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四章 诡辩(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逍遥门,天虚殿。
  “师尊您一定要为徒儿做主,此次炎树是想与六空派重修旧好,所以特意带着钱粮相交,您也知道冬天六空谷那个地方可是缺衣少粮。可是没有想到却遇到了扈力钦的未婚妻子开启魔阵一事,才会造成那么多的损伤,这「冰凌玉雪魔阵」如若没有得到魔教之人指点,怎么可能轻易设阵,况且梵音宫、太乙宫、北冥宫等弟子都亲眼所见,慕容秋水手捧九泉封妖印开启魔阵的模样,那九泉封妖印明明是九幽冥王的宝物,怎会落入六空之人手中,这大家都知道,扈力钦拜唐义林为师,我炎易师兄想当年可是威震乾坤啊....”郗天肃抓住机会就开始为自己辩驳,生怕别人不信任自己。
  偌大的金殿噤若寒蝉,郗天肃辩驳之语都响起了回声,且听他讥讽道:“炎易师兄勾结净火教,妄图盗取放在我逍遥门内的「九幽伏灵鼎」,大家都知道那鼎内困着净火教教主欧阳御阗的死灵,若将它放出,后果不堪设想。这炎易师兄当年一度是逍遥门下一任掌门人的热门人选之一,他竟然辜负了师尊的期望......”
  “炎树师弟,我唐义林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还要如此造谣诬蔑于我?”唐义林身着一袭黑色连兜袍、头戴面具与唐柯一前一后走入大殿。
  逍遥门二十多年前的风云人物堂而皇之的重登天虚殿,让在场各派俊彦哗然一片,皆揣测此次的传道大会到底是何目的。
  坐在最中央位置白发苍苍、仙风道骨的老道士老目微眯,冷眼旁观众人,一直默不吭声,但直到唐义林的入殿,让老目倏然张开,肃然道:“此事已过了多年,况且炎易已经付出惨痛代价,难道不足以让各派满意吗?炎树你与炎易为师兄弟,二十多年前你还小,休要胡言。”
  道阳真人言语中无不透漏着对唐义林的袒护,不禁让唐义林惊诧万分,暗自动容,仿佛少年时与道阳真人学剑的场景映入脑海。
  “炎易,我们逍遥门里的剑,练得是剑心,有心才有剑,有剑才有法,万法之源离不开一个心字。”二十多年前的道阳真人依旧是仙风道骨,黑白相间的飘逸束发平添了几许仙姿之态,手中一把木剑竟然被随着他的身法时隐时现,亦幻亦真,让人捉摸不透。
  眨眼间,木剑剑尖直抵俊俏蓝衣少年的眉心,剑风荡起少年缕缕青丝,却没有让少年有丝毫畏惧,初生牛犊的少年狡黠一笑,抡起手中木剑,故意迂回缠绕着道阳真人送剑而出的手臂,欺身避不及,木剑斜斜削飞荡起道阳真人的长须。
  三个回合下来,炎易利用道阳真人的轻敌,以欺身之法来化险为夷,还得到绝地反攻的机会,一根黑须不知何时躺在了少年人的掌心,他得意一笑,作揖道:“多谢师尊承让,才能让炎易有了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剑之法。”
  道阳真人后知后觉,怔然一笑,道:“哈哈,你这孩子就是聪明,脑子灵活,很好很好,继续保持。”
  嬉笑舞剑的画面仿如隔世,用二十多年学会无情的唐义林却在弹指间被道阳真人唤醒了一丝久违的师徒之情。
  道阳真人一眼便捕捉到唐义林无意间流露出的恍惚与动容,他的面容越发柔和了许多,一改严肃之色,和颜悦色道:“欢迎各门各派不远千里赶到昆仑山,还有二十年未见的老道师弟紫阳真人,以及徒子徒孙们。长话短说,今日逍遥门有两件大事,一为逍遥门内部的传道大会,二为主持魔阵之祸所带来的影响。”说着他横扫殿内众人,白眉微微蹙起,肃然道:“炎钰,义阳师弟和炎灵何在?”
  一脸为难的炎钰真人正在犹豫该如何开口时,坐在轮椅上的中年男子率先开口道:“禀告师尊,家父年事已高不愿走动,所以缺席此次大会。至于雁麟他因为心爱之人高乔公主的死一蹶不振,不愿理会外界一切事宜,终日待着房内....”
  “徒孙葛胤,得逢麟仙前辈信赖,临走前,麟仙前辈有书信一封让徒孙交于真人。”葛胤听着萧雁裘的答话越觉越不对,当下截口道。
  道阳真人把一双光彩奕奕的眸光投射到这个叫葛胤的海蓝青年身上,缓缓颔首。
  葛胤手持书信上前递给道阳真人,道阳真人一手接过书信,一手冷不防按住葛胤肩胛骨处,有意摸底试探,一层金色光辉渗透着少年的胳臂上。
  倏忽间,道阳真人松开了葛胤的肩头,欣喜万分,频频颔首道:“好,好好,炎钰啊,这孩子根骨之佳、内修
  之基都远胜于秦飞与炎灵,难得难得。”
  道阳真人的那一双目光依旧盯着葛胤打转,仿佛在欣赏一件从天而降的天然宝石,笑道:“哈哈,乾坤之子又要换人,炎丘你若不好好栽培,冷落了人家,为师绝不饶你。”
  萧雁裘见一向严肃的道阳真人如此开怀欣喜,如同孩童一般,让他不由诧异,闻言如蒙敕令,作揖道:“炎丘谨记教诲。”
  道阳真人拆开信件,认真查看萧雁麟所写书信,整个大殿在此刻变得鸦雀无声,只听道阳真人突然喟叹道:“哎.....终究是情劫难渡,也罢,老朽还是以风烛残年之躯再耽误几年吧。”
  这捉摸不透地自言自语,让人听得费解,但是唐义林与萧雁裘等年长之辈却听得明明白白,瞬间松了一口气。
  道阳真人拂袖道:“今日的传道大会已过仙期不如推迟一下,于六年后再择日举行,各位可好?”
  一旁满头紫发的老者捋须道:“一切听从师兄安排,紫阳绝无异议。”说罢他饶有兴致地上下打量着葛胤。
  其余人等皆附和道:“全听真人安排。”
  道阳真人爽然一笑后,立刻语重心长地道:“扈力钦扈掌门,你先祖扈六空师从逍遥门,那六空派也算逍遥门分支,你手持琅琊仙刀,那你定要继承琅琊后人的良好品质。”
  背负琅琊仙刀的蓝灰青年作揖道:“扈力钦自当谨记真人教诲。”
  道阳真人睨了睨他,以说玩笑话的口吻道:“那你可敢以先祖琅琊后人之名发誓,你对魔阵之祸一无所知,否则你会失去你最心爱的那个人。”他竟然一语道穿左下方默然不语的冷艳女子心事,令她娇躯为之一震,刚准备抬首一探究竟时,却被道阳真人戏谑的眼光逮个正着,看来乾坤上下盛传绯闻已然入道阳真人之耳,这不禁让那冷艳女子流露出羞涩之态。
  “师尊你这般处置是否过于草率,一声誓言怎可作数,况且那扈力钦确实亲手杀死我剑尊门的师弟安修和。”身着青衫的中年男子不依不饶道。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