石的冤大头师姐。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