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墨家巨子(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赵绮罗仿佛完全不认识李青云,手中长剑上的符箓不断涌动组合,形成无数千奇百怪的机关造物,围拢在她身边上下翻飞。
  这些机关造物有的形如苍茫巨兽,仰天长啸,吞噬日月。有的则状如山岳阁楼,威严肃立,衬托得赵绮罗神圣非凡。
  赵绮罗一剑挥舞之下,符箓所化的机关造物一拥而上将李青云从地上抬了起来,架在半空之中。
  “大姐头?你怎么了?我是你的小弟林封啊。你是山大王,我是山二王啊!你不认得我了吗?”此时灵力枯竭的李青云早已没了反抗的气力,无助又无奈。
  赵绮罗先前没有立刻催动机关造物斩杀李青云便是在他身上感知到了一股自己极为熟悉的气息,此刻听到李青云的回复心中也是疑惑不断。
  “我是墨家巨子,天匠赵绮罗。怎么会与你为伍,在这荒山落草为寇?”赵绮罗手中长剑逼近李青云脖颈,剑锋寒气扑面而来。
  赵绮罗浑身上下的广袖仙裙缭绕着迷幻的烟雾,眼神冰冷,眸子中的滔天恨意让人不寒而栗。
  李青云皱了皱眉头,先前设置在这剑上的禁制毫无反应,形同虚设。无论他怎么催动,都无济于事。
  “大姐头,我不知道墨家巨子是什么人物,我只知道你是我的山大王。。
  先前有螟蛉妖突袭致你昏迷,我以命相搏这才保住性命。
  你不妨催动神识感知这四周尚未散尽的妖气看看我所言是否为虚。”
  赵绮罗闭眼感应空气中淡淡的妖邪气息,先前刘樵和李青云激战残留在空气中的淡淡妖气证明了李青云所言为真。将手中的长剑从李青云脖颈处移开。
  “我不是你的山大王,你走吧。”言罢,不再去看李青云一眼,抬头看着半空中的机关造物,眼泪夺眶而出,低头跪在地上。
  “弟子无能,愧对巨子之名,令先辈蒙羞。”
  四周符箓幻化而成的机关造物散发出阵阵波动,自机关造物上显现出一道身影。一个矮小老头的虚影缓缓飘到赵绮罗面前:“绮罗不要自责,是老头子我没用,害你受苦至此。”
  赵绮罗蜷缩着身子,抱着头不敢去看老头,只是不住地抽泣,先前狂霸的气势一扫而空,仿佛又变成了一个人人可欺的弱女子。
  被赵绮罗重新放在地上的李青云此时默默地朝着远处不断蠕动身躯,坚定不移地要离开这个地方。
  虽然他不知道什么墨家巨子,但是刚刚赵绮罗浩然无比的修为,机关造物显化出的老头身上更为恐怖的气势都在提醒他不能听下去,看下去。
  这种上古秘闻,一旦沾染了因果,就是跗骨之蛆难以摆脱。李青云可不想莫名其妙地又被卷入什么大能修士之间的对抗。
  “小友且慢。”就在李青云半个身子都爬进森林时,矮小老头的声音自背后清晰传来:“你可愿入我墨门?”
  “晚辈才疏学浅,资质平庸,恐难入前辈法眼。”被发现行踪的李青云婉言拒绝,打死不想沾上这种大因果。
  矮小老头微微一笑,虚幻的身影虚空一点,一朵青莲自李青云背后浮现:“若是拥有混沌灵根的人也是资质平庸,那这天下修仙者皆可一头撞死了。小友,你说是吗?”
  李青云可以隐藏混沌灵根在老头虚指之下暴露无遗,只能尴尬一笑:“呵呵,哪里哪里。”
  一旁抽泣的赵绮罗听到混沌灵根四个字后,眼里再次迸发出闪烁的金光,呼吸之间就来到李青云旁,将手中长剑递给了他。
  不能接,绝对不能接!心中坚定不移的李青云双手却不由自主地伸了出去,半空中的老头虚影嘴角含笑,默默注视着。
  剑落,心凉。
  矮小老头趁自己灵力枯竭难以反抗,强行操控自己的双手接下了赵绮罗递过来的长剑,也将这个墨家巨子的因果接了下来。
  赵绮罗也在李青云接下剑的一刻,再次昏厥过去,仿佛放下了沉沉的担子,嘴角带着笑意安静祥和地睡去。
  “恭喜小友,接下巨子剑!
  即日起,你便是我墨家当代巨子!
  当年绮罗为护我这个没用老头子残魂,三魂有损,经常处于浑噩状态,日后还望你照顾一二。”言罢,身影涣散随同漫天无数的机关造物全部归回到了巨子剑上。
  巨子剑也再次恢复了无锋无刃的状态,看上去就和普通未开刃的刀剑一般,稀松平常。
  李青云意识沉入灵海,发现在自己和巨子剑产生联系后,灵湖之中也出现了一道巨子剑的虚影,而且这道虚影还和自己道莲中的青莲剑气遥遥相抗,似乎谁也不服谁。
  墨家,也是墨门,门人弟子擅长炼器,炼体之术,是上古修仙者中最为强横的存在。而墨家巨子更是墨家的领袖,受万人敬仰。
  可是后来墨家数代巨子却胆大妄为,妄图打造天道,终究被天道反扑,消散于历史长河之中。
  如今修仙界炼器一脉大多都是继承于墨家机关术之上,至于墨家炼体之术更是彻底失传,无人可得。
  巨子剑中传来的各种墨家上古秘闻,让李青云有苦难言,心情惆怅。
  这个因果惹大发了,直接牵扯到了当今天道,代代墨家巨子虽然个个惊才绝艳,却都喜欢作死,逆天而行。
  墨家逆天而行的理念和李青云低调修仙的准则彻底背道而驰,他打定主意一定要想个法子摆脱这个墨家巨子身份,继续当自己的低调修仙者就好。
  李青云尝试着将赵绮罗双手摆出一副接剑的姿势,将巨子剑重现放回赵绮罗手中,可是灵海之上的巨子剑虚影却还是存在,并未消散。
  “果然,没有这么简单的啊!”哀叹一声的李青云看着赵绮罗恬静的睡姿,心中一阵懊悔,自己怎么就这么管不住手呢。
  赵绮罗此刻嘴角带笑,安详恬静地睡着,哪里有半分被螟蛉妖气侵蚀的异状。有巨子剑护体的赵绮罗,根本不需要自己以身犯险。
  一切完全就是巨子剑中的墨家前前任巨子,那个矮小老头故意的,逼迫自己情急之下展露混沌灵根对敌,最终卷入了墨家巨子和天道之间的对抗。
  翌日清晨,赵绮罗这才悠悠醒来,鼻尖微动,嗅到了一股淡淡的肉香,顺着香气一路寻来。
  李青云蹲在洞口,串着两只烤鸡不断翻滚着,金黄色的油脂滴落在柴火上,迸发出道道火星。
  李青云又从腰间取出一个瓶罐,均匀地涂抹在烤鸡身上,浓郁的肉香扑面而来,让人垂涎欲滴。
  走上前去,赵绮罗却是气得七窍生烟,那串着两只烤鸡的不是别的,正是墨家巨子的象征,巨子剑。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