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蛇鳞异变(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重新回到山中洞府,天色早已暗了下来,李青云仍然心有余悸,在关财村看见的庞然巨兽和血色棺材让他对修仙界的危险程度评价拔高了数个等级。
  原本因为先前混沌灵根觉醒,收服天道雷灵滋生的一许骄傲和自大,在亲眼看到关财村的恐怖景象后烟消云散了。
  “低调是生存的基石,李青云啊,李青云你怎么敢忘了。”在心底骂了自己一句后,李青云将在关财村捡到的蛇鳞拿了出来,放在掌心。
  这是一片菱形蛇鳞,通体乌黑,散发着黑色的诡异光泽,边角处还钩挂着零星的血肉,这些血肉仿佛还有生机一般在不断蠕动。
  李青云惊吓之下,将蛇鳞扔在地上,胆战心惊地问询道:“天机前辈,关财村那妖物散落的鳞片,你能看出这是什么妖物吗?”
  被扔在地上的蛇鳞安静地躺在地上,并无异动。 鲁天机定眼看去出言道:“嘶!这竟然是头即将化蛟的蛇妖鳞片。”
  “化蛟?事不宜迟,前辈我们立刻动身,趁妖物还没有追来,赶紧离开吧。”听到鲁天机的回答,李青云毫不犹豫地选择逃跑。
  逃跑可耻但是有用!
  化蛟的妖物,堪比法真期大能修士,和灵启期有着二十个小境界的差距,远非如今的李青云所能对抗的存在。更遑论关财村中除了这头将要化蛟的蛇妖外,还有一个更加恐怖的血色棺材。
  “也好,我如今残魂状态,对付这等妖物也力有不及,迟恐生变,叫上绮罗,赶紧离开吧。”鲁天机沉吟片刻也同意了李青云的想法。
  将迷迷糊糊的赵绮罗喊醒,醉仙丸的药效还没有完全散去,看着李青云忙碌的身影不解地问道:“林封你在搞什么?怎么天都黑了?”
  李青一边忙上忙下地收拾着东西,一边分出部分心神紧紧盯着躺在地上的蛇鳞,以防出现异动,自己霉运察觉。
  “大姐头,咱们摊上事了,先逃路吧。具体的事情我们路上说。”
  因为墨家子弟之间的联系,赵绮罗对于李青云有着无条件的信任,答应了一身好吧。揉了揉眼睛突然惊呼道:“林封,你从哪里捡到的化蛟蛇鳞啊?”
  李青云转头看去,赵绮罗此刻将地上的蛇鳞捡了起来,仔细地观摩起来。
  李青云心下骇然,一个箭步冲了过来,抬手拍掉了蛇鳞对着赵绮罗说道:“这是妖物!小心有诈!”
  赵绮罗撇了撇嘴,不满地鼓起腮帮子说道:“看看都不行啊,真是的这么小心干嘛?一片蛇鳞还能把我掳走了不成?”
  蛇鳞突然开始在地上稳稳颤动,一缕缕黑气从鳞片上飘飞出来,仿佛蛇信子般在洞府内有目的地飘荡探查。
  “不好!快屏住呼吸!”惊变之下,李青云只来得及喊出这么一句话,却发现赵绮罗已经将一缕黑气吸入鼻腔,整个人再次不省人事的躺在了地上。
  “嘿嘿,小子,多谢你把我鳞片带了回来。现在想逃,你觉得还来得及吗?
  你扰我修行,坏我道府,杀我麾下妖将,你觉得我会放过你吗?”洞府内的黑气缓缓聚拢在赵绮罗身旁,化出一道蜿蜒扭曲的蛇影。
  “妖孽,尔等!当真以为老夫拿你没有办法吗?”见得赵绮罗被蛇妖迷晕,鲁天机暴怒道,整个虚影散发出恐怖的气息。
  蛇妖却是嘿嘿一笑,鄙夷开口:“若在你生前,小妖定是退避三舍。不过如今您这副残魂状态,真要和我大动干戈,那就等着轮回难入,残魂泯灭的下场吧。”
  先前李青云和鲁天机的谈话早就被蛇妖听了去,知道鲁天机如今的残魂状态根本难以和自己相抗,这才大胆现身,准备将赵绮罗拖回去好好享用。
  “雷灵!去!”趁着蛇妖和鲁天机对话的空隙,李青云不露声色的将雷灵召唤了出来,偷偷绕道了蛇妖黑气背后。
  雷灵对于这些妖邪之物,具有先天的压胜作用,只见雷灵突然周身青光大盛,无数道细若毫针的雷电迸射而出,将这些黑气悉数驱散开去。
  然而黑气只是被雷电击溃了凝形的样貌,却并没有就此彻底消散于无。黑气就要再次凝聚成型之时,李青云杀到。
  巨子剑高举,剑身之上围绕着混沌青气,携带着万钧之力劈砍而至。黑气之中传来阵阵的蛇妖惨叫声、
  在混沌青气的围追堵截之下,蛇鳞散发的黑气十不存一,李青云道莲绽放,自头顶出现一柄青莲剑影飞到左手之上。
  左手青莲,右手巨子,李青云双剑齐下,道韵在剑身上不断流转,将整个洞府映照宛如白昼终于将最后一缕黑气斩灭。
  完成最后一击的李青云整个人虚脱一般半跪在地上,巨子剑哐啷一声脱手跌落在地,额头上满是汗珠,双手都在微微发抖,面色挣扎,似乎遇到了难以抉择之事。
  就在黑气最后消散的一刻,蛇妖嘶吼着:“灭了我这缕神识又如何,那女修吸了我毒气,就算天涯海角你们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撇下赵绮罗鲁天机等人,自己独自逃跑,存活几率必然大增,那蛇妖的目的应该就是赵绮罗,不会为了这点小仇对自己追杀到底。
  他是混沌灵根不假,但是再强的灵根也难以越过二十个小境界对敌,法真期,那是生命层次的跃迁,已经彻底脱离凡俗,可以拥有道名的大能存在。
  可是在赵绮罗身上自己久违地感受到那股信任,也是李青云难以割舍的情感,若是他就这么独自逃遁,未来就又是孤身一人了。
  “哎,青云小友。切断巨子剑的联系,你自己逃命去吧。此事,终究还是我墨家有愧于你,不会让你身陷囹圄的。”鲁天机看着李青云的挣扎出声道。
  李青云一声不吭,十指紧握,剜进了血肉之中,嘴唇紧闭,牙关紧咬,嘴皮也溢出滴滴鲜血,啪嗒啪嗒滴落在地上。
  “不必有太多自责,我知小友向来不喜沾惹因果,行事稳重谨慎。因果报应都源于老夫。”
  看着紧闭双眼昏迷不醒的赵绮罗,李青云抹去了额头因为恐惧冒出的汗珠,将巨子剑重新插在了自己背后,将赵绮罗从地上抱了起来轻声开口:“前辈,墨家历代巨子可有抛弃墨家子弟之人?”
  “这?可是......”
  “既然如此,我们就一起亡命天涯吧,大姐头。”李青云替赵绮罗捋顺凌乱的头发微微一笑将所有的轻灵符全部贴在腿上,飞速奔逃起来。鲁天机也不再多言,回到了巨子剑中。
  逃至山外,突然看见关财村方向火光通天,电闪雷鸣,无数的道法神通纷纷落下,数以百计的修仙者在排空列阵,围着一蛇一棺激烈厮杀。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