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混沌青天一株莲(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场地中央的魂灵珠在吞噬孙成血肉之后,不断颤抖,随即一双眼睛猛然浮现在血红色的球体之上。
  一双腥红的眸子贪婪地望向墨城年青一辈,但在触及李青云目光瞬间有着一缕不可察觉的胆怯。
  “这是怎么回事?四大家族族长何在?”
  “邪物啊!这是邪物啊!我们得赶紧禀告苍松派,让人前来捉拿啊。”
  惊慌的众人慌不择路之下有人不小心跌倒在地,魂灵珠大嘴一张一合之间,便将其吞入腹中,旋即长出了一个硕大的鼻梁。
  此刻台上的四大家族族长早已不见了踪影,李青云催动混沌灵根感应之下也没有发现半点痕迹,心下警惕起来。
  伸手摸向藏在腰间的剑鞘,背靠着墙壁警惕地看着四周,提防着四大家族族长的偷袭。
  “啊!族长你......”人群中不断传来惨叫声,随后惨死之人被纷纷投到魂灵珠面前,喂食这个邪祟之物。
  “李青云救我,救我!青云大哥,救我啊!”林封的声音在场地内响起,此时他正苦苦支撑着亲生父亲的偷袭。
  李青云的目光漠然地扫过去,看了一眼,并未动身,只是无奈摇头。如今局势未明,还有三大族长未曾现身,在没清楚是否还有其他后手的情况下,他断然不会贸然出手相助。
  林家家主林汉然原本还有些担忧李青云会出手相救,扰乱自己,见得李青云仍然一脸戒备并未出手,手中力道加大,面目愈发狰狞起来,状如妖魔。
  “我的好儿子,你本就是我所生养,今天就将一身血肉还给爹爹吧。”
  嘎嘣的崩碎声响起,林封撑起的防护罩逐渐破裂,苦苦哀求着:“爹!你醒醒啊,我是你孩儿林封啊!爹!”
  林汉然头顶发丝根根竖立,手中力道不减反增,五指成爪已经深深剜进了林封的臂膀之内,扯出一蓬的血雾。
  “好儿子,好儿子!快让爹吃了你。”在亲身骨肉的血雾刺激之下,林汉然更加疯狂,浑身血肉却形如枯槁,瞬间干瘪下去,仿佛披着人皮的骷髅。
  看见眼前父子相残的人间惨剧,李青云眉头紧蹙,手中剑鞘蠢蠢欲动,目光紧紧锁定住了林汉然。
  林汉然十指如钩,直刺林封胸膛而去。林封避无可避,嘶吼着:“爹!我是你儿啊!”
  金铁相交之声响起,一抹青影瞬息而至,一柄剑鞘横隔在林汉然十指和林封的胸口之间。
  李青云将林封拦在身后,周身气劲迸发,磅礴的灵力催发开来,林汉然猝不及防之下一个踉跄跌倒出去。
  回头看了一眼心死如灰,浑身颤抖的林封,李青云并未多言,紧握剑鞘,遥指林汉然。
  李青云自嘲地笑了笑,自以为对亲情早已没了奢望,可是眼见林家父子相残的景象,终究还是没能忍住,悍然出手救下了林封。
  他不是为了救下林封,而是为了守护心中对于人性亲情的残留的一缕幻想罢了。
  四周其他地方的惨叫声渐渐消散下去,在神出鬼没的四大家主手中,墨城年轻一辈几乎毫无反抗之力,只有李青云所在之处尚有几名世家子弟苟延残喘。
  “嘿嘿嘿嘿!想不到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还能有个凝体期的修士。”
  “是啊,要不是我们花了十年蛊惑四大家族族长,夺了它们肉身,今日恐怕还真要阴沟里翻船了。”
  伴随着阵阵奸笑,四大家族族长的身影聚拢在魂灵珠前,看向李青云的眼中流露出巨大的贪婪欲望。
  林汉然出声提醒道:“小心些,这小子手里的剑鞘有些门道,恐怕不是普通的凝体期修士。”
  听得四大家主的谈话,李青云心中的暴怒冲天而起,灵湖之上的道莲散发的光华愈发浓烈起来。
  剑鞘之上一缕青芒缭绕,指向李天烈道:“你把我爹怎么了?”一字一句,咬牙切齿,嘴角溢出一丝鲜血顺着嘴角淌下。
  “好儿子,你爹我就在这里啊!还不快快过来跪拜。”李天烈看见李青云嘴角流血,更是猖狂无度,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你爹就因为我说能治好你的废灵根,被我占了肉身,意志全无。哈哈!愚蠢至极!”
  “我的好儿子,这十几年你是不是对我恨之入骨啊?可以你如今重伤之躯,又能奈我如何呢?”
  “畜生!死!!”李青云脚踏七星,在轻灵术的加持之下,身法如同鬼魅,让人看不清具体方位。
  噗!李天烈来不及反应,胸口如遭重击,整个人被剑鞘轰飞出去,吐出一口青色的血液。
  其余三人眼见李天烈瞬间被击倒,心中大骇,看这狂暴无匹的气势,颤抖出声道:“你根本没有受伤,你是灵启期?!”
  李青云不再去看早已昏厥过去的李天烈,转身剑鞘指向三人,周身青光大盛,灵启期修为毫无保留地释放开来,搅动开墨城上空漫天的乌云。
  李青云上空浮现一株巨大的青莲,接天蔽日,仿佛扎根于茫茫天地之间,正是混沌青天一株莲的异象。
  青莲之上一道道混沌蒙蒙的青光将魅妖笼罩住,让他们动弹不能,一股源自远古的恐惧在他们心底蔓延开来。
  “你们原来是魅妖一族!苏媚儿被你们藏于何处?”李青云厉声问道。
  其余三人畏畏缩缩地靠拢在早已昏迷的李天烈旁,指了指不远处的柴房道:“苏媚儿在柴房之中,毫发无伤。”
  在混沌青天一株莲的异象压制下,魅妖感受到了生命层次上的狠狠压制,如果不能突破到灵启期,他们定然凶多吉少,四人狠下心望向了初具人形的魂灵珠。
  神识延展探查之下,确认苏媚儿只是昏厥过去,身体并无大碍后,李青云来到柴房将苏媚儿抱了出来。
  魅妖眼见李青云前往柴房,瞬间起身拉着李天烈一起跳入了血红色的魂灵珠中,魂灵珠中开始上下左右分别出现四大家主的面孔,狰狞地看向抱着苏媚儿走出柴房的李青云。
  “终究是毛头小子罢了,先前被你欺骗,误判了你的修为,让你有机可乘。如今我们融入千血魂灵珠之内,修为直追灵启期高层,你能如何?”
  李青云紧紧将苏媚儿小心翼翼放在地上,默不作声,紧紧盯着魂灵珠上李天烈的脸良久。背后青莲莲叶依次绽放开来,缓缓走向了魂灵珠道:“我父肉身还之,容尔等转生。否之,天地不存!”
  魂灵珠上四张面孔齐齐放声大笑,伸出无数血红色触手直刺李青云而来。
  “投入魂灵珠之人,肉体顷刻消融,哪里还有什么肉身?真是痴心妄想,我们这就送你下去就是。”
  听得魂灵珠内的魅妖此言,李青云闭上双眼,剑鞘隐隐发光,源源不断的混沌之气不断从头顶的青莲中泄下,将漫天的血色触手斩成碎断,半空之中好似下起了一场恐怖的血雨。
  沐浴血雨的李青云将剑鞘横放胸前,右手缓缓向右拔推,青莲莲心之中一柄长剑缓缓飞出落在手中,发出剑鸣之声,仿若龙吟。
  “青莲剑下,万物归虚。斩!”
  魂灵珠内的魅妖惊恐万分,本以为吞下小小墨城轻而易举,可却被突然冒出来的墨城废物一而再,再而三打乱计划,甚至陷入身死魂灭的凄惨收场。
  魂灵珠飞速转动,李天烈的模样浮现在上,面色慈祥温和望着李青云道:“云儿,你当真要杀了为父吗?”
  李青云半空横劈而下的青莲剑突然停滞半空,难以寸进,看向魂灵珠那张熟悉的面孔,双目失神,竟然想要投身进入魂灵珠内。
  “对对对,来爹身边来。快来吧,我的好云儿,让爹好好看看你。”
  突然整个魂灵珠震动起来,魂灵珠上李天烈的面容扭曲到了极致惊恐出声道:“残念未散!不好!”
  就在李青云即将投身跳入魂灵珠张开的血盆大口之中,整个魂灵珠猛然后撤而去,让李青云摔倒在地,神志恢复过来。
  “云儿,快杀了我!我压制不了多久。”魂灵珠上的李天烈开口道,同时束缚住所有蠢蠢欲动的血色触手,坐以待毙。
  在李青云生死存亡之际,李天烈的残念竟然苏醒,死死压制住了魅妖!
  李青云拿着青莲剑的双手微微颤抖,难以刺出致命一击,望着魂灵珠上的李天烈嘶喊着:“爹!我可以救你的,我可以救你的。”
  噗呲一声响起,血柱冲天而起,魂灵珠竟然主动撞了上来,在九幽之剑刺击之下,魅妖瞬间魂飞湮灭,成为虚无,整个魂灵珠应声碎裂开来,化作无数血色颗粒滚落在地上。
  “不要!不要!”李青云跪坐在地上不断去抓取四散滚动的魂灵珠颗粒,望着手中的满满一捧的魂灵珠颗粒,一滴接着一滴晶莹的泪珠滴落下来。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