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螟蛉之妖(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看着地上的赵绮罗,刘樵嘴角还是挂上一副淫笑,搓着手就要去扒拉赵绮罗的广袖仙裙。
  “嘿嘿,过过手瘾倒也是无妨的。”刘樵的步子刚刚迈出一步,突然感到一股巨大的恐惧在心底蔓延开来,让他不敢轻举妄动。
  “你!该!死!”
  背后李青云的声音仿佛从九幽之地传来,让刘樵只觉得背脊发凉,遍体生寒。艰难地转过身来,只看到一道青光转瞬即逝。
  胸口顿遭重击,胸骨顷刻间碎裂,碎裂的骨头狠狠刺入脏腑,一口碧绿色的血液从喉间喷涌而出。
  刘樵收拢起淫邪的心思,不敢大意,手中的干草叉上升腾起一股漆黑如墨的烟雾,将这股催发出来的黑气吞噬一空后,刘樵原本凹陷下去的胸骨再次生长了出来。
  一击即中,立刻远遁的李青云不断在自己手中贴着符箓,瞧见刘樵修补伤势的手段,也觉得颇为棘手。
  如今自己修为尚未完全恢复,道莲还在重新生长之中,灵湖灵液也才刚刚凝聚出来,所能施展的道法神通极为有限。
  李青云先前为了达到最大程度的破坏力,在第一波偷袭刘樵时就掏空了自己灵魂大半的灵液。如今剩下的灵液只能够自己施展三次道法。
  如果三招之内,不能将刘樵毙命,那么陷入灵力枯竭的李青云将再无还手之力,只能如粘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刘樵将黑气吞入体内,修复好重伤的身体后,并没有立刻再攻向李青云,反而颇为好奇地问道:“好小子,怪我看走眼了,没想到你竟然能在我眼皮底下隐藏修为。”
  李青云却不回话,手中一道起爆符径直洒向刘樵,刘樵正要催动法力抵抗,起爆符砰地一声在半空中炸开,掀起一阵烟雾。
  待得烟雾散去,李青云却已经没了踪迹。心中警惕的刘樵将手中的干草叉竖立起来,一阵又一阵的黑气再次冒出,钻入刘樵体内。
  李青云趁着起爆符在半空中炸开的烟雾躲到了一颗大树身后,盯着刘樵的变化。
  在黑气入体后,一道散发着妖邪气息的黑色纹路自刘樵脚底一路攀升到额头,刘樵整个躯体开始发生蜕变。
  先是背肋出生出两个血红色的肉翅,上面无数的肉块不断蠕动,接着一根根锋利的尖刃刺穿皮肤,覆盖满了周身。
  最后刘樵整个头颅爆炸开来,从脖子处长出一个螟蛉飞蛾的巨大脑袋,两双碧绿色的眸子散着妖冶,四处打量起来。
  “嘿嘿,找到你了。”一束碧绿色的光芒在空中飞速凝聚成型,朝着李青云所在地直射而来。
  殷红的鲜血沿着手臂不断淌下,将李青云所处的地面顷刻染红。刘樵眼中的绿光已经击穿了李青云的左臂。
  捂着左臂伤口的李青云不再躲避,从倒下的大树下显露出来,额头因为左臂剧烈的疼痛生出密密麻麻的冷汗。
  “还能活下来?那就让你见识一下螟蛉妖族的血脉神通!。”刘樵看见刚才的攻击卓有成效,心中更是狂妄。
  背后的肉翅煽动起来,浑身上下的尖刺纷纷破体而出,悬于半空之中,蓄势待发。
  借着肉翅的煽动之下,刘樵已经攀升离地,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李青云恶狠狠道:“这次看你往哪躲!”
  “青莲护体,凝!”
  一道青色的光幕倾泻而下,光幕上若隐若现的莲影将李青云身形遮盖,看不清楚具体动作。
  “雕虫小技,还敢班门弄斧!”伴随着刘樵的嘲讽,无数的尖刺纷纷蜂涌般刺向光幕,发出金铁交加的声响,在整个山地内回荡。
  突然,李青云所在光幕陡然加速,在刘樵尚未落地之时,掠过他的身下,将地上的干草叉抢走。
  李青云撑起光幕,单手将刘樵的干草叉拿在手中,仔细端详,发现在干草叉手柄处有个碧绿色眼珠在不断滚动。
  刘樵见得干草叉被夺,心中大骇,收了血脉神通嚎叫着杀来,李青云看也不看,指间燃起散发着高温的青色火焰刺向了碧绿眼珠。
  在李青云混沌灵根催发的青木焰下,碧绿眼珠瞬间化为了一块焦炭,自焦炭之上无数的女子残魂纷纷现身,对着李青云摇身一拜后,轮回而去。
  刘樵这个螟蛉老妖竟然将被它残害的女修魂魄禁锢在自己的本命魂珠内,每天吸取她们的魂魄之力壮大自身,当真歹毒之极。
  “你敢毁我本命灵魂,坏我仙途!我要你生生世世,永受汲魂之苦!”刘樵本命魂珠化作焦炭,未来再无晋升可能!
  “青莲剑气,斩!”
  李青云灵海灵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再次消散下去,灵海道莲微微晃动之间,一抹青莲剑气在李青云身后凝聚出一个道莲虚影。
  “混沌青天一株莲!怎么可能!你是混沌灵......”话未说完,寒芒乍现,刘樵只觉得眼前青芒一闪,自己的螟蛉头颅飞天而起,重重落在地上,失去意识,再无半点生机。
  看见刘樵的妖躯头身分离,李青云仍不放心,趁着青莲虚影还未消散之际,从自己兜里取出了挫骨扬灰水,均匀地洒在了妖躯的头颅和躯干上。
  在挫骨扬灰水的作用下,螟蛉妖刘樵的妖躯渐渐消融,最终化为了一道纯净的白烟散入了茫茫天地间。
  虽然仅仅只用了三招就将刘樵击杀,但中间一旦出了半点差错,被刘樵察觉出来,自己今晚大抵是逃不过一个死字了。
  他先是故意让刘樵击中自己,用负伤的代价降低了刘樵的警惕性,然后趁着刘樵自大狂妄发动血脉神通时,催动青莲护体遮蔽自己身影行踪,让刘樵看不清自己的动向。
  借助先前在腿上贴上的轻灵符,趁着刘樵发动血脉神通悬空之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取了可以让刘樵修补伤势的干草叉。
  由混沌灵根诞生的青木焰对于妖邪之物,具备极强的净化焚毁效果,本命魂珠毁灭情况下,刘樵必然会彻底丧尸理智,难以察觉李青云酝酿的青莲剑气。
  最后还特意显化了自己的混沌青天一株莲的特殊异象,让刘樵心神慌乱之际,青莲剑气瞬间斩落,将他头首分离。
  李青云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灵气在这一战之中再次消耗一空,整个人呈大字型躺在了地上,连动一动手指都显得尤为艰难。
  被先前螟蛉气入体的赵绮罗却悠悠醒来,毫发无伤,丝毫没有被螟蛉气侵蚀。
  锵地一声,赵绮罗将随身携带的长剑拔了出来,此刻的长剑锋芒毕露,剑身上刻画着无数玄妙的符文,一股滔天的恨意自剑刃出传出。
  此时的赵绮罗满脸阴沉,黛眉紧蹙,剑锋指向了躺在了地上的李青云。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