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九章 狼狈为奸(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燕京城外三十公里处,一座孤山。
  周围并无人迹,最近的房舍离这里都不知道有多远呢,突然间树丛之中、土坡之下,一道黑气升起,好像从地底下冒出来的一样,紧接着,便是浮现出一道黑色的身影。
  黑气散去,里面那人也终于显露出了真面目。
  一身黑袍,但是尾端却是有些破损,脸色惨白,双眸之中有着幽幽的绿色,手上拿着一根铁钎,杵在地上,正是之前在燕京城前,率领群妖与城内修士作战的森蚺莫瑞!
  不过此时,他却是出现在了这里……
  ……
  燕京城的妖魔之乱,已经是结束了,本就被修蜀用巴蛇血脉压制的莫瑞,在如烟大师、秦沐风、余昊三人赶回来的时候,就已经出现了劣势。
  纵然群妖乱舞,但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又有什么好说的呢?
  如烟大师主防守,佛光普照,梵文箴言护住燕京城。余昊与秦沐风主进攻,两人各自施展神通,剑影纷飞,好似入了无人之境!
  尽管确实对面没有一个人……
  在这样的战斗力量下,莫瑞所率领的大军没坚持住三分钟便出现了败势,莫瑞见势不好,立刻远遁逃走,这些小弟,根本没有多少感情,全靠威逼利诱,舍便舍了。
  其余的妖怪们,修为小的,根本就抵挡不住攻击,早早丧命,死伤无数。有机灵的,见势不妙,而且自家的老大也跑了,立刻各施神通逃走。
  而那些不机灵的,还没等跑出去多远,便被后面冲来的无数暗影军士兵们赶上,连杀带抓也有不少。
  至此,这一场声势浩大、使民众胆战心惊的妖魔之乱,便以人类修士胜利为结果而结束了。
  不过段擎天并没有解除禁令,周围各村镇县的老百姓们也没有离开,云渺寺的僧人们不在寺中吃斋念佛,全体出动,与暗影军的士兵们一起,守护燕京城。
  如烟大师、秦沐风、余昊三人都在,并无一人离开,燕京城依旧是戒严状态,谨防妖邪们卷土重来。
  这样的日子,不知道还要持续多久。
  但是显然,对方,怕是已经没有再来的力量了……
  “可恶!段擎天!秦沐风!余昊!如烟——!我记住你们了!我要让你们全部付出代价!”
  莫瑞瞪着燕京城所在的方向,恶狠狠的低吼道,但马上,便有些难受的轻咳了两声,显然是受了伤。
  血脉压制,而且在秦沐风这个莽夫赶来的时候,他这个敢冲在最前面且还能飞的家伙立刻就成为了这个莽夫的头号选择。
  白凤凰飞了一圈,兜回来,正是他凤还巢剑法的最后一套回头剑式,直接就在他有意的操控之下撞上了莫瑞的身体。
  而他也正是因此受伤,在之后的战斗中出现劣势,而且小弟们也抵挡不住余昊的攻击,更冲不破如烟大师的防御,反而被佛光刺的元气大损,这才选择了遁走。
  而他,也自然把怒火迁到了这几个人的身上。
  至于修蜀,他倒是没有记在心里,一个是血脉压制实在是整的他没脾气,另一个是对比于他,那几位才是他失败的关键。
  莫瑞阴沉着脸,铁钎狠狠的点了点地,冷笑两声,自言自语似的发狠道:“不过你们别高兴的太早!你们总有不在的时候,到那时,便是我血洗燕京城的时候!我还没输!我还有不少兵力呢!”
  而就在这时,突然间身后凭空出现了一个声音:“既然如此,那我便放心了。”
  “谁?!”
  莫瑞刚经大败,立刻如惊弓之鸟,一个激灵,转头看去,手中铁钎立刻指了过去,看样子马上就要出手。
  不过对方却好像毫无敌意,不仅没有反抗,反而还举起了双手,做出投降的模样,带着笑面虎的笑容,以一副轻松的神情说道:“别紧张,莫瑞前辈,我没有敌意,相反,我还是带着诚意来的,我们社长久仰莫瑞前辈大名,知道莫瑞前辈逃出樊笼,特派我来拜见,还请前辈,跟我一起来,与我们社长一叙。”
  “你们社长?!”莫瑞可能是知道了对方没有敌意,而且也感受到了他身上的气息,知道没有多少本事,并不比自己强,打起来根本不是个儿,也就不紧张了,反而露出一副轻蔑的表情,微微冷笑了一声。
  “正是。”那人道。
  “你们社长是何人?”
  “我们社长名叫黄正南……”
  “没听说过!”莫瑞直接说道,一摆手,明显是做出了拒绝之意。
  “那前辈的意思是……”那人依旧在笑,虽然已经听出了含义,但还是装傻似的问道。
  “哼!什么时候这种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也敢来找我了?而且端的是好大的架子,不亲自来,叫一个手下来找我?呵!就算是当年,也没人敢这么做,滚吧,我不会去见他的!”
  莫瑞说完,直接转头便走,根本不管身后那人有何反应。
  而那人也没有挽留,只是微微愣了一下,随后便又释然似的笑了出来,冲着他的背影喊道:“前辈此时不同意,日后也是会同意的,因为没有我们社长相助,您,干不成您想干的事!”
  说完,也同样不管莫瑞的反应,直接回头,对立而行,走了相反方向,脸上,笑容不减。
  而另一边,南洋协会,诸多小基地的其中一处,木屋中,七爷和黄正南两人对面而坐,桌上两杯浊酒,相谈甚欢。
  “哈哈哈哈哈哈……黄兄弟真是好手笔!袭击茅山,破坏锁妖塔,放出群妖作乱华夏,这是我想都没想过的事情啊!想来那些以高手自居的修行者们都要忙坏了吧!我听说燕京城外,有一蛇妖带领群妖袭击村镇,那所谓天涯榜的前四都到了,这才解了围,哼!看来这些家伙也不过如此了,这样的事情再多一些,他们就彻底不行了。”
  七爷哈哈大笑这说道,少有的开怀,对他来讲,这华夏是越乱他越高兴!
  黄正南坐在对面,拿着酒杯轻轻笑着,有些神鬼莫测的说道:“这还只是第一步而已,如果仅仅是这么简单的话,我可不会费这么多的事。”
  “哦?还有别的计划?”七爷一听,立刻又来了兴趣。“我已经听说神英社的圣西法行动了,这也是你计划中的一环吧,因为华夏内乱,这些外敌们也都动了起来,内忧加外患,不怕耗不死他们!”
  “这确实是我想到了的,但却并非是真正的计划步骤……”黄正南说道。“我所有的计划,都只是在国内进行,毕竟我没有办法控制外面的这些人,我和任何一个海外组织都不熟悉,一个真正的做计划者,怎么可能将不可控的因素加在计划之中呢?”
  “这话说的妙!”七爷一听,立刻挑起大拇哥,一脸的赏识:“黄兄弟实在是人才!你不认识海外的人,没关系,今日你我相见,意气相投,我又怎会亏待?放心吧,从今日起,你我二人联合,我,便是你与海外各组织联络的桥梁。”
  “我懂,有任何好处,也不会忘记你的。”黄正南立刻说道。
  “哎,那都是后话!”七爷摆了摆手,做出了一副大度的样子,颇有种“好不好处两说,主要是想帮你作乱华夏”的意思。
  黄正南笑了笑,对七爷所说的话和所表露出来的意思不置可否,没有接茬儿继续说,而是话锋一转,说道:“也多亏了那个太阳教的少爷,不然,我也遇不到七爷啊。”
  “是,多亏了他!”
  两个人都是笑着说道,但是眼神之中,却是同时露出了一丝狠色,说话间,视线已经飘向了门口。
  木屋之中,只有他们两个人,但是不知是故意的还是忽略了,这木屋的门却是没有关严,露出了一道小缝,只要有人在外面,就可以看到他们,更能够听见他们所说的话。
  而此时这门外,还当真有一人,不会是别人,自然是野际伯!
  他如此自觉地帮着黄正南联络七爷,没有别的目的,只希望这两虎相争,他好从中得利,没想到这俩居然并不相争,反而相处甚欢,而且还谈起了合作!
  这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吗?!
  而且不止这些,此时的七爷与黄正南,都是知道了野际伯的想法,对他们这样的两个人而言,野际伯这种人,死了,并不可惜……
  只不过,不急在这一时,死,也要死的有些价值。
  “那黄兄弟真正的计划是……”
  黄正南诡异的笑了笑,将身子前倾,低声道:“我破掉锁妖塔,所为的,并非是那些无名小卒,茅山也真是,什么货色都往里装。不过我还是小看了乾坤瀚海阁的底蕴,增援的太快,没有放出那些真正的狠角色,不过还好,放出来了几个。”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