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成功说服孙掌柜(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中午11点半左右
  泉城,东山话剧团附近的一处小饭馆内
  左乐见到了今天的目标,东山话剧团演出队副队长、国家二级演员——鲍小勇。
  “鲍老师,您好。”
  “左导?您好您好。”
  似乎是没想到左乐会这么年轻,鲍小勇脸色有些讶然,但很快反应过来,同左乐握了握手。
  小饭店虽然面积不大,但还是有两个包间,左乐和鲍小勇在老板娘的带领下进了包间,互相推让了一番,然后一人点了两个菜,左乐又让老板娘加了个紫菜蛋花汤。
  酒没要,鲍小勇下午排练,不能喝酒。
  二人来时正是饭点,小饭馆忙得是一塌糊涂,左乐出去催了两次,老板娘才满脸歉意的端来两道菜。
  菜上了,二人开吃,这一动筷子,也就可以说正事了。
  看着夹了一筷子腐竹塞进嘴里的鲍小勇,左乐给自己倒了杯水,脸上带着微笑问道。
  “鲍老师,我听陈哥说,您对剧本有些看法?您是业内老前辈,经验体会比我们这些年轻人丰富,有话不妨直说,我一定洗耳恭听。”
  鲍小勇是陈胖子给左乐推荐的,老戏骨,虽然在影视剧出现的不多,但在话剧届却是响当当的人物,尤其是东山一省,可以算是名列前茅的话剧演员。
  要不是没获得过什么话剧奖项,东山话剧届在全国范围的地位又比不上京城、魔都等地,恐怕鲍小勇早就评上国家一级演员了。
  左乐看过鲍小勇的资料后,就立刻拍板请鲍小勇饰演剧中的“孙掌柜”这一角色。
  然而却不想他看上了人家,鲍小勇却没看上他。
  也不能说没看上,鲍小勇对《地下交通站》的剧本还是挺看好的,但还是有些迟疑,就托陈胖子带话,想和左乐这个导演兼编剧面谈一次。
  这才有了今天小饭馆这么一出。
  ………
  听到了左乐的询问,鲍小勇放下筷子,斟酌了一下道:“左导,我和北白(陈胖子)算是朋友,大家不是外人,我也不和你兜圈子。
  坦白说,剧本没问题,孙掌柜这个角色我很喜欢,片酬待遇方面也合理,但我唯一担忧的是,咱们这个剧风格会不会……太不严肃,毕竟这是抗战题材。”
  左乐听懂了鲍小勇的意思:“您是怕《地下交通站》被批是抗日神剧?”
  “没错。”
  鲍小勇点了点头,有些感慨道:“这几年业内这类抗战神剧越来越多,粗制滥造,风评极差,很多参演的演员很多也因此名声受损。
  左导,我鲍小勇这一辈子,在团里兢兢业业干了这么多年,不说事业上有多大的成就,但名声方面却从来没出过错,《地下交通站》虽然我很喜欢,但是………”
  鲍小勇言尽于此,但意思很明显。
  他是个爱惜羽毛,极其看重声誉的人,不想因为拍抗日神剧,让自己晚节不保,被喜欢自己的观众和老朋友们鄙夷笑话。
  左乐明白了鲍小勇的顾虑,他给鲍小勇添了半杯茶,沉吟了一会,方开口道。
  “鲍老师,可能这么说有些失礼,但我觉得您没看懂《地下交通站》这部剧,或者说您只看到了表面,却没有更深层次的去往下挖掘。
  不过这不怪您,毕竟这只是个剧本,只有台词和故事梗概,太单薄了一些。”
  可能是确实喜欢这个剧本,鲍小勇让左乐的话激起了好奇心:“左导,你是编剧,能不能和我聊一聊这部剧的创作思路?”
  孙掌柜在《地下交通站》戏份很重,一定程度上甚至要超过主角水根。
  鲍小勇演技精湛,体态形象又很符合孙掌柜这个角色,左乐很希望对方答应参演,看到其态度有所松动,赶忙言辞恳切的继续劝说。
  “鲍老师,首先说明,我个人和您一样,是很讨厌那些抗战神剧的。
  什么裤裆藏雷、手榴弹打下飞机、手撕鬼子………这些奇葩剧情不仅侮辱了观众们的智商,也在某种程度上亵渎了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和那些付出了努力和鲜血的先辈们。”
  听到左乐这番自白,鲍小勇看向他的目光明显缓和亲近了许多。
  作为当年发生过惨案的泉城本地人,鲍小勇从小就是听长辈臭骂当年侵略者的种种恶行长大的。
  本质上,鲍小勇还算是个中年愤青,也因此,透露对于那些打着爱国旗号,实际上确是玷污抗战志士的抗战神剧,有着非同一般的厌恶和抵触。
  之前鲍小勇有意拒演《地下交通站》,除了怕声名有损,也有部分反感现在抗日神剧横行,不愿同流合污的原因。
  左乐这一番话,有意或无意的打动了鲍小勇,让他认真听起了左乐接下来的话。
  …………
  “鲍老师,您也看得出来,咱们这部剧是走的情景喜剧的路子,所以以后宣发时,题材上就事先和观众说明,这部剧不是正剧。
  如此就会极大消减观众因为剧中的种种笑点及对反派的丑化,进而给我们打上抗战神剧的标签。
  您放心,我们是东山台里的自制剧,清楚分寸,所以肯定不会在这上面打马虎眼的。”
  鲍小勇出身东山话剧团,也算体制中人,当即闻弦而知雅意。
  在某些事情上,官方电视台可比那些只知道钱的影视公司懂清醒的多,也更懂规矩。
  鲍小勇神情越发柔和,左乐见此接着趁热打铁:“之前我和您说您没看懂地下交通站,其实并不是我在说大话。
  也许您觉得这部剧只是一个包含了谍战的喜剧,但其实却忽略故事背景和人物。
  与类型谍战剧相比,《地下交通站》最出色的一点就是跳出了“精英对精英”的桎梏,把视角主要放在人民群众上面。
  以偏日常和种种细节堆积,展现出全民族抗战的波澜图景,以小见大,军民一心,从这点上,我自信《地下交通站》的主题立意不逊色任何一部抗战精品电视剧。
  至于您所担忧的剧情太过诙谐轻松,我却认为是悲剧外面披着喜剧的外壳罢了,您可以回去翻翻剧本,可以从一些台词上感受何为“国家被侵略”。
  齐老掌柜被刨坟、白翻译全家被害、乃至摊贩被汉奸刁难、鼎香楼客人抱怨、货币贬值,物价不正常飞涨………
  不是我自夸,如果您仔细再看两遍剧本,就能从中察觉喜剧背后的猫腻。
  有此种种,《地下交通站》会不会得到观众们的认可我不知道,但绝对充满了诚意,它不会,我也绝不会让它成为抗战神剧。”
  左乐脸上满是坚定的表明了他的态度。
  作为一个“剧抄公”,左乐无意去辩论自己的道德水准。
  但他既然把《地下交通站》从他的脑中“复制”出来,不管是出于内心的愧疚还是从本身利益出发,他都希望尽可能的还原电视剧原版。
  让这些另一个世界的作品,在自己的世界绽放应有甚至更灿烂的光芒。
  …………
  左乐脸上的坚定让鲍小勇有了一些触动,他郑重的对左乐表示。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