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八章 望孙成龙,李啸(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你们在干什么?!”
  等李啸找过来的时候,我们两个人已经喝了不少了。人都说有些东西有些事儿只要一开始,就很容易忘却时间,比如游戏,比如体育竞技,也比如……喝酒。
  也赖我,怎么就跟个仓鼠似的有囤货的习惯呢?再加上系统里是完全保鲜的,什么东西放里面都不会坏,那还不多放点儿?
  烟、酒、吃的啥的。
  这有吃有喝的了,那可就忘乎所以了,而且显然李洪博以前也没喝的这么痛快过,可能是没有酒友,这次对面一坐,小酒一开,火腿小菜啥的一摆,当时就把什么都忘了。
  哪里还能想得着,这李啸就只有两个小时的修炼时间呢?这要是六个小时连一块儿该多好。
  于是,在李啸一脚踢开房门的时候,我们两个都是有些懵了,而李洪博的眼中,明显还有着深深地惧怕之意!
  “喝酒?吃肉?还有烟?!”
  李啸看了一眼我们面前的东西,当时就明白了,顿时一股火气就起来了,看着李洪博,这是亲孙子,就算是怎样,要是打骂一顿弄出个好歹来就不好了,那他这火气,就得发泄到我这个把他孩子带坏的坏人身上来了……
  “滚!”
  李啸大吼一声,拿出刀来,好在还惦记着几分情谊,没有把刀抽出来,就直接带着刀鞘,一刀劈了过来!
  “李前辈,您别……”
  我一激灵站起来,根本不等说完话,那一道刀气便已经到了我身前!
  好在带着刀鞘,那凌冽的刀锋之意不在,有的,就只是霸道的狂躁杀气!
  轰——!
  说时迟那时快,危机间,我也只得运转起全身法力,提双臂挡在面前,尽全力去抵挡这一记冲击。
  但是当那冲击力真正落在我身上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我离天涯榜第五,还有这么远的距离……
  砰!
  小桌上,盛放小菜的碟子瞬间被撞了个粉碎!酒瓶子好似收到了利刃袭击,当时拦腰而断!紧接着,小桌“唰”的一下飞起,扑向了房梁,又在空中,被冲击力的余威给震了个稀巴烂!
  而我,则早在冲击之下,瞬间倒飞而出,直接撞倒了后面的柱子上!
  下一刻,疾风过,身后门上的纸窗霎时破碎!碎纸片随之向外飘出,冲击在屋后的树上。那树枝上的绿叶也瞬间脱离了树木的控制,数十片树叶齐根而断,在一阵无形的力量下旋转翻飞,飘向远处。
  五百次劈砍,一千次冲刺,三千次的提龙槛什么什么的,不白练啊!而且说不定他练的更多呢!
  疾风过,我的身体软塌塌的落到了地上,直接瘫软了下来。
  直接受到攻击的双臂火辣辣的疼,根本提不起力气来,后背因为撞在了柱子上,此时也是有些发麻了,胸口火热,好像要吐出一口血来。
  不得不说,若是正面迎战,凭我一身各种元素的法术,倒不至于如此狼狈,但是单这么拼法力内涵,我还是不够瞧的啊!
  更何况,面前的是李啸呢。
  李洪博坐在原地,看着自己的爷爷发怒,吓得都不敢动了,眼神都呆滞了,哪里还有说话的力气?
  说不了话,自不可能给我求情,也不可能转移他爷爷的注意力。李啸双眼紧盯着我,迈步向前,就要再来一下!
  而就在这时,突然间身后又是一道疾风刺来,目标所指,却是李啸!
  李啸何许人也?疾风刚到,便是察觉出了不对,突然回头,两手一扯,宝刀出鞘!
  不过可不是完全出鞘,而是只拔出了一半,另一半还在刀鞘之内,虽锋芒未全露出,但是如此一来,可两方发力,更加坚挺!
  铛——!
  疾风中,一道黄线刺来,正撞在李啸的刀上,或者说,是李啸早就判断好了方位,提前抬刀抵挡。
  也直到这时,那东西才露出了面貌——那是两个铙钹!
  两个铙钹并在一起,样子就是西游记里面黄眉大王困住孙猴子的的金铙的模样,宛如转轮,顶在刀刃之上,飞速的旋转着,发出阵阵的火花,以及刺耳的摩擦声!
  噌——铛!
  李啸双眼微眯,突然发力,金刀一震,两个铙钹瞬间被震散了出去,向着两个方向飞去,眼看就要钉到房梁与大柱之上,却突然又像是被什么吸引了似的,一个转向,向着门外飞去。
  与此同时,金翅雕的身影浮现,从外面飞来,凌空接住两个铙钹,落在了屋前。
  “李啸前辈,向小辈出如此重手,怕是不妥吧,而且,这还是自己人呢,同为盟老,不可互相残杀啊。”
  金翅雕说这话时毫无感**彩,就真的只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说的,并没有偏私的意思,外人听来,并不能发现什么问题。
  除了他来的实在太过及时了一些。
  不过肯定此时的李啸是不会去思考这些的,气头上的人,又怎么回去想这些东西呢?
  “金翅雕,不需要你来做老好人,这是我的事情,你也知道我对我孙子的期待,你也知道我孙子的情况,这小子带我孙子喝酒抽烟,还吃这么多的荤腥,这就是害他!我揍他那是轻的!我恨不得……”
  “行了!都是同龄人,有共同语言,凑在一起吃喝玩闹都是常见,他也不知道那些,你还想怎么样?把他废了吗?”
  金翅雕这番话一出,李啸倒是不说话了,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无话可说了,我觉得前者的可能性更大一点。沉默了半天,李啸才说道:“今天我给你面子,好在只此一次,我还能够补救,不然……哼!”
  说完,李啸直接收刀,转头抓起自己的小孙子,脚一踏地,瞬间飞身而起,从屋门冲出,直接冲天远去。
  金翅雕目送李啸远走,这才转头过来扶我。
  我这会儿也缓的差不多了,基本不用他扶,一下子就能起来,又坐回了蒲团之上,揉着发疼的地方:“什么情况?就算家教严,也不至于如此啊,李洪博回去不会有事吧。”
  就他这脾气,这孩子回去,不会被一顿暴揍吧。
  “您都这样了,还能惦记着别人的安慰,确实菩萨心肠,我果然没看错,放心吧,李啸是个护犊子的人,而且他就这一棵独苗了,就算生气,也不会把他怎么样的。”金翅雕说道。
  “行吧,没事儿就好,李老前辈的法力真浑厚啊。”我苦笑了一声,又因为一下子扯动了痛处,脸上表情变得怪异了起来。
  “是,他们家的法术确实如此,劈山刀法,传说可以劈开天险蜀道,这对于自身的要求也肯定是很高的,所以他们这一族的法力肯定是浑厚绵长,而这,对于身体素质也肯定是有着极高的要求的。”
  “原来如此,所以才不让李洪博抽烟喝酒烫头……呃,后面一个不是。”
  “不,也不只是因为这个,嗯……你应该会好奇李洪博的父亲怎么了吧。”
  “嗯。”我点了点头。
  “其实……也是因为体质。”金翅雕叹了口气说道。“李啸前辈的儿子是个早产儿,身体素质弱于常人,这肯定是不适合修炼他们一族的法术的。所以,李啸前辈倾尽李家所有资源,寻得草药,制得药浴与丹丸,打算给他改善体质。但是还是可惜,他的身体最终没有撑住劈山刀法的力量,反噬而亡了。”
  “这体质还要修炼?李啸前辈疯了吧?!”我当时就惊呆了,人家身体不好就别练了吧,咋还生练呢?!
  金翅雕无奈的笑了笑,说:“刚刚您自己也看到了,李啸前辈望子成龙的心有多么的迫切,也正是这份迫切,最终害死他自己的孩子。”
  “……也是悲哀。”我摇了摇头,不知该说什么好。
  “可是他并没有改变自己的心态。他的儿子死了,但是给他留了个孙子,也就是李洪博,好不错,李洪博的身体素质很强,但是因为丧子,李啸前辈对他的期待值就更高了,所以不仅加大了修炼强度,还同时给他进行药浴与喂丹丸,加强身体素质,以求和更上一层楼。”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