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肝胆相照(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宋横江这一拳,固然是姜望想要看到的。
  但也打破了他的幻想。
  即使他是救了宋清芷一命的恩人,在得知了水底魔窟的秘密后,宋横江也不可能放过他。
  一时间竟然陷入死局。
  宋横江打死了庄承乾之后,也会顺便打死他。而庄承乾若能逃脱,一样会攻入内府,将他的神魂本源打破。
  他假装上当,让出身体控制权,躲入内府深处,正是为了以退为进,但现在很可能已经没有进的机会。
  第一内府深处开拓的三千个房间,并不是他的堡垒,而更像是他的坟墓。
  他需要在那一刻来临之前,找到破局的办法。
  在死局里求生,在不可能中寻找可能。
  但……还能怎么办呢?
  体内的庄承乾占尽优势,但对现世中的‘庄承乾’来说,他也需要用尽一切办法,以内府境的修为,从神临境的宋横江手下保住性命。
  所以他大喊道:“大哥,我是承乾!”
  拳止,潮声歇。
  宋横江的拳头,悬停在‘庄承乾’面门,而后缓缓右移,让宋横江浑浊的眼睛,得以与他年轻的眼睛,四目相对。
  ‘庄承乾’扯了扯嘴角,表情苦涩,声音沉重:“大哥,是我。”
  宋横江的表情里,没有太多惊讶。
  事实上他也隐隐有预感。
  这处废弃的水底魔窟,当年正是他和妹妹以及庄承乾一起发现的!
  是他们年少的探险经历之一。
  如果说这世上除了他之外,还有谁知晓这里,他实在也想不出其他人来。
  但他想不通的是,当年庄承乾的死,是他亲眼所见证,绝无虚假。怎么将近两百年后,又能够再次出现?是当年就未死,还是他掌握了什么死而复生的神通?
  “你如何证明?”宋横江问。
  ‘庄承乾’洗去年少的遮掩,满眼沧桑,似乎沉浸在回忆中:“这处水底魔窟,是我们当年一起发现的。婉溪住的里窟,是我同她一起布置的。我出现在这里,本身已经是证明。”
  “但我记得,我的义弟已经死了。”宋横江说。
  他的声音里,也有难以察觉的情绪波动。
  要说对庄承乾没有感情,那是不可能的。毕竟他们当年是生死兄弟,情深义重。庄承乾死前的最后一次战斗,也是与他并肩。
  只是时间过了这么久,他早已经接受庄承乾战死的事实。如今骤然听到他还未死,难免有些不容易接受。
  ‘庄承乾’涩声道:“我是死了,但幽冥是白骨的老巢。我哪敢死?”
  他这话说得好像有些矛盾,但宋横江完全能够理解。
  ‘庄承乾’当年的确是战死了,但亡魂不敢进入幽冥,因为幽冥是白骨尊神的老巢。在幽冥之地他不会有任何反抗机会,而白骨神必然会对他施以永世的折磨。
  所以他死了,但不敢真正死去。
  “当年我杀死谷漪,引得白骨降世。那一战,大哥你身受重伤,我肉身崩坏,付出这样惨重的代价,才打破了白骨神相,将祂逐回幽冥……”
  ‘庄承乾’讲述道:“我寿数杀尽,却不敢入幽冥,于是舍弃一半神魂,制造神魂一同崩灭的假象,而后借冥烛藏身。非是有意欺瞒大哥,实在是不敢让白骨探知真相。”
  对于当年的战斗细节,能描述得如此清楚,庄承乾的身份已经不需要再怀疑。
  到了这个时候,宋横江已经收回了拳头,脸上的皱纹似又深了几分:“既然是你,先前又为何骗我,说你是什么姜望?”
  ‘庄承乾’看了一眼他身后的宋婉溪,眼神里满是悲切:“我当年眼瞎,才娶了白骨圣女。以致于叫婉溪为白骨道所害,你也因为白骨神无望洞真……大哥,我哪有脸认你?”
  骤逢故人,宋横江显然也有些心神动摇,他缓声问道:“你既然滞留人世,又怎会看着明启身死,让高羡变成如今模样?”
  庄明启正是庄承乾与宋婉溪的儿子,是庄高羡的生父。本性仁厚,治政以宽,谥号为大庄仁皇帝。
  庄承乾意外身死后,是他稳定朝政,安宁形势。让庄国从连年征战的怪圈中走出,得以休养生息。这才积蓄了足够后来庄高羡倾国而战的战争潜力。
  可惜他英年早逝。
  史载是染重病而死。可病也不详,医也不详,只是含糊带过。其间的问题所在,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彼时宋横江还在闭长关,以稳定白骨神留下来的伤势。等他出关之后,一切都晚了。庄承乾和宋婉溪唯一的儿子已经身死。好在庄明启活着的时候留下了子嗣,叫庄国不至于三代就绝嗣。
  ‘庄承乾’闭上眼睛,显然不忍回想,但还是说道:“我连大哥你都不敢告知,又怎敢让旁人知道我神魂尚在?冥烛本身力量有限,我的神魂亦残缺未复,只能一直躲在封存的白骨秘库里,一躲就是百年。明启的事情我并不知情,高羡的成长我也未能参与。世人不知我,我亦对世人无知。”
  “是后来白骨道死灰复燃,枫林城主魏去疾自封存秘库中取出冥烛,以诱白骨道教众,我才得以重见天日。我不能让白骨道的人发现我,单独驾驭冥烛又不能恒久。实在进退两难。”
  说到这里,他低头看了看现在所占据的这具身体:“后来在这少年身上发现了白骨之种,我便借他转移,藏于他的通天宫里。”
  “你已经将他夺舍?”宋横江冷不丁问道。
  “并非夺舍。”
  ‘庄承乾’苦笑摇头:“这事说来话长。白骨重返现世之心不死,要在枫林城域制造阴谋,灭城以炼丹。我隐约感知到一些白骨道活动的痕迹,但碍于这少年的实力,无法得知更多,也做不了什么事情。只能想办法借冥烛传他白骨遁法,暗暗影响他的意志,让他得以在剧变之前救下清芷。也算是我这个做兄弟的,唯一能为大哥做的事情。”
  庄承乾说得有鼻子有眼,完全不似谎言。
  但姜望非常确定,他救下宋清芷,纯粹出于本心。因为他当时并未特意去救宋清芷,而是在救安安的时候正好看到。救宋清芷是他生来就有的善良本性,但也只是顺手为之。
  彼时的庄承乾,何时施加了什么影响?
  却又在此时,拿此事对宋横江邀功!
  偏偏看宋横江动容的表情,显然很吃这一套。对于当年的生死兄弟,如何照顾保护他的女儿,他深信不疑。
  龟缩于第一内府里的姜望,无法揭穿庄承乾。
  但他敏锐地意识到,庄承乾对宋横江并不真诚。他们并不如史书上所记载的那样,亲如兄弟,肝胆相照。至少庄承乾这一边,不是如此。
  这让他有了一些全新的想法,或许可以影响局势。
  “至于这少年的身体……”
  ‘庄承乾’仍在认真地讲述谎言,完全把姜望的故事改头换面,但这个世上,的确也没有谁比他更清楚姜望的经历了。
  “离开庄国后,他在一次探险里为宝所迷,不听我的劝告,执意争夺。结果在争斗中被人杀死,彼时我的力量不足以干涉,只能看着他身死,被弃尸荒野。”
  “在神魂消散之前,他把这具身体交付于我。唯一的执念,就是要我杀了他的老师董阿。我也不能容忍朝廷有此奸臣当权,因此同意了他。”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