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姜还是老的辣(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林封!你在干什么?”赵绮罗凌乱的秀发披散在双肩之上,气鼓鼓地嘟起嘴巴,双手叉腰质问道:“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你拿它当烤架子?”
  李青云撕扯下一只鸡腿递了出去,没了昨晚凶狠暴戾气息的赵绮罗,鼓囊着嘴的样子反倒显得有些可爱。
  他昨晚一夜未眠,不断查阅着巨子剑中关于墨家的上古秘闻,其中自然也有赵绮罗合格墨家上任巨子的相关记载。
  赵绮罗当年身抗天罚,护下了巨子剑,却也因此陷入浑浑噩噩的状态,灵智不清,修为难存。
  昨夜也是在巨子剑的刺激之下短暂恢复,今天就又变成了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纳气一层的山大王赵绮罗。
  “大姐头,物尽其用。尝尝吧。”赵绮罗看着李青云手中的鸡腿,怒气早就烟消云散。
  上古神器巨子剑当烤肉架什么的,在鸡腿面前都是小事。
  “算了算了,看在你是我小弟的份上,本大王就把这剑送给你了。你可要好好珍惜啊。”赵绮罗将手指头含在嘴里吮吸着残留的鸡肉香气,含糊不清地说着。
  李青云却是感到一阵头大,在赵绮罗说完这句话后,灵海之上的巨子剑虚影嗡嗡而鸣,和青莲剑影遥相呼应。
  看来这下子巨子剑是彻底绑定在自己灵湖之上,摆脱不了了。
  吃饱喝足以后,赵绮罗用自己仙裙将双手的油脂和口水擦去,偷偷靠近李青云道:“我记得昨天我们不是要一起去什么村子斩妖除魔吗?”
  李青云从怀里将昨天螟蛉妖破碎的本命魂珠扔在地上道:“诺,那关财村刘樵就是螟蛉妖物,幸好昨天大姐头你大发神威把它给打死了,你都忘记了吗?”
  赵绮罗满脸惊讶地看着地上的魂珠,摸着自己的脑袋似乎在尽力回忆,但是脑海中一团浆糊,毫无印象。
  大大咧咧的她倒也并不在意,一拍李青云的大腿豪气干云:“不愧是我!既然这样,我们赶紧去关财村拯救那些受苦的凡人吧。”
  李青云摸着被赵绮罗拍得生疼的大腿,听见赵绮罗还想去关财村,毫不怀疑巨子剑中对赵绮罗“天资绝顶,是个憨货”的评价。
  “不是,大姐头,你弄清楚情况了吗?那刘樵很明显就是在骗你啊。说不定那个关财村全部都是妖物所变,我们要是贸然闯入,岂不是自寻死路?”
  赵绮罗再拍李青云的大腿,将他搂在胸前夸赞道:“不愧是我的小弟,说得有道理。”
  女子特有的体香扑鼻而来,让李青云心神一阵慌乱无措,幸好灵海道莲散发出阵阵清神静宁的道韵才让他冷静下来。
  挣扎着从赵绮罗温香中脱身,李青云立刻逃到两米开外道:“关财村内妖物横行,我们还要小心打算,好生谋划。”
  “林封,你跟我来。”对于李青云刻意保持距离,赵绮罗也只是嘟嘟嘴,并未上心,转身将洞府的桌子搬开,露出一本古朴的册子。
  赵绮罗小心翼翼地将册子拿在手中,吹去册子上挤满的尘埃,露出了册子的本来面目——天道锻体诀。
  “这个东西应该是个宝贝,可是我怎么都学不会上面的功法,就给你试试吧。”说着就将天道锻体决扔给了李青云。
  李青云接过书来,粗略翻阅之下,心中便打定坚决不能修炼这门功法。
  天道锻体决正是墨家失传已久的炼体之术,借由九天雷霆铸就不灭之躯,怪不得代代墨家巨子都是怼天豪杰。
  “好了,拿着本大王赐给你的秘籍,好生修炼吧!
  我要回去补个回笼觉了。”看着赵绮罗说完回到洞府的身影,李青云打开洞府禁制,望着山下的苍莽大地,开始了长长地助跑。
  “走你!”无数修仙者梦寐以求的墨家炼体之术就被李青云随手扔出,跌落在山谷未知处。
  就让它继续失传下去吧,李青云可不想挨雷劈,更不想主动怼天道来挨雷劈。
  所以天道锻体诀很好,但是他不需要。
  哗啦啦的翻书声在耳边响起,李青云回头一看,天道锻体诀不知何时已经回到了自己手中。
  “老头,是不是你搞的鬼?”将背后的巨子剑拿在手中,李青云大声质问,可是周围只有呼啸的风声回应着他。
  混沌灵根催发,青木焰嘭的一声在李青云指尖燃起,空气间不断翻滚着灼热的气浪,四周原本青葱郁郁的树叶顷刻间都变得枯黄飘落。
  青木焰缓缓指向了天道锻体诀,恐怖地高温还没有触及书页,边角处便已经开始发黄焦黑起来。
  “小友不可!快快停手。”巨子剑中突然传来墨家老头的惊呼劝阻声。
  听得墨家老头的惊呼声,原本还有些犹豫,担忧难以烧毁这墨家传承之书的李青云顿时心底有了信心。
  他手指上的青木焰都变得强盛了几分,愈发显得灼热难耐。
  焰火照耀之下的李青云呵呵笑着:“什么?快快下手?好的,没问题。”
  青木焰落在天道锻体诀上,整个书册刹那间绽放出朵朵火莲,书页的飞灰被微风吹拂得漫天飞扬。
  看着化为漫天灰烬的天道锻体诀,心满意足地李青云对着巨子剑比出一个胜利的手势,志得意满往回走去。
  “哎,小友为何不听老夫劝阻呢?”巨子剑上墨家老头的残魂虚影叹息,一脸愁苦。
  李青云先是对着墨家老头恭敬一拜,随后起身道:“前辈见谅,晚辈只想做个低调的修仙者,不想参与这些尔虞我诈,腥风血雨之事。”
  “我知道啊,所以我才劝阻你啊,可是你不听我劝啊。”墨家老头似乎对于传承之书被毁半点不恼,故作遗憾。
  “什么?”听到墨家老头的回话,李青云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劲,再次查看还在肆意飞扬的书页飞灰,并未发现任何异常。
  “小友有所不知,这天道锻体决乃我墨家巨子一脉不传之秘。
  受到天道嫉妒,被封印在这册子内,寻常人等就算得到,也难以修炼。
  唯有天道都难以管辖的混沌灵根拥有者将其焚毁,才能释放其真正奥秘。”
  墨家老头话音未落,九天之上,风云变色,电闪雷鸣。雷声宛若龙鸣,振聋发聩,道道银蛇在云层间蹿动,释放着惊人的威压。
  “姜还是老的辣啊!”感应到深深镌刻在自己意识深处的天道锻体诀,李青云拔地而起,直冲云霄。
  天雷滚滚,浩浩荡荡,直劈而来。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