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暴怒的球员!(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海南高中正在进行集训的篮球馆里面,响亮的抱怨声让在场馆内训练的所有队员都不由自主的停下了手中的训练,全部看向了那一个声音来源。
  C组的小林清志是来自于神奈川县国立高中大北高中的球员,身高有182cm的他被高头教练安排在了C组小前锋的位置上面。在C组与D组的练习赛过程中,小林清志也表现出了相当出色的实力。
  这是一个相对内向的球员,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内心的情绪爆发了出来。
  高头教练在这几周的训练里面,所有的训练内容都是关于团队协作的训练科目,以及配合上了大量的体能训练。繁重且枯燥的训练方式让参加集训的小年轻们多少有些抱怨,人都是喜欢新鲜的,对于日复一日的重复练习,能够坚持下来的年轻人可不多。
  而篮球这一项运动更是如此,天赋很重要,但是训练也绝对是辛苦而且乏味的。
  “嘭!”篮球被小林清志使劲砸在了地板上面。
  “这样的训练到底要进行到什么时候!”
  “这种练习会对我们有帮助吗?”
  “为什么我们要在这里浪费时间接受这种训练?”
  小林清志面容狰狞,此时的他体力消耗非常大,情绪也相当不稳定。小林清志环顾一圈四周看向他的球员,最后朝着高头教练大声吼道。
  “受不了高强度的训练,爆发出来了吗?”
  “还是说是因为心理压力太大了?”
  田野看着站在场中央质问高头教练的小林清志,心中想着。
  这样的情景他以前见过,没想到居然在海南这边集训也能够碰到。一般会在训练场上爆发出极端情绪的球员,只有两种情况,第一种就是因为高强度的训练导致的疲劳,疲劳会让人减弱自己对情绪的把控,而为了对抗这种疲劳感,运动员会下意识的对训练产生抵触情绪。
  当年的鱼住,也有过这种情况,只不过鱼住情绪爆发的方向没有针对任何人,而是全部归咎在了自己的身上。
  而第二种情况其实就是心里压力太大的缘故,队员心中如果背负的太多,而现实又让他无法达到的时候,球员的负面情绪就会暴涨。如果三井寿的成长轨迹没有改变的话,会使他性情大变的主因就是心理压力太大的缘故。
  无论小林清志的情况是哪一种,此刻高头教练的心理疏导就非常的重要,搞得不好就会影响这个球员的一生。
  整个场馆安静了下来,所有的人都震惊的看着站在中央的那一刻球员。特别是海南的队员们,他们可从来没有见过有人会当面顶撞高头教练。在这个已经将阶级刻进了骨子里的社会里面,当中顶撞教练已经算的上是一件恶性事件了。
  沉默许久,高头教练才缓缓开口道:
  “小林同学,你要知道,如今你站在这里,代表的可不是你自己而已。”
  “你代表的是你的学校,甚至将来可能会代表我们神奈川县出现在秋之国体的舞台上面,你要想清楚你在做什么!”
  高头教练神情严肃,语气确是非常平缓,似乎没有把小林清志刚才说的话放在心里。但是他额头上面微微鼓起的青筋,可以看得出来他此刻的心情并不平静。
  高头教练语气当中的平静让小林清志微微清醒了一些,但是他的嘴上确是不甘示弱。
  “我说错了吗?”
  “这样的练习到底能够多我们产生什么帮助?”
  “不停地跑位!跑位!”
  “这样的练习能够起到什么用处?对手会按照我们的训练打球吗?他们一但找到了破解我们阵型的方法,我们这些时间的训练不就没用了吗?”
  “与其进行这样的练习,不如让我们锻炼各自的实力!比起跑位,我觉得个体的实力更加的重要!”
  小林清志张开双臂,辩解着。他在他们学校就是一个王牌选手,他们球队的练习不会有这么大强度的跑位练习,这样的成长环境让他觉得个人能力就是全部。
  “你是这么想的吗?”
  “原来在你的眼中,篮球就是一项这么浅薄的运动吗?”高头教练的眼神中充满了失望。
  “个人的能力确实重要,但是对于现阶段的你们来说,没有什么比队友之间的相互磨合更加重要了。”
  “小林同学,你要认清自己的实力,你不是阿牧,也不是四宫田野,凭借你的个人能力,是没有办法帮助球队获胜的。”
  “你唯一在场上的作用,就是充分利用你的体力,进行跑位!不停地进行跑位,为队友还有你自己制造空间!”
  “捡起球,继续训练,这件事情就算完了!”
  高头教练也把音调拔高了起来。他其实可以理解队员的想法,但是作为教练,高头教练也有着自己的骄傲,虽然这个时候他还在给这个叫做小林清志的队员解释,但是在高头教练的心中,这个队员已经被淘汰了。
  顶撞教练的队员,不配在他高头教练的手底下打球!
  “我不服!我要向A、B两组的队员挑战!我不认为以我的实力会处在C组!”
  小林清志听了高头教练的话还是没有安静下来,嚷嚷着要找人斗牛。
  “你要搞清楚!你现在是在海南高中,你要做的就是听从我的训练安排,而不是给我讨价还价!”
  “至于你够不够格晋级,我会根据你的实力给你评估。”
  高头教练有些上火了,他已经给足了年轻队员面子,台阶也已经给出去了,但是这个小林清志确是一点都不给面子。
  “嘛,教练。”
  “既然小林同学觉得自己的实力已经足够强了,那么就让他挑战好了嘛。”
  牧绅一从队伍中间挤身走了出来,站在了高头教练和小林清志的中间对高头教练说道,随后,不等高头教练反应,就转身向小林清志说道:
  “我做你的对手吧,怎么样?你如果觉得你的实力已经足够强大了,那么就让我来验证一下吧。”
  牧绅一那成熟的面庞上面挂着小,整个海南高中也就只有他,敢在高头教练发火的时候站出来说话。
  “牧……”高头教练本想阻拦,但是见到牧绅一都这么讲了也就没说话,他对牧绅一的实力可是充满着信心的。
  “哼!”
  “我自认为实力不输你,但是我要挑战的也不是你!”
  “我要挑战B组的神宗一郎,我认为他的实力不足以留在B组,我一定比他更强!”
  小林清志已经图穷匕现,一开始他其实确实只是情绪上头了而已,但是随着事态的发展,他觉得自己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做一些事情。因此他就把目标放在了目前B组看起来最弱的神宗一郎的身上。
  主要是神宗一郎看起来太好欺负了,面庞清秀,性格柔软,关键是球技也并没有那么突出。小林清志可对自己的实力清楚的很,他怎么可能会挑牧绅一当对手呢,那不是找不自在吗。而且B组其他的队员一个个的实力都非常强劲,柿子还是得挑软的捏不是嘛。
  “不可…………”高头教练刚想要拒绝,就被一道声音打断。
  “我接受!”神宗一郎接受了小林清志的挑战,他不等高头教练讲完,就接过了话茬。
  神宗一郎确实性格柔软,但是不代表他没有脾气,人都已经踩到自己的脸上了,他阿神也是一个热血青年好吗?
  “好吧…………”事已至此,高头教练也已经没有办法了,既然阿神已经接受了,那么也没有办法了。本来他可以用自己的地位强行压下,但是从阿牧跳出来之后,事态的发展就失去了控制。
  ……………………………………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