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奇怪的女子(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拦路之人因为蒙着脸,看不清真实面目,手里拿着一柄未开刃的长剑,双手还有轻微的颤抖。
  李青云掏了掏口袋,双手一摊又将自己的行囊打开,除了换洗的衣物外,别无他物。
  拦路贼也没想到自己第一次就出师不利,心情郁闷至极,又不甘心地望了望行囊,仔细打量一番后,心里有了决断,将剑插在地上说道:“既然没钱没吃的,那就替我打工吧!”
  “???打工?”
  “没错!就是打工。以后你就跟我赵绮罗混吧,我罩着你。”拦路贼顺势取下了自己面罩,竟然是个貌美如花的女子。
  说罢也不管李青云反不反对,将自己的剑鞘递给了李青云道:“替大姐收剑。”
  李青云手里拿着剑鞘愣住了,转身遥望了一眼墨城的方向,摇了摇头,既然决定出来了,那就不因有太多牵挂了。
  根据他的探测,赵绮罗也是一名修仙者,不过等级很低很低,刚刚踏入纳气期,以自己目前掉落到凝体期的修为倒也不担心受到什么暗算。
  不过行事一向谨慎低调的李青云还是默默在赵绮罗的剑柄上暗暗设下了一道禁制,若是真有什么不轨之心,这道禁制也足以让自己顺利脱身。
  如果并无什么暗算,自己也可以趁此机会找个落脚的去处,不至于到了深夜只能天当铺盖地当床的睡去。
  “愣着干什么啊,赶快跟上啊,怎么当小弟的?”伴随着赵绮罗的催促声,李青云将剑背在身后,快步跟了上去。
  “对了,你是从哪里里出来的吧,你叫什么名字?”赵绮罗转过头去问道。
  “我叫林封,墨城遭妖物袭击,我是连夜逃出来的。”没有丝毫犹豫,李青云便决定将林封的名字加在自己头上。
  “那你运气真好,竟然碰到了我这个女仙子,偷偷告诉你我会法术哦。”二人恰好来到了避光处,四周昏暗无光。赵绮罗指间燃起一缕细弱的微光,洋洋得意的望向李青云。
  嗯,纳气期最基础的烛光术,威力为零的同时观赏性同样为零。
  不过当下李青云自是赞不绝口,装出一副惊讶的表情道:“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仙术,你真是女仙子啊!小弟我真是三生有幸。”
  赵绮罗带着李青云一路走到半山腰,终于停下了脚步,她左手在山体一块凸起的岩石上按了下去。
  李青云敏锐地察觉到整个空间出现了熟悉的波动,是须弥纳芥子的神通!
  还没等李青云从惊讶中反应过来,赵绮罗就拉着她冲进了岩石内暗藏的空间,整个空间布置和李青云后院假山中的一模一样。
  “当当当,这就是我们的老巢了。今天起,我们就落草为寇,我是山大王,你是山二王。”赵绮罗向李青云炫耀着,满脸写着一副快夸我的表情。
  “这个地方,大姐头你是怎么进来的?”心中装满疑惑的李青云不由问道。
  “什么怎么进来的,我是沉睡的仙子,今天刚刚从这里醒过来,之前的记忆我都不记得了。后来肚子实在饿得慌,想找个人讨点吃的,这不就遇到你了吗?”赵绮罗略带委屈道。
  李青云紧紧盯着赵绮罗,看得赵绮罗一阵发毛,紧了紧自己的衣角道:“你不会对大姐头有什么奇怪的想法吧?”
  李青云思考良久,终究放弃了启动禁制的想法,他始终没发现赵绮罗撒谎的嫌疑,而且目前也没有对自己展露恶意。
  “我有未婚妻的,大姐头,你放心吧。”李青云保持和赵绮罗之间的安全距离,感应起自己体内的道莲情况。
  “那就好,那就好,你先在老巢守着,大姐头去找找有什么吃的。”赵绮罗拍了拍胸口,放心地离开了,对于李青云有一股自然而然的绝对信任感。
  此时李青云整个灵湖之中没有丝毫灵力,道莲枯萎的状况愈发严重,只剩莲蓬的连根都开始变得枯黄起来,毫无生气。
  确认赵绮罗的确离开洞府后,混沌灵根激发,磅礴的天地灵气在李青云头上形成一个漩涡,源源不断地向李青云体内灌输灵力。
  灵气凝聚成液,一滴一滴不断滴入灵湖之中,原本显得枯萎坏死的道莲再次变得青绿起来,灵湖也逐渐晶莹剔透,有了水泽。
  为了不被发现自己的混沌灵根,李青云不得不离开墨城,避免苍松派的探查,对于苦松子他始终难以彻底信任。
  借着镇杀魅妖的原因,自废灵海道莲,再加上将苏媚儿推了出去吸引了苦松子的目光,李青云才得以脱身。
  保持低调,甘做废人才是修仙立身之本啊!感受着道莲不断恢复的情况,李青云又趁着赵绮罗不在,在整个洞府布下了隐藏杀阵。
  若是赵绮罗当真是这个洞府的主人,谁知道会不会突然爆种恢复记忆修为,一巴掌将自己拍死,这一切都是为了以备后患。
  毕竟自己可是已经闯了她两次洞府内,这在修仙界内可是大忌。
  “小弟,你肚子饿不饿?”回来的赵绮罗摸了摸空瘪的肚子眼巴巴地望着李青云。
  “我出城前吃过了,暂时还没有饥饿感,多谢大姐头关心了。”
  赵绮罗气不打一处来,将一旁的剑拿在手里指着李青云道:“你脑子不太好使啊,大姐头我肚子饿了,快去给我弄点吃的去。”
  李青云差点就要催发禁制,听得赵绮罗的话这才反应过来并不是想要对自己动手,将灵湖之上呼之欲出的青莲剑气收了回去。
  “懂了,懂了。大姐头莫急,我看这山里林木葱郁,其中定有野兔野果之类的。大姐头稍等片刻,小弟我去去就回。”
  言罢,就要往洞府外走去,结果赵绮罗又跟了上来道:“我不是过来看你怎么捉兔子的。我就是看你会不会偷懒。”
  出了洞府,李青云紧绷的心神也逐渐放了下来,望向四周,谛听术催动,方圆百米之内的响动都逃不过他的耳朵。
  “在东边,快走!”谛听术之下,李青云探查到了一阵悉悉碎碎的声音:“不是野兔便是野鸡。”
  东边,一个糙汉子扒拉开浓密的草丛,脱下裤子欲行方便,便看见的一男一女一脸兴奋地朝着自己狂奔而来。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