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谁敢动我的男人?(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此刻,滨海豪华游轮,拍卖会举行的地方,已经汇聚了明济市一大半的上流社会。
  甲板上,宴会已经准备好了,不少商界名流与政界要员,三三两两站在一起,趁着这难得的机会,扩充着人脉,洽谈着生意。
  何超、赵军等人站在甲板上,旁边还有孙绍辉、周若华与司徒影。
  周若华与司徒影两女穿着晚礼服,打扮的非常漂亮,显得身材高挑,气质出众。
  俩女一个清纯中透着魅惑,一个明媚中透着英气,成为人群中,非常靓丽的风景线,吸引了大多数人的目光。
  本来,按照周若华的家庭,也不过堪堪正好够着门槛,勉勉强强能参加这场晚宴。
  不过,司徒影被邀请参加,秦澹雅正抓紧时间复习,她就强拉着周若华陪她一起来了。
  “孙少,你陈飞宇会不会也过来?”赵军疑惑地道。
  听到陈飞宇的名字,周若华与司徒影两女,娇躯齐齐一颤,不同的是,周若华脸颊微微泛红,而司徒影表情就复杂了,挟着着厌恶、委屈、期待等等诸多情绪。
  孙绍辉的腿已经治好了,是花费了重金,从许家购买了生肌续骨的圣药,才能在短短三天内把断腿接续上。
  孙绍辉眼中出现彻骨的仇恨,道:“陈飞宇敢来,我一定要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何超摇头轻笑,道:“孙少,你这个愿望怕是要落空了,陈飞宇只不过是的服务员,以他卑微的身份,根本没可能来这里。”
  “哼,便宜陈飞宇了,不过,用不了多久,我就会让他付出沉重的代价!”孙绍辉狠狠地道。
  何超冷笑道:“那是自然,在明济市,得罪了孙少,还没有一个人能平安无事的。”
  周若华微微皱眉,心里暗暗猜测,难道,孙绍辉已经找了人,打算暗中对付陈飞宇?
  随即,想起陈飞宇的强大,周若华轻蔑之色一闪而过。
  司徒影却是表情复杂,她虽然也想报仇,但却是想通过自己的实力,实打实的打败陈飞宇,但是想起陈飞宇高强的本领,她内心就是一阵泄气。
  突然,李剑锋讶道:“你们快看,那是不是陈飞宇,还是我看错了?”
  周若华和司徒影一惊,众人齐齐看去,只见一名穿着休闲装,脚踩黑色布鞋的少年出现在甲板上,竟然是陈飞宇。
  众人脸上齐齐出现古怪的神色。
  对于周若华来,陈飞宇出现在拍卖会上,她一点都不奇怪,但是陈飞宇的服饰,却硬生生把她逗笑了。
  在这么隆重的场合,穿的这么随意,估计陈飞宇是古往今来独一个了。
  司徒影表情复杂地道:“陈飞宇不是服务员吗?他是怎么进来的?”
  何超轻蔑笑道:“以我看来,肯定是偷偷溜进来蹭饭吃的,这种社会底层的人,一点羞耻心都没有。”
  “白痴!”周若华心里暗暗骂了一句。
  “管他是怎么来的。”孙绍辉惊喜道:“既然敢自投罗网,就绝对不能轻易放过他,走!”
  他大手一挥,带着何超等人向陈飞宇走去,周若华和司徒影对视一眼,也跟着走过去了。
  谢星轩带着陈飞宇来到甲板上后,就第一时间去找谢勇国了,只留下了陈飞宇一个人。
  陈飞宇随意端起一杯鸡尾酒,轻轻酌一口,左右看了下,并没有看到自己希望的那道身影,不由得微微有些失望,只希望这场晚宴早点结束,也好去拍卖场里拍卖药材。
  “啧啧,不是大部分上流社会都会过来吗,大老婆苏映雪好歹也是和谢星轩齐名的明济双姝,她竟然都没过来,我看啊,这谢家迟早药丸。”陈飞宇失望地摇头。
  在周围一众上流社会人士中,他穿着最为平凡,但在这个时候,却也最为特殊,立马就吸引了周围不少人的目光。
  “陈飞宇,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来,我要是不趁机对付你,岂不是对不起我孙疯子的称号?”
  突然,孙绍辉带人走了过来。
  陈飞宇看去,先和周若华对视一眼,随即嘴角出现玩味的笑意,道:“是你啊,你叫什么名字来着?孙……孙zi?”
  “噗嗤”一声,周若华和司徒影忍不住笑起来。
  接着司徒影又觉得自己不应该笑,连忙忍住,憋得脸有些红艳艳。
  “毕竟是个服务员,社会最底层的人物,只会逞口舌之力。”孙绍辉神色立即阴沉下去。
  何超冷笑道:“孙少倒是提醒我了,你只不过是个服务员,怎么可能来这种地方?信不信我叫保安,把你给轰出去?”
  “傻逼!”陈飞宇淡淡嘲讽,道:“脑子是个好东西,可惜,看来你并没有。”
  何超冷笑道:“陈飞宇,别以为自己打架厉害,就敢嚣张了,这里可是谢家举办的拍卖会,汇聚了明济市大部分上流人士,你敢在这里闹事,就是得罪了谢家,到时候,整个明济市都没有你的立足之地。”
  孙绍辉立即得意起来,只要陈飞宇不敢动手,那以他孙疯子的能力,还不是把陈飞宇随意捏弄?
  周若华顿时出现古怪的神色,如果让何超知道陈飞宇和谢星轩交好的事情,他会不会羞愧的想自杀?
  陈飞宇嘴角出现玩味的笑意,接着眼神一凛,猛地反手一巴掌,抽在何超的左脸颊上。
  顿时,“啪”地一声脆响,何超硬生生被抽倒在地上,脸颊顿时红肿起来,甚至连门牙都被打掉了,嘴角流下鲜红的血来。
  “陈飞宇,你竟然敢在这里动手?”孙绍辉惊呆了。
  这里可是谢家的地盘,就算他孙绍辉是孙家的第三顺位继承人,照样不敢在这里动手。
  但是,陈飞宇只不过是个服务员,非但敢偷偷溜上来蹭饭,还敢在这里动手,真TM的是个疯子!
  何超从地上爬起来,眼中露出刻骨的仇恨与屈辱,怒极而笑,道:“好,很好,陈飞宇,你竟然敢在这里动手,你死定了,谢家想弄死你,比碾死一只蚂蚁还简单!”
  司徒影也惊呆了,她虽然恨不得把陈飞宇大卸八块,但是,现在陈飞宇在谢家动手,无形中已经得罪了谢家。
  她内心竟然有些担心陈飞宇,不由得迷茫起来。
  “本草纲目里面有句话,脑残者,无药医也。事实证明,你们已经身患绝症,无可救药了,迟早有一天,你们会被自己蠢死!”陈飞宇淡淡地嘲讽。
  他们这边发生冲突,动静闹的比较大,甲板上的人纷纷看过来,看到陈飞宇敢在这里动手打人后,纷纷露出古怪的神色。
  “陈飞宇,这是你自己找死,怪不得我们了。”孙绍辉冷笑一声,突然大喊,把保安给喊了过来,一指陈飞宇,冷笑道:“他叫陈飞宇,只不过是个的服务员,不但没请柬,偷偷溜进来蹭饭吃,而且被我们发现了,还恼羞成怒当场打人。”
  此言一出,周围上流社会的人,纷纷看向陈飞宇,露出鄙夷轻蔑的神色。
  顿时,谢家五名保安,纷纷把陈飞宇围住,其中一名保安头头,威严地道:“这位先生,孙先生你没有请柬,这件事情可是真的?”
  陈飞宇是谢星轩亲自带进来的,自然没什么请柬,摇头道:“他的不错,我没请柬。”
  周围顿时一片哗然,没有请柬,还敢溜进来蹭饭吃,这无疑于是打谢家的脸了。
  司徒影快意的同时,内心还充满了失望。
  陈飞宇当众夺走了她的初吻,在她内心里,虽然恨陈飞宇,但是也希望陈飞宇是个大英雄,这样她内心也会好受一些。
  但是现在,陈飞宇当众承认自己是个偷偷摸摸的贼。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