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护花使者木温花(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成功欺骗了测灵镜的李青云忍着灵脉破碎的疼痛,拿着杂役弟子的身份牌往仙草坊的方向一路赶去。
  自听到陈道子说杂役弟子最不受重视,是清源道宫的边缘人物,只负责一些花花草草之类的伙计后,李青云就打定主意只做一个杂役弟子,低调安稳的找到揭阳草后便找个机会偷偷离开。
  以杂役弟子的低微身份就算突然消失也不会引起宗门高层的注意,同时杂役弟子负责的伙计还能让他更好的寻找揭阳草的下落。
  仙草坊外,李青云将手中的杂役弟子身份牌高举过头朝着里面的花圃大声喊道:“清源道宫杂役弟子,林封前来报到。”
  “听到了听到了,这么大声吵到花花草草可不好。进来吧。”从坊屋内走出一个腰系围裙,鬓插鲜花,穿着一身五彩斑斓长袍的年轻道人不耐烦地对着李青云招手。
  李青云虽然惊讶于年轻道人的穿着打扮,但本着低调行事的基本原则并不想夺取沾惹是非因果,只是装作木讷的点点头:“日后还请道长多多指教了。”
  仙草坊内,阵阵的芳香浮动,让人心旷神怡,浑身舒畅,就连灵脉破损的疼痛感都在这花香四溢中减弱了几分。
  “林封是吧,我叫木温花,咱们仙草坊没什么规矩,反正大家都是不入眼的杂役弟子。
  唯一注意的就是每隔四个时辰,要去长春峰挑仙泉浇灌一下这些美丽可人的花草。”
  说话间,木温花已经从身后掏出一件同样五颜六色的长袍递了过来,示意李青云将其换上。
  李青云咬咬牙,还是接了过来,去到屋内的屏风将自己的青衫脱下,换上仙草坊专属套装。
  换好衣服的李青云重新走出门外,低声询问道:“温花兄,咱们这仙草坊内可有揭阳草?”
  木温花摇了摇头道:“揭阳草是什么东西?我在仙草坊干了十几年的杂役弟子,从来没听过有这么一味仙草。”
  李青云轻叹一声,想就这么简单的找到揭阳草所在,果然是痴人说梦,异想天开,还是在仙草坊稳扎稳打,慢慢打听消息吧。
  “你问这个干什么?那揭阳草对你有什么用?”木温花虽然不知道揭阳草为何物,但是看见李青云的轻叹还是出声问询。毕竟未来就是二人一起打理仙草坊,亲近一些,了解一些总归是好的。
  “温花兄有所不知,我家中有一长姐身中妖蛇毒气,唯有揭阳草可彻底清除。故而才有此一问。”李青云语气诚恳回应道。
  木温花听后拍了拍李青云的肩膀道:“我虽然不知道揭阳草是什么,但是我和那些外门弟子还算熟络,有时间我托关系帮你打听打听。
  不过,就我们杂役弟子的宗门奉献点,每个月换取修炼资源已是紧缺,更别提去宗门宝库兑换仙珍宝药了。”
  李青云躬身感谢道:“那就提前谢过温花兄了。”
  木温花一把搂过李青云的肩膀道:“小事一桩,来,我给你介绍一下我们仙草坊。”
  木温花蹲下身子,轻轻抚去溅在鲜花上的一点尘土,语气温柔的说道:
  “灵羞花妹妹们,越来越漂亮了。
  分云草妹妹,身段也还是那么好看啊。”
  这一幕让李青云看得目瞪口呆,这些仙草灵花仿佛如有灵智一般在木温花的温柔话语下,尽数绽放开来。
  原本花圃中显得垂头丧气没有灵气的花草在木温花的夸赞中,猛然绽放,竭尽全力地释放着自己的花香灵气,每一片叶子都是那么鲜艳欲滴,每一朵花瓣都是那么璀璨夺目。
  低头轻轻爱抚着鲜花灵草的木温花似乎早就料到李青云的反应继续说着:“天地万物,其实皆有灵性。这些仙草灵花也不例外。只要你真心相待,它们也会回报于你。
  而且人心难测,它们却是天真单纯,某方面来说更胜我们修仙者。
  我还听说,高等级的仙草甚至可以修炼化形,与我们修仙者并无二样。”
  李青云也学着木温花的动作,蹲下身子伸出手轻轻抚摸地上的仙草灵花,结果李青云所在的仙草花圃突然全部收拢叶子,萎靡不振,仿佛受到了巨大的惊吓。
  “温花兄,我觉得你可能有点误会了。这些仙草灵花似乎只对你情有独钟。”李青云转头看去,木温花所在的花圃的灵草愈发鲜艳,甚至个头都在这短短时间内长高了些许。
  木温花脸色一沉,苦口婆心道:“那是你不够真诚,它们感受不到你的善意,只觉得你是要摘取它们,自然会害怕你,恐惧你。”
  说着,木温花来到李青云所在花圃,伸出双手轻轻抚摸着蜷缩花叶的仙草,在他的触碰下,原本被李青云吓得萎缩的花草再次舒展开来,阵阵浓郁的花香扑鼻而来。
  “你看,所以说还是要真诚,你不真诚,怎么能够打动他们。对待它们就要像对待一位位貌美如花的仙子一般,让它们感受到你很珍惜关爱它,它自然不会畏惧你。”
  李青云嘴角扯出一抹不自然的尴尬微笑道:“温花兄教训得是,小弟铭记于心,日后定当真诚待之。”
  “哎,这就对了嘛,时辰差不多了,我还要去长春峰挑仙泉,你先看着它们,等我回来。”说罢,木温花担起两个空水桶哼着小曲出门而去。
  李青云坐在地上,看着眼前的姹紫嫣红,百花争艳不由感叹道:“还真是个护花使者啊。”
  身负混沌灵根的他都无法让这些仙草对自己产生亲切之意,而木温花一个修为不过凝体期的杂役弟子却能三言两语间让这些仙草自发绽放,努力生长。
  李青云更加坚定了自己在低调修仙的理念,不能因为身负混沌灵根就洋洋自得,不可一世。就一个清源道宫的杂役弟子,都能在某一方面轻松甩自己数条街,更遑论门派内的那些真传弟子。
  灵海之上的混沌青莲突然轻轻晃动,在混沌灵根不辞辛苦的修补之下,自己的灵脉总算是再度修补完善,感应着体内充盈的灵力,李青云对着青空遥遥握拳,心中默念:“总有一天,我要青云直上,登仙而行。”
  “林封?林封你在不在啊?”仙草坊外突然传来陈道子的呼唤声,打断了李青云的心中的豪情壮志。
  李青云收拢心神,平复了下情绪出门迎接陈道子道:“道子师兄,突然前来,所为何事?”
  陈道子轻滑食指一枚碧绿色的戒指递给李青云道:“林封,你别嫌少啊。我之前不是说了会替你要一份宗门任务的赏赐吗?赏赐下来了。”
  李青云颇为高兴的接过戒指连声道谢,却发现这枚储物戒上刻着陈道子三个小字。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