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奇云宗掌门(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李响和楚江开飞速前进,一路上有些尴尬。“怎么样,饿没饿?想不想吃肥美的鱼肉?”
  楚江开摇了摇小寸头,还是丹药好吃,吃什么鱼头啊,这才两天自,己就从筑基初期给吃成了筑基巅峰,哈哈。“咱们还是继续赶路吧,我不饿”眼睛下意识瞥了暼李响放丹药的部位。
  连忙捂住口袋,李响夸张地后退了两步“不要啊,真的不行了,再吃,我就一点儿都不剩了。拜托,给我留点儿养老钱吧。”装起可怜“你看看我容易么,辛辛苦苦就一跑腿儿的,看着很风光,其实薪水也没多少。这些丹药是我辛辛苦苦积攒的心血啊。”然后笑着对楚江开说“你吃这么多丹药,可是会有丹毒的,对身体不好。若是坏了这经脉全通的体质就得不偿失了,你说对不?”
  楚江开双手背后扬着小脸儿,少年老成“李伯伯,你这么说是拿我当外人喽。亏我还对你这么亲,哎,看来是我错付了。以后到了奇云宗啊,咱们就一拍两散吧”故作伤心装,用小手揉了揉太阳穴,轻轻叹气。
  “哎别呀,我这也是为你好,真不是舍不得丹药。主要问题还是这丹毒啊,吃多了会有麻烦的,我这是关心贤侄,哪儿可能是当外人呢。”李响摸了摸楚江开的寸头“你说是不是?”
  “哦这样啊,既然伯伯都这么说了,那我也不能勉强不是。伯伯为我好的一片心意我领了”楚江开见李响神色缓和,不似刚刚那般紧张,又随口说了句“只是啊,谁对我好,谁对我不好,我都会牢牢地记在心里的。”一个眼神看得李响心里发怵。我的意思你明白吧。
  李响心里一惊,这踏马就跟赌博一样,都已经投入那么多了,若是没有回报岂不是白花那么多丹药……若是继续投入的话又肉疼…看开点儿看开点儿,日后地位提升能够获取更多,一定可以获取更多的,李响一直这么给自己做心理建设。
  狠了狠心,又掏出十几枚丹药,放到了楚江开手里“王免贤侄啊,你可要多吃几天…我要去抓条鱼吃了。”老子如今只能吃鱼来补充体力,谁叫丹药大幅度缩水了都……
  楚江开咧嘴一笑“谢谢李伯伯,放心吧,伯伯对我这么好,王免一定铭记在心。”像吃糖豆一般扔进了嘴里,嘎嘣嘎嘣地嚼了起来,一边吃还一边点评“哎呦,这个很脆哦…”
  李响的心都在颤抖啊,一边生啃着鱼一边纳闷儿,全脉贯通的体质真的神奇啊,吃这么多药一点儿副作用都没有。这样的话,那成长速度岂不是比逆天还恐怖?想到这里,心好像也没那么疼了,投资,就当投资,就像种庄稼一样,时机到了,会有自己丰收的时候。
  一边吃着丹药,楚江开一边暗笑。呵呵,想利用我来捞好处,不让你破费点儿岂不是显得老子很廉价。这个人嘛,总得来说还是不错,日后是可以帮一帮的。李响也算通过了楚江开的考验。
  李响啃着鱼,心中计算着,还有五天,再忍五天就到奇云宗了,五天以后就让这个小家伙去祸祸掌门吧。有了盼头,心里也轻松了不少。
  分割线------
  奇云宗风景秀丽,高高一处山峰直插云端,山峰之巅是掌门独殿,半山腰初是内门弟子的修炼之地,二掌门殿与内门之间是庞家和谢家两家族的居所,一人之下。
  此时的两大家族族长,一个粗鲁,一个猥琐,粗鲁的汉子庞石正招呼着猥琐的谢群。正在火急火了地向着掌门殿赶去。
  “内门两位族长前来求见,掌门是否准允?”侍女柔声柔气地询问着。
  端坐床上的莫云掌门,是一位贵气异常的美女,穿着紫色的外衣外袍。深夜也没有休息,还在调息修炼。“叫他们等一等吧”声音悦耳自带威严。
  “你一个下人也敢拦我?”拨开侍女,两人推门而入,直接随意地拱了拱手,便自顾自地坐到了椅子上。
  五大三粗的庞石声如洪钟,跷着腿仿佛在训问下人“掌门为何突然改变收徒规则,还暗中派出密史,也不和我们商量商量。”显然带着怒火。
  本掌门收谁为徒也要你们指手画脚?!管得也太宽了吧。然而还是保持着掌门的威仪“本座收徒的私事,不劳两位操心。今日这气势汹汹,是来向本座问罪的不成?两位家主深夜来我闺房,恐怕不太合适吧”莫云缓缓收功,轻轻吐了口气“两位有事,还是明日去大殿商讨吧。本座修炼辛苦,也有些乏了。”
  “大家都这个境界了,也别那么假惺惺地遵守那些俗礼”坐在椅子上,庞石粗鲁地拍了拍鞋底的灰,散落一地。“我们师兄弟都是急性子,等不到明天。”
  坐在一旁瘦如骷髅的谢群,猥琐的眼睛时不时色眯眯地盯着掌门的胸口,就差流出口水了。“莫云师妹,我们就直说了,你给我们解释解释改变收徒规则是什么意思?这不是打我们师兄弟的脸么,叫我与庞师兄面子往哪儿放啊。好歹如今我们也是一族之长”
  掌门莫云缓缓起身拖着紫袍,背对二人。“父亲他当年收你二人为徒,多年悉心教养无微不至,若是他老人家看到你们如今这般模样,不知会如何伤心呢。”
  庞石撇了撇嘴一拍桌子“哎呀,人死都死了还说那做甚么?我们有心就多给他烧两柱香好了。还要怎样?”冷哼了一声“师傅他本应该将掌门之位传于我师兄弟两人的,却传给了你个不称职的女娃娃,哼,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语气之间的怨气毫不掩饰。
  “放肆!本座继承父亲衣钵执掌奇云宗,天经地义。如今五阁太平,四军安稳,何来不称之说。再说,我的境界也是大乘之境,配得上一宗之主。”莫云一挥厚重紫袍,威严霸气。虽是女子,却也气冲斗牛。
  “就算你是大乘期,也不过是个初期。别以为自己境界更高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庞石悠然地敲了敲桌子“实力雄厚的强者,能够越阶杀人的也不少…就比如我们俩的双狼连星阵……”看似随意,实则在以生命相威胁。
  今天他们兄弟二人是铁了心不见利益不撒口,早就觊觎师傅留下的遗产了,不咬下一块肉绝不离去。
  谢群轻咳两声“这样吧,师妹你改个掌门令,撤回收徒的消息。我们二人也不为难你。可若是不收回,那我们今天就不走了。”猥琐的表情上还带着一丝无赖。
  这踏马还不为难啊!?看来这两人是又要来搜刮父亲的遗产……莫云用修养忍着自己的怒火。
  轻轻叹了口气“我一个小女子,其实有时候夜深人静也是孤独无助,谁又不想有个依靠无忧无虑地安心度日呢。只是父亲临终前嘱托我一定要守护好奇云宗的地盘,如今世界纷争不断,奇云宗强敌环伺。我又哪儿敢有一丝一毫的放松。这也就罢了,如今我为了稳定五阁人心破例收徒,师兄两个又合起伙来欺负我……”瞬间娇滴滴惹人怜爱。
  谢群本就垂涎莫云的美色,见她都快落泪了,终于忍不住“云儿,其实……哎呀这。我们也不是欺负你,只是事发突然心里过不去嘛。你说这种事儿提前跟我们招呼一声也行啊……不过既然事已至此,撤回掌门令也不行了,可总得给我们些补偿吧。不然岂不是白白丢了面子吃了亏,好冤哦”
  莫云微微擦了擦眼角“你们不来也罢,原本就打算明天要给你们的。既然来都来了,索性直接说了吧。我父亲在之前就给你们留下了许多丹药,毕竟都是他的徒弟,怎么会不关爱呢。”挥手而出两个包裹“你们自己去看吧”疲累地揉了揉鼻根。用这些丹药先打发了他们。
  一见这么大包裹的丹药,庞石眼神都亮了,连忙捧在手里“啊这…哎呦,呵呵呵呵呵…师傅他还惦记着我们…真是令人感动”
  “这么大的包裹得多少丹药啊…”谢群也禁不住咽了咽口水。“师傅啊,您老人家大恩大德我们…可怎么报偿啊…”装模作样地抽泣了两下。
  这里面的丹药起码得有几万颗吧,拿到这么多的好处,两人心满意足地缓缓退去“师妹你好好休息,我们就不打扰了”
  莫云咬着牙看着两人离开,眼中露出浓浓的恨意,这两个家伙不仅不遵照父亲的遗嘱辅佐我,反而变本加厉地培植势力时不时地以下犯上…忘恩负义。竟然还要娶我为妾……你们等着,等我破了你们的双狼连星阵,有你们好受的!
  霸气地回到床上,开始服药继续修炼,一呼一吸之间药力不断炼化,变为精纯灵气输送到奇经八脉…然而不多久便头冒冷汗,哇地吐出鲜血…晕倒过去。口中不断喃喃癔语“爹…爹…你回来啦……爹!!”眼角划过一道晶莹的流星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