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这一波不亏(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三千点!
  顾元初眼前一亮!
  三千点,也就是这一波不亏,里外里,还赚了两千点!
  他原来还怕被别人莽一波,直接戳穿了自己纸老虎的本质,不过现在看起来,只要控制好时间,这完全可以是一条发家致富的道路啊。
  黄景山被噎的无话可,确实,从头到都是石毅在出手,而顾元初连真正出招都没有,仅凭本身的气势就镇住了石毅,差距如此之大,一目了然,如果他还要胡搅蛮缠,只怕还是讨不了好的。
  “黄宗主,你也要挑战本座么?”顾元初冷淡的,但是他内心之中,竟然还有几分雀跃,这样一张巅峰体验卡可以保持一刻钟时间的巅峰战力,现在顾元初感觉自己完全可以足够再击败黄景山。
  “本座也不介意和你切磋切磋!”
  黄景山死死的盯着顾元初,这和他之前预估的完全不同,顾元初非但没有死于所谓的七日必死丹,而且战力看起来一点都没有受损,还保持着巅峰的战力。
  他今天会站出来挑战顾元初的根本原因,还是因为想要确认顾元初是否如同传闻中那般虚弱不堪,现在纸老虎没试出来,反而试出了真老虎,赔了夫人又折兵。
  尤其是石毅,本身有冲击道境的可能性,现在被打出了心里阴影了,甚至可能更进一步产生心魔。
  因为到最后,石毅那一剑也没能斩出去,就是他没能克服自己心中的恐惧,这就不仅仅是战败了。
  此时他才看出顾元初的心狠手辣之处,若是顾元初一拳将石毅击败,那反倒没什么。
  毕竟道前三十六境即便修行到巅峰也不足以和道境相抗衡,这是世人皆知的事情。
  然而这般一寸一寸将石毅的心境压的崩溃,石毅此生可能都走不出这一战的阴影。
  换句话,这一把剑很可能,折了。
  偏偏这一战是他提出的,在大庭广众之下,几番逼迫之后顾元初才答应下来,根本不占理。
  “顾教主神威盖世,黄某甘拜下风,不过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顾教主还是要心一些才是!”
  黄景山冷冷的道。
  他的话音刚落,一众太初教的高手纷纷对其怒目而视。
  顾元初瞥了一眼黄景山,心道,这也是一个老阴阳师了,居然没有被他刺激的上当。
  若是能再击败黄景山,收获应该不会比击败石毅要,那才是一箭双雕。
  “本座的事情,还不需要黄宗主挂心!”顾元初毫不相让的道。
  “既然如此,黄某就先告辞了!”
  事到如今,黄景山也没有心思继续待下去了,直接带着飞仙宗的众人纷纷踏着遁光离开。
  顾元初身上的气息缓缓消散,那种强大的力量逐步消退,一股虚弱的感觉从心占据了身心。
  尤其是刚刚才体验过那种强大无匹的感觉,现在又恢复到了虚弱的状态,属实有想抽一根烟的冲动。
  “师父,你真的太厉害了!”
  林楚儿第一时间来到了顾元初的身边,神情十分激动。
  她这几年游历江湖,对于江湖上的事情知之甚多,知道江湖上十把名剑是一个什么地位,基本上是可以和正常的正道十大门派掌门,魔道七宗之主平起平坐的存在。
  当然,这个不正常的就是顾元初这样的道境存在!
  那是她即便突破到了超脱境都需要仰望的存在,现在被顾元初的气势逼迫的连一招都出不了,直接吐血败退。
  她头一次真正对道境强者的实力有了认知。
  顾元初只是淡淡的一笑,但是此时,见识过他刚才大发雄威的人,哪里敢看了自家这个教主。
  下方无数弟子都带着崇敬的目光看着顾元初。
  “不过是一条败犬而已,再过几年,你也不会输给他,接下来一段时间,你就别下山了,抓紧时间突破到超脱境,到时候为师给你批个圣女的身份,不要给为师丢人!”
  顾元初看着林楚儿,记得当初收下林楚儿做弟子的时候,她还只是一个芽菜,十年的时间,就已经只差一步便可成就超脱境的强者了。
  “是,师父!”林楚儿笑着,笑靥如花。
  摆平了石毅后,顾元初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声望又更上一层,这一波不亏!
  在现场之中,却有一批人看着这一幕,面上露出了几分担忧之色。
  “看起来,顾元初的情况远比我们之前所想的要好太多了!”一个长老打扮的人,缓缓开口。
  他们也都是副教主一系的长老,早已经和副教主一系深度捆绑,顾元初越是强势,对他们来,越不是什么好事。
  “没想到妖主也看走了眼,这顾元初根本没有受伤!”另外一个长老忿忿不平的道。
  “呵,我是不信的,妖主并十大妖王围杀他,他能毫发无伤的杀出一条血路,莫不是当天下人都是傻瓜不成?至于今日这局面,以我看起来,天下间短时间内提纵战力的秘术也并非没有呢!”
  一个长老眯着眼睛道。
  其他人此时也都纷纷被点醒,确实如此。
  “妖主何等人物,信口开河又有什么好处,刚才我就觉得奇怪,教主虽然强势无双,但是似乎一直在克制出手,并不能够随心所欲的出手!”
  又有一个长老提出了一个疑点。
  今天的顾元初实在是太奇怪了,不像是他们之前所认识的那个顾元初。
  “如果换做是我身受重伤,我要如何做才能骗过所有人?”一个长老将自己代入了类似的环境之中,顿时所有人都感觉,自己的思路开阔了。
  没错,一定是这样的!
  换做是他们,越是虚弱,越是要表现的强硬,非如此不足以镇住那些蠢蠢欲动之辈。
  “只可惜副教主现在在南方与摩尼教托塔天王对峙,否则副教主在的话,一定可以探查出点什么来!”
  一个长老可惜的道。
  副教主一系的长老们并不知道,他们脑补出的结果已经无限接近于真相。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