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恐怖的关财村(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关财村整个村子并不大,零星散落着几座草屋,村口中央有一处水井,早就爬满了青苔,整个村子看不见一个人影,寂静得可怕。
  两只小妖来到水井前,向四周望了望,确认四下并没有人跟踪之后,转头相继跳入了水井之中,随即传来两声噗通的入水声。
  李青云耐心地等待了半个时辰,确认二妖已经进入水井后,显露出身形来,慢慢靠近了关财村的水井,低头探去。
  整个水井黢黑一片,深不见底,李青云不敢贸然下井探查情况,将兜里的一堆空白符纸全部摊在地上。
  灵力凝指在空白符箓上不断刻画起来,尽自己所能的将杀伤力提升到最大,起爆符,雷火符,虽然都是些在墨城学到的最简单的符文,但在混沌灵气的加持下,伤害也不可小觑。
  “浪费啊,混沌灵力不是这样用的。”鲁天机通过巨子剑再次显化出来,看着李青云大肆挥霍混沌灵力刻符,捶胸顿足。
  “我墨家巨子,要是连布阵都不会,日后被人知道岂不是惹人耻笑。
  小友,你且看来。”
  李青云停下手中的动作,抬头望向鲁天机疑惑不解道:“布阵我会啊,先前大姐头洞府的阵法都是我施下的。”
  鲁天机摇了摇头,颇为得意的说道:“你那不叫阵法,顶多称得上简单的符文排列。
  所谓阵法,当如此!”
  鲁天机手指不断结出繁密复杂的法印,一张八卦罗盘显化而出,笼罩在水井之上,其中离火位,震雷位闪着点点微光。
  鲁天机清呵一声道:“火雷阵,起!”
  一声令下,地上无数的起爆符和雷火符串联起来,落在离火位和震雷位上,无数符箓被一条条难以肉眼观察到的灵线串联起来,牵一发而动全身。
  一旦有妖物自井底出来,就会自动触发这个八卦雷火阵,源源不断地受到离火,震雷的双重攻击。
  李青云也颇为惊叹,这个阵法就算先前拥有混沌灵根的自己也不敢轻易擅闯,一个不小心就会受到重创。
  “没想到,墨家除了炼器炼体之外,对于阵法也这么有研究啊!”
  “那是自然,一个好的炼器师必然也是一个强大的阵法大师,不然何以调动天地之力锻造法器?”
  鲁天机听到李青云的感叹也是颇为得意,正打算顺着就把阵法之道传给李青云,却看到李青云一个转身就直奔关财村的屋内跑去。
  李青云虽然惊叹于阵法的奇妙绝伦,但是本着能低调的绝不装笔的原则,直接堵住了鲁天机脱口欲出的话语。
  在李青云看来,阵法虽然强悍但是布置起来确实太过麻烦,不仅需要找好地形位置,还需要熟背无数的仙家符箓,最后还要精通各种五行知识。
  这对于他这个只在墨城接触过十八年修仙基础知识的他来说实在是强人所难了。
  李青云两步并作一步,快步来到了一座房屋的门前,透过门缝朝里面看去,却是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
  无奈之下,他催动谛听术想要听听整个关财村是否还有活人居住,然而除了远处几声鸟叫传回耳内外,没有其他声音响动。
  房屋的大门并未上锁,李青云轻轻一推便开了,阳光照射进来,整个屋子里已经落满了灰尘,蛛网密布,看起来已经荒废了许久。
  李青云捂住自己口鼻,继续向屋内走去,一个血红色的棺材横放在餐桌之上,让他连忙屏住了呼吸,将雷灵一并唤了出来,如临大敌。
  整个棺材血红一片,棺身上刻画着无数张牙舞爪长着獠牙的恶鬼雕纹,这些恶鬼雕纹纷纷张开血盆大口将手中的人类肢体抛入自己嘴中。
  而在百鬼正上方,有一个带着面具看不清真面目的男子高坐白骨王座之上,享受着百鬼的朝拜供奉。
  血红色棺材的下方,有数根已经燃尽的红色香烛,李青云不敢轻举妄动,生怕染上了什么莫名的诅咒,指示雷灵取下了一只红烛递向了鼻尖。
  鼻尖轻嗅,浓重的血腥味阵阵袭来,让李青云脸色大变。这些红烛竟然是用人类血脂用秘法炼制而成。
  “如此丧心病狂之徒,不可轻饶!”鲁天机大怒就要出手掀开血色棺材,却被李青云拦了下来。
  “前辈不可急躁,现在情况未明,不能贸然动手。”
  话音刚落,血色棺材开始剧烈晃动起来,棺材内似乎有一个极为恐怖的怪物正在缓缓苏醒,棺身上的恶鬼也仿佛活了过来,一双鬼眼紧紧盯着李青云。
  “见势不对,立刻撤退。前辈,崩撤卖溜。”李青云不再去看晃动得越来越剧烈的血色棺材,背上巨子剑朝村外直直奔去。
  身后一阵巨响传来,关财村最后零散的几座房屋纷纷倒塌下来,四个血色棺材在关财村上空缓缓盘旋,从棺材缝内流出殷红的鲜血,滴落在大地之上。
  村口的水井内也开始传来巨兽的咆哮之声,这咆哮声中夹杂着滔天的愤怒,让李青云头皮一阵发麻,这井底里的肯定是个大妖。
  砰砰砰的剧烈爆炸声接连响起,巨兽的惨叫声不断传来,鲁天机先前设在水井上的八卦火雷阵被触发开来。无数离火,震雷在水井上空爆炸,砸落,巨兽的一片鳞片崩散到了李青云脚边。
  李青云捡起巨兽鳞片,头也不回地往山中跑去,再不敢看关财村的动静,生怕一个回头就看见恶鬼和巨兽就在自己背后冷冷地盯着自己。
  关财村上空的四个血色棺材飘到水井上空,四道血柱浇灌而下,将熊熊燃烧的离火熄灭熄灭,随后棺身晃动将道道震雷悉数震散开去。
  血色棺材之中传出一道阴沉的声音:“墨蛇,想不到你也有被别人阴的时候,你让我们的合作如何放心啊?”
  水井井口之中一头身长数十米的黑色大蛇探出蛇头,吐着血红色的蛇信子看了看血色棺材嘲笑道:“哼,你也就只敢躲在这破棺材里苟延残喘。我从刚才那小子身上闻到了极品女修的气息。”
  “那又如何,那人佩剑之中的残魂你也感应到了,你敢轻举妄动吗?”血色棺材收回了血柱回怼道。
  墨蛇将蛇躯盘起,蛇头大张,自井底出现数个女修尸体,血色棺材散出道道波动将这些身躯震成蓬蓬血雾,泼洒在血棺之上。
  而雪雾之中,有数个女修魂魄被束缚半空之中,墨蛇吞吸之下,将这些魂魄悉数吞入了腹中。
  墨蛇打了个饱嗝,吐出一口浊气道:“我故意丢出了一枚鳞片让那小子捡了去,等我通过那鳞片探明情况,我们便可伺机而动。”
  将墨蛇鳞片揣进了怀里的李青云,内心深处满是对关财村深深的恐惧,心中打定主意立刻带着赵绮罗转移阵地,不能呆在此处。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