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天才的苦恼(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枚有着陈道子名字的储物戒中,铺满了散落一地的灵石,灵石山上还有一件闪烁着微光的道袍,最低品级也是法宝往上。
  李青云拱拱手,将储物戒重新推还了回去:“道子师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这些应当是师兄你的赏赐,我不能收下。”
  “这有啥能收不能收的,我给你你就收下,就这么简单。我陈道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反正不会食言的。”
  陈道子一个后撤跳到门外,将手中的储物戒扔到了李青云脚下。义正言辞继续说道:“这戒指我就丢这儿了,管你要不要,我还要去道宫听课,不多逗留了。”
  李青云看着远去的陈道子无奈地笑了笑,终究还是将地上的储物戒重新拿了起来,戴在了手上。
  这世间最难还的债就是人情债,他习惯性地拒绝了陈道子的好意,但是却没想到陈道子是个认死理的直肠子,将储物戒丢了就跑,李青云不得不接下来这份人情债。
  如今自己灵海灵力微弱,在这清源道宫之中又不能像在山野外随意汲取天地灵气补充自己,万一出发灵气旋涡,引来宗门高层关注,那就功亏一篑了。
  陈道子储物戒中的灵石倒是解决了李青云的燃眉之急,这也是李青云没有再度拒绝的理由之一,有了这些灵石的补给,不管是在清源道宫中修炼还是打探消息,都能如虎添翼,事半功倍。
  灵石内包含着最为精纯的天地灵气,一颗下品灵石就能抵抗修炼者数日苦修,而高品级的灵石之中甚至还拥有道韵,能让修炼者陷入可遇不可求的顿悟状态,是法真期修士都需要的上等宝物。
  李青云盘腿坐在花草蒲团中央,取出十枚下品灵石放置在自己四周,精纯的天地灵气源源不断地从灵石中散发出来,随后被李青云悉数吸入体内,途径周天窍穴,四肢百骸,最后一滴不剩地消失不见。
  十枚灵石蕴藏的灵力全部被李青云体内的窍穴和灵脉吸纳,灵海之中还是一滴灵液都没有凝聚而出。李青云不信邪的再次取出十枚灵石,磅礴的灵气自天灵盖灌顶而下。
  李青云体内的窍穴却仿佛上古凶兽饕餮般贪婪地将这些灵气照单全收,全部吞噬殆尽。灵海道莲轻轻摇晃,隐隐传递着不满的情绪,在初步觉醒之后,这株道莲似乎拥有了些许灵智。
  如果不能将灵力凝为灵液归入灵海,那自己的修为就要止步不前。自古以为,灵启期修士便是不断凝练灵液,最后将所有灵液固化为一枚元丹,一步踏出,成为窥冥期修士。
  李青云沉入心神,仔细感知自己的身体,发现自己身体的强度格外坚韧,每一寸肌肉都充满了强大的爆发力,隐匿在身体窍穴中的灵力不断滋润着肉体,让自己的身体每时每刻都在蜕变。
  李青云尝试着对着地上的废弃灵石轰出一拳,周身窍穴的灵力瞬间调动起来,携裹着空气爆裂的拳风声狠狠砸在灵石之上。
  地上的数十枚废弃灵石在李青云一拳之下,悉数崩散化作了漫天飞舞的灵石粉末,地上出现深深的一个拳印。
  盯着地上巨大的拳印,李青云陷入了深思之中。如今他的身躯在天道锻体诀的锻造下愈发强悍,体内的窍穴灵脉愈发扩大起来。也就意味着越修炼,后续需要的灵力将会是成百倍的增加。
  而如果不能先将天道锻体诀打通的周身窍穴灌满灵气,那他灵海的灵液就一滴都不可能凝聚。
  李青云将目光重新投向储物戒中的灵石,根据先前的消耗计算,这枚储物戒中的灵石也就堪堪能够在补满窍穴灵力之后,再凝聚三成的灵海灵液。
  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倚。李青云自嘲地笑了笑,这就是天才的苦恼吗?
  如今整个身躯就是个吃灵石的大户,如果找不到获取灵石的办法,那么等着自己的就是修为停滞,做一个在灵启期作威作福的渺小修士。
  “林封,快过来帮下忙。”
  听见木温花的声音,李青云匆忙将地上的拳印用泥土掩盖过去,跑了过去。
  此刻的木温花脸上全是唇印,身上的道袍也破碎开来,肩膀上还担着两桶仙泉,看见李青云跑过来,愁云笼罩的脸上这才稍微展开了一点笑容。
  “林封师弟,你可算来了。快帮我拦住后面长春峰的师姐。”
  李青云接过两桶仙泉,忍住笑意:“温花师兄,这是怎么了?”
  木温花卸下重负,脚下生风一溜烟就跑到了仙草坊内,将房门紧闭,只是传声说道:“先帮师兄挡住,后面再说。”
  话音刚落,一群面容姣好的女修鱼贯而入,径直冲到了仙草坊内。
  李青云看着这数位女修也不由得暗自咂舌,这数位女修中不仅有杂役,外门弟子,甚至还有内门弟子。
  木温花看来不仅深得花草喜爱,就连女修也会被他那身上独特的魅力吸引。
  众位女修齐声问道:“你是谁?温花郎去哪里了?”
  语气中带着憋着的一股喷薄欲出的怒气,只要李青云一个答不好,众女修的怒火顷刻就可以将他淹没。
  李青云嘴角带笑,将两桶仙泉放在地上,做了个道礼道:“见过众位貌若天仙的师姐,我是新来的杂役弟子林封。
  温花师兄先前将仙泉交给师弟后,似乎修炼有所感悟,如今已经去屋内感悟突破了。”
  哪个女子不喜欢听见他人对自己容貌的夸赞呢,听见李青云的一番恭维话,心中的怒气也打消了几分。语气温和地说道:“林峰师弟,既然温花郎在修炼,我们也不好打扰了。麻烦你把这封信交给他。”
  “对,没错还有我的。”
  李青云挨个将女修手中的散发着淡淡柔香的信件收入怀中,笃定地说道:“诸位师姐放心,我一定亲手送到温花师兄手中。”
  “那就多谢林封师弟了,这里是我们的一点谢意。”领头红衣的女子取出六枚灵石交到李青云手里,带着其余女修离开了。
  约莫过了大半个时辰,仙草坊屋内才传来木温花的声音:“师弟,师弟。快进来。”
  李青云推门而入,木温花已经换了一身崭新的道袍,脸上的唇印也被清理干净了,确实是个翩翩君子郎。
  “仪表堂堂,气宇轩昂,怪不得那么多师姐倾心师兄了。”
  木温花一脸愁容摆了摆手道:“别说了别说了,师姐是不是给了你一大堆书信?”
  李青云将怀中的书信递了过去,实在忍不住笑意:“哈哈,师兄。这难道不是天大的好事吗,怎么却不断逃避呢?
  我看那几位师姐个个容貌美丽,甚至还有内门师姐。师兄就一个不动心?”
  木温花仰头躺在床上,将一封书信举过头顶拿在手中读阅道:“我们仙草坊弟子唯一需要的就是将全部爱意灌注到栽种的花草之上。在我心中,这些花草比诸位师姐美艳百倍。
  而且我该答应和谁做道侣呢?众多师姐答应其中一个,就会得罪一群。我不过是一个仙草坊打杂的杂役弟子,到时候师姐们的怒火我可承受不住。
  绝美红颜,就是天大祸水啊!师弟你可要谨记在心。”
  李青云点头称是,摸向兜里的六枚灵石,嘴角抹上一抹奸笑,望向床上看着一堆情书的木温花心中却是有了些许盘算。
  “师兄,为了师弟,牺牲你的色相吧!”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